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泪如流星划落

眼泪如流星划落

他一个人漫步在出去的小路上,阴沉的天气更加重了他阴沉的心情。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心情受天气的影响。

一个人漫步的时候,他想的最多的是她,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爱不爱她,只是那天她问他一个问题,而他却固执的信守给别人的承诺,没有告诉她答案。以后我们在路上遇见就是陌生人…这是她告诉他的,那天他和他的朋友们在一起上网,强忍着泪水、强笑欢颜。寒冬的季节,微风轻轻从他的衣边拂过。头发附和着风的节奏开始舞动,风不仅吹乱的他的头发,也吹乱了他的心。他想着他和她的每一个瞬间,想着她的每一个微笑,每一次从心底想起她时,一种莫明的悲伤总是回聚集在他的心头。

一花一天堂,一沙一世界。他漫不经心的走着,心里还想着她,一骑轻骑的马达声从街道的拐角传来。杂乱的头发时不时的遮挡着他的视线,他习惯了,朦胧中他发现坐在轻骑后面的人似乎认识。轻骑慢慢驶来,那女孩紧紧的从后面抱着驾驶轻骑的男孩,侧着脸轻轻的靠在那个男孩身上。他嘴角微微一笑,心道:抓那么紧还怕你男人跑了呀轻骑上的女孩也注视着这个路上的行人,双目交融的瞬间,他想起来了,轻骑上的那女孩原来是他初中同学–以前的E文科代表,个性独立,能力极强的铁女子。曾经出色的女子,如今却早以为人妇,他叹息的摇了摇头。寒风继续吹着,他也没停下毫无目的的脚步。穿过昔日紧闭的大铁门,他知道,十几年前着里曾有过他天真的笑声,如今印入眼帘的,是年久失修的老房子,到处都充满了破败的痕迹。走过昔日的粮仓,沿河的街道依旧冷清,路边一间房内的电玩声依旧。一切都如同十几年前一样,丝毫未变。头顶传来鸽子拍打羽翼的声音,一抬头,他发现,破房依旧如故,成对的鸽子停在破墙上歇息。

昏黄狭窄的楼道口,仿佛见证着时间的流失,门破了,楼道依旧,他感觉他如果进去的话,一定能感知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人。河边的污水依旧向河里排放着,脚步依旧没有停留,他只想快点离开,只想能见到他思恋的她。小巷的两边俨然摆放着菜市场的商品,喧哗的街道,熟悉的声音,陌生的面孔,一切依旧如几十年前的样子,只是来来往往的人群中成双成对的人多了,而且今天还多了一个过客一个心里想着她、想着他自己的未来、想着十几年前走过着条小巷的他。

坐在电脑前,反复的翻看着电脑中她的照片。想着她说他傻的时候,想着他叫她猪的时候……想着他们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天冷了,她在家还好么?快乐么?他给她的祝福她收到了么?也许她从来都只是把他当作另外一个人,有时候他着样想,其实,他知道,她也有她的苦衷、也有她的伤心事,只是她不愿意他知道,也不想让他知道。曾经,有人问过他:你后悔吗?1不后悔,我的字典里面没有着个词。因为———后面没有悔。他默默的答道。

是风把沙子带到了天空,沙子用自己的身体为天空的云做了一座美丽的城堡,然而,风停了,沙子也随之飘落。沙子知道,我随风而来只是云层的过客。但沙子更清楚,它的命运需要它去抗争、去奋斗。沙子飘落在他的显示器前,他的眼泪如流星划落,经过他的面颊,冰冷的砸在键盘上,瞬间四射开来。

标签:流星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