黑人两根硕大一起挤进_神情明显是震惊又抗拒

“嗯……”

凯利昂纳手指在膝盖笔记本电脑上飞快舞动着,记下具体事项的同时一边又向弥乐嘱咐。他眼神从电脑屏幕上滑向弥乐,见他坐在一旁沙发目光出神地盯着茶几上摆放的鲜花,像在神游又像是在认真听。凯利昂纳一咂嘴,停下手指动作。

“你觉得是鲜花好看还是我好看,嗯?”

“嗯……”

“嗯个毛线啊!”凯利昂纳忍不住提高声调,弥乐一下就从发愣中回过神来,呆看一眼凯利昂纳,然后连忙正襟危坐面向凯利昂纳坐得端正。

“请为我解个惑,我的孔雀王子。您宁愿对着那束干瘪没有灵魂的植物看一整天也不愿意看一下我的脸吗。我对于我的外表还是有点信心的。所以说,您是太过于讨厌我,还是太过于喜欢那束花。”凯利昂纳顿时扔掉电脑捂住胸口,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

“哦,是的先生!你绝对俊美无双,是小人有眼无珠鉴赏无能,请原谅我的愚蠢!”弥乐一副想笑不能笑,偏又要装出正经的样子成功让凯利昂纳破功。

“噗……行了行了,不开玩笑了。”凯利昂纳扇扇手,踢开电脑把自己摔到沙发里躺倒。

“从SISLEY那里回来你就有点不太对劲,刚才跟你谈工作行程你也恍恍惚惚的。没事吧?你这种状态我很不放心你一个人去拍摄地。”凯利昂纳皱眉严肃道。

他感觉得出弥乐有心事,而且很大可能和SISLEY的那个科里蒂亚有关系。他很想和弥乐一起分担,只是弥乐似乎并不想让他知道。

“不是还有新助理吗,怎么是一个人。”

“哈,我还以为你刚才只顾着神游去了!”凯利昂纳大笑一声:“一个半新不熟的菜鸟加上你这个菜鸟,被外人欺负了都不知道跟谁说,让我怎么放得下心。”

弥乐微微勾起唇角,缓缓站起身,敛起温和眼神。

“呵,谁敢欺负我。”他冷哼出声,面色冰霜,气势冷峻如刀。张狂如凯利昂纳也在这一刻被弥乐突如其来的变脸给震慑住。他瞳孔一瞬间皱缩,随后又扩散出一个惊艳的瞳色。

“哇哦,我还不知道你演技如此出色。”凯利昂纳赞叹道。

“当然了,其实我是在模仿我父亲。你没有见过他本人,他有时候一个眼神就能吓得别人两腿打抖。”立马恢复一脸微笑的弥乐就像个炫耀玩具的小孩,对于自己父亲厉害的一面骄傲不已。

“哦哦,好吧,如果你能在那些不怀好意的人面前保持这样态度的话,我可以考虑一下不跟你一起去。”

“我的老板,我知道您接下来要出门为动物保护协会拍摄一个公益片,请允许我提醒您那个日期。”

“OH SHIT。”错愕在凯利昂纳脸上闪过,该死的他差点就要把这个给忘了。

弥乐看着凯利昂纳一脸恼色,笑得开心。他抬眼看过壁钟,忽的问道:“先生,午餐想吃什么?”

“呃…………”

“no 意大利面!”弥乐忽然想到了什么,脸色大变,随后斩钉截铁道:“只有这个不行,我亲爱的意大利先生。”

凯利昂纳原本还泛着喜色的脸瞬间颓废下来,他像个被主人教训的小狗,耷拉下眼皮滚进沙发里回应了弥乐一个后脑壳。

弥乐失笑:“那我做什么就吃什么了。”

天知道现在他有多恨意大利面,他从来不知道他居然会如此恨一种食物。但是凯利昂纳成功了,在他搬家之后每天叫外卖送意大利面过来,涵盖各种奇葩口味。甚至本人过来蹭饭吃时也必点这个。整整一个月……弥乐觉得他真的再也不会想吃这个东西了,绝对。

将就了下食材做了牛肉咖喱饭,凯利昂纳吃得不欢不喜的,不过弥乐坚持不想可怜他。

送凯利昂纳走时,那个家伙好像还在因为没有吃到意大利面闷闷不乐,就连提醒弥乐下午去见新助理也闷闷的。弥乐简直不知道该拿这个耍少爷脾气的大龄儿童怎么办了。回了房间给之前经常给他送餐的餐厅去了电话,订了份招牌意大利面送到凯利昂纳家去。当然,钱凯利昂纳自己掏!

挂下电话,弥乐回厨房洗碗。双手浸在凉水中,弥乐又不知不觉神游开。

他其实到现在都不太敢相信就然就这么遇见科里蒂亚先生,这简直巧合得像个奇迹!这原本是个好事,既然遇到了那就很容易知道科里蒂亚先生的新住址。可弥乐心里一块地方总觉得一切似乎并没有那么美好。他联想到科里蒂亚先生先生莫名的搬家,以及不经意间从SISLEY职员的八卦闲聊里听到科里蒂亚先生要跳槽到国外公司的消息。这些分开来看很正常,找到更好的住址自然搬家,有更好的薪资待遇自然跳槽。可是这一切串联起来就有点奇怪。既然早早决定要跳槽去国外的公司,那又为什么要多此一举地搬家。

而且在SISLEY,科里蒂亚先生见到自己时神情明显是震惊又抗拒的。

难道真的,科里蒂亚先生是在躲他?

弥乐心里一跳,刷了洗洁精的碗一下没握紧掉在洗碗池的边缘摔碎在地。响亮的碎裂声伴着客厅大门开启的响声霎时把弥乐惊醒。

“怎么回事?”霍城安站在厨房门口,只见弥乐一脸呆滞地盯碎在脚边的瓷碗。

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