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小说合集全文阅读 四个军人一受多攻

乱小说合集全文阅读 四个军人一受多攻

乔治·约翰直言不讳,拿着本人在事情上的一点权力,秀着他那虚伪的优胜。

但,唐家还真就吃那一套。

甚至,唐忠才摆设这场荒诞的联姻,也恰是看中了此人,在帝星团体有些位置,能够帮到唐家的生意。

正如姬忆雪前些天向叶峰先容的那样,龙门在华侨群体之中,有着很大的影响力,而旗下的帝星团体,更是许多华人讨糊口的处所。

虽然如今的龙门,影响力渐弱,但关于唐家这种另有生意往来的来说,龙门以及帝星团体,还是财神爷个别的存在。

帝星团体随意给一点名目,就足够唐家赚的盆满钵满的了。

“哎呦,我的好外孙女婿!”这时,郭秀珍甚至都改了昵称,“这两年生意不景气,将来可就端赖你,光顾一下我们唐家了!”

“好说好说!”乔治·约翰笑道,“实不相瞒,比来我们帝星团体,要做一笔大的医药方面的生意,你们唐家,能够提前做一些筹备了。”

唐家世人一听,连连记下,感谢不尽。

但,叶峰从一旁听后,有些恼火。

由于,公司的下一步成长规划,是外部集会会商的结果,是相对保密的工作。

究竟,这么大的事,一旦提前放风,很有可能造成短期的原质料价格的颠簸,进而影响全部方案。

而乔治·约翰,就这么随意的奉告了外人。

天知道他到底给几多人提起过。

即使是夸耀,那也是误了公司的大事。

于是,叶峰不禁启齿攻讦道:“公司将来的决策,是谁容许你在外面,随意通知他人的?莫非你就不怕,公司究查你的义务吗?”

此话一出,令大厅内热闹的气氛,为之一凝!

原本,还为此事愉快的唐家一世人,有一种被人兜头一盆冷水,十分的扫兴。

而叶峰的这番话,也让乔治·约翰有些心虚。

适才他吐露这些,更多的是夸耀的身分,让唐家知道本人有多凶猛。

但说后也有些悔怨了,只不外骑虎难下,也只能顺其天然了。

在被叶峰点破后,乔治·约翰不禁有些恼羞成怒,斥道:“你算什么货色?也敢来管我?”

“我但是帝星团体的中层干部,天然大白什么该说,什么不应说。我筹算下一步跟唐家单干,通知他们这些新闻,又有什么错?”

“再说了,唐家也不是外人,是帝星团体多年的单干伙伴!我们在谈生意上的工作,你懂个屁!”

而唐家也纷繁作声责怪:“约翰这是照料我们唐家,怎么了?你还不愿意了?不平你也找个帝星团体的靠山,我们就把芊芊嫁给你!”

叶峰听后笑了笑:“我不需要找什么靠山。”

由于此刻,全部帝星团体,都是叶峰的,他本人便是最大的靠山!

但,唐家并不知情,认为叶峰这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你本人没本领没能耐,就嫉妒约翰先生!”

而乔治·约翰也挖苦道:“我就算吐露公司的秘要,那也是我有这个本领!你想吐露,你这个外人还不知道这些呢!”

“便是便是!”唐家世人,纷繁拥护。

乔治·约翰齐全一副,你能拿我如何的跋扈脸色。

“看来你是真的不思悔改了!?”

叶峰微微摇头,并拿出电话,打给了姬忆雪。

“怎么?”乔治·约翰一怔,见叶峰打电话,不禁冷笑道,“你还想要打电话举报我?”

“哈哈,来啊!我倒要看看,你能奈我何!”

而唐家一世人见状,又是愤恚,又是鄙视隧道:“别担忧,约翰!那小子刚来咱们这边,能熟悉什么人?装腔作势而已!”

他们天然不会信赖,叶峰的手,能伸到帝星团体如许的至公司里。

但很快,电话接通了。

“叶先生。”姬忆雪当即道,“有什么叮咛?”

“帮我查一下,公司外部,有没有一个叫乔治·约翰的中层干部?”叶峰道。

“乔治·约翰?”姬忆雪当即回道,“我知道这集体,他和他的父亲,都在公司任职。怎么了?”

“那就把他们,都开革了吧!”叶峰道。

“是!”姬忆雪应道。

说着,叶峰收起了手机。

而看的四周一世人,目瞪口呆。

随即,唐家暴发出了一阵大笑声。

“哈哈——这小子不会是演员吧?装的也太像了!”

