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泪,不是流星

那是泪,不是流星

我是风,我是虚无飘渺的而又无处不在的风,温柔的让你窒息,狂暴的让你绝望,这是我的性格。

在她真正离开我的那个晚上我在QQ个性签名中写下了这样的一段文字。也许是逃避、是鼓励、也许是安慰。我是讨厌风的,它总是让满个世界充满灰尘,在北方这样的一个小城市中,更是让人无法忍受。风的肆虐会让你觉得它在向你示威,而你只能忍之再忍。而如今我说我是风,也许是我崇尚风的自由吧!没有人能完全控制于风,它自由自在无拘无束,没有规则,满世界任凭它游荡,我看似喜欢它,因为我需要解放自己,像风一样。

我走在风里,感受风在身边飞过,又飞快地飞驰回来,它用舌头添噬我的每一寸肌肤,舔噬之处我感到凉凉的而心里充满无比的快感。它在我身边向我说些什么,但我总是听不懂,也许我永远都进入不了它的世界,就像我再也进入不了她的世界一样。

这条小路上不知道留下我多少足迹,还有她的。可是现在我现在形只影单,独自踏上曾经的路,体会曾经的美好。

路面是平坦的,上面的荆棘是看不到的;月光是平和的,撒下来的不是温暖,而是遍地的冷清。我还是这样走,没有目的,但永远都不会迟疑向哪里走。哗哗的流水声,声音很微小,但我能听的见,而且听得很清楚,可以听出它每个音符,这座小桥已经有很多年历史了,两边的铁栏已经锈迹斑斑,栏杆最上面磨得亮亮的,有很多人在上面坐过,也包括我和林夕。

小凡,我好看吗?我是不是很漂亮?

干嘛,问这个?学校的同学们都说你是校花,那不就是说你很漂亮吗?

我问你,又不是问他们,你说我漂亮我就漂亮你说我不漂亮我就不漂亮,说我不漂亮还是不漂亮,说嘛!~1

不要摇啦,再摇我们就掉河里了,好好,我说,你觉得我家欢欢漂亮吗?

不好看,我讨厌它,每次我去你家,它都舔我的脸,要不是打够还得看主人我早扁它了。

那你还问我,你是眼睛比它的还大呢,它不好看,你也不好看。

你拿狗和我比,看我怎么收拾你

哈哈,不要闹啦。再闹我们真的掉河里了

今天我就要给你扔河里看你还敢不敢骂我。

别动,你眉心有点东西,我看是什么,千万别动,脏东西,把眼睛闭上,我帮你弄掉,听话。

你吓唬我。

不用算了。

那好,你快点,别耍花样。

别动,闭上眼睛。

你吻我了。

干嘛这么平静,我是不是太过分了,你不会哭吧1

我那可是初吻,反正我是你的人了,你娶我吧1

不会吧,吻一下嘴你就是我的人了?行啊,我就委屈收留你吧

你是不是男人啊,做事一点也不负责,我要你发誓。

又来了,发什么誓?

我让你对河发誓,如果你要是不娶我,以后也不会有人嫁给你。

好,如果我要是不娶林夕,以后也不会有女孩嫁给我。

把手举高点,还有你家欢欢也会挂掉。

不能吧,你是不是狠了点,跟狗有什么关系。

不嘛

好好..,我要是不娶林夕,以后也不会有女孩嫁给我,并却欢欢会死掉,最毒不过妇人心。

你还说,亲人家一下也不告诉人家一声,对了,你是不是初吻呐,人家的可是初吻呢

让我想想,我初吻好象给欢欢了

别跑。

哈哈.

16岁是美好的,回忆是痛苦的,之所以痛苦是因为它太美好了,风吹干我的脸、我是眼,我在桥上再次抚摸它,感受这里曾经给我带来的快乐。今夜如同那夜,一样的河水一样的声音,一样的月光,一样的皓洁,可是旧日的人再也不会坐在这里喧闹,旧日的誓言也会随之付之东流。不再回来。踢开脚下一颗颗石子,就像踢开心头一个个枷锁,是它们将我永远和孤独在一起。风拂面,它温柔,带走我是一颗泪珠飞向远方。

我们分手吧。三年后的这个季节,她面无表情地说去这几个字。

有理由吗?我似乎想挽回这一切。

有,小凡你听到学校的人怎么议论我们吗?他们说我和你在一起是美女与野兽,我受不了了,我压力好大,如果你长得很帅我仍然会和你在一起的,我们一起长大,一起读书,现在我们长大了成熟了不再幼稚了,我们不合适的。

这些很重要吗?你什么时候变成这样子了,你已经完全不是我认识的林夕了,你舍得,你就走吧,我不会阻止你的,你喜欢怎么就怎么吧

你很爱我,我心里明白,但是我们不配的,别人都这么说的,么眼好结果的。

你爱过我吗?

爱过。

多久呢?

不知道。

现在还爱我吗?

不爱了吧?

你喜欢上别人了?

是的,他很爱我,我也很爱他。

什么时候的事?

高2吧。

也就是说你瞒我一年了对吗?

对不起我不想这样的。

不要说了,你已经伤害到我了,

他人好帅的,同学说我和他很配的,你爱我就祝福我吧

我嘴里咸咸的,是风努力帮我擦干脸上的泪,但它不知道这泪是擦不掉的,因为那不泪那是心底流出的血。

我很相信你,然而你欺骗了我。

我们无法与命运反抗的,我爱你胜过他,但他更适合我。

一件东西落在脚上,不是很痛,但足以让我崩溃。那是上高中之前我们一起买的项链,我带的是至爱而她戴得是永恒是我送他的生日礼物,而至爱是她送我的生日礼物,因为我们的生日是同一天。

我拿起至爱送到她面前,还我永恒吧

我们就这样戴着好吗?忍不住的泪水还是落下,她哭得伤心,我永远都不会明白,弃我而去为什么还那么伤心,是惭愧还是同情。

没有意义了,不要留有幻想了,不可能有机会了

你真的舍得我吗?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只知道她扑过来抱住我的时候,我麻木了,眼睛模糊了,静静的夜,微微的月光,让一切变得朦胧,变得虚无飘渺,小夕昂起头吻了我,就像第一次我吻她的时候一样,她微闭着双眼,她看不见我的眼睛,我也看不清他的脸,泪水隔开了我哦的视线。

她走了,真的走了,没有回头,一切都很坦然,我就像一个玩偶,在万般蹂躏之后,我被抛弃了,不余一点旧情。

标签:流星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