“你觉得本人是谁啊?一句话,就能随意把人给开革了!?”

“淑霞,看你找的这个好女婿!真是丢人现眼啊!”

唐家世人,天然不会信赖,叶峰能有那么大的能耐。

而乔治·约翰也冷笑作声:“装,我看你能装到什么时辰?”

“你觉得本人是龙门的龙首啊?还想一句话开革我!?你说说看,适才电话是打给谁的?”

乔治·约翰身为帝星团体的中层干部,能间接开革他的人,屈指可数。

以是他扣问叶峰这通电话是打给谁的,也就能证明他是不是撒谎了。

叶峰懒得再搭理他。归正木已成舟。

而叶峰缄默,在别人看来,彷佛是心虚,不敢回应了。

“呵呵,他能打给谁?说不定电话就压根没有拨进来,装腔作势而已!”唐家世人纷繁摇头嗤笑。

最后,唐家老太太也发话了:“够了,这场闹剧,也该扫尾了!”

“把那小子给赶进来吧!省得他在这里碍眼!”

唐家,对叶峰下了逐客令。

但就在这时,乔治·约翰的手机,却响了起来。

乔治·约翰垂头一看,竟是父亲,给本人打来的。

“嗯!?”乔治·约翰一怔,不知父亲找本人有何事?“喂。”

电话刚一接通,结果老约翰就在何处,将儿子乔治·约翰,给痛批了一顿。

“混账!你在外面,获咎什么人了!公司俄然公布布告,将咱们父子,间接开革了!”

什么!?

乔治·约翰一听,全部人,如遭雷击个别,愣在了就地。

而电话那头,还不停的传来,老约翰的吼怒声。

“你!?”乔治·约翰拿着手机,怔怔地扭头,看了一眼叶峰,脸上写满了不成思议。“爸……你再说一遍……”

他不敢信赖,这是真的。

“妈的!老子再说一百遍,也无法扭转我们被开革的这一事实!你顿时给老子滚回来!我带你去公司,问清晰环境!”

挂了电话当前,乔治·约翰全部人,犹如霜打的茄子个别,彻底的蔫了。

“约翰!怎么了?”唐忠才见约翰神色差池劲,赶紧扣问。

而此时,唐家世人,也有些困惑,乔治·约翰的反常。

电话到底说了些什么,让乔治·约翰跟变了集体似的,显得很缓和。

不会是……想到适才,叶峰扬言说要将他开革,不会真应验了吧?

“不会不会……”唐家世人,纷繁摇头,隔绝了这个荒诞好笑的设法。

这种工作,怎么可能产生!那小子哪有这个本领啊!

但,接下来,乔治·约翰的一句话,令全场一片死寂。

“我……和我爸……都被帝星团体……开革了!”

什……什么?

世人不敢信赖本人的耳朵。

真的被开革了!?

并且还不止乔治·约翰一个,连他父亲,也被扳连!?

这这这……这到底是什么环境?

“是不是哪里搞错了?”老太太小心翼翼的问道。

“我爸刚给我打来的电话……怎么会错!”乔治·约翰慌慌乱张的站起身来。

然后又用不成思议的眼神,看向叶峰。

“是你!?你……你到底给谁打的电话?”

“你到底对我们家,做了什么!”

乔治·约翰虽然不敢信赖,但也不得不信,此事应当跟面前的叶峰有关。

否则怎么会这么巧?

叶峰何处刚打完举报电话,本人这边就接到了被开革的告诉!

前后,不外短短一分钟罢了。

假如这一切都是真的,那么对方这一通举报电话,是直达上层!

“我说了,你的这种举动,在公司内,是不被容许的!”叶峰冷漠的回应,“快回公司,整理货色去吧!”

“你!?”乔治·约翰愤慨异常,举拳就想要来找叶峰拼命,但又忌惮与他的关系网,只能暂且作罢,“你——好小子!你给我等着!”

乔治·约翰不敢在这里担搁,只好当即选择回家,跟父亲回公司一趟,或者托关系,还能有一丝盘旋的余地!

等处置完这件事后,再来找叶峰这小子算账不迟!

接着,乔治·约翰又急仓促地,来到了唐家。

惶惑如丧家之犬的他,再也没有来时的东风自得了。

本文链接:https://www.nklcm.net/post/52454.html 标签:军人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