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恋单相思让我快发神经了

网恋单相思让我快发神经了

采访地点:报社办公楼内

采访对象:小鱼(化名)

性别:男

年龄:20多岁

最早,小鱼给我发了封邮件,是一篇几千字的文章,讲述他和一个网友的故事,然后很快我就见到了小鱼,他还带来一厚沓资料,全部是关于他和那个网友的对话记录。凭直觉,我感到小鱼对这个网友用了不少心思和精力。

自2005年5月20日至今,我与她相识一百多天,说相识也许有些言过其实,因为至今我还不知道她真实的姓名和工作单位。她是我的网友,但应该不属于网恋,因为我和她的关系和感情非常特殊,我们之间的故事更是常人无法想像的。

2005年5月20日下午,我第一次在网上聊天,而她就是我的第一个网友。当时加她的原因很简单,因为我本人特别爱好文学,而她的网名后面有一首李清照的词。当天下午,我和她用视频见了面,都说网上无美女,但她的文静和清秀一下子就让我怦然心动,她言语睿智,博古通今。此后一周七天,每天我都要和她在网上或长或短地聊上几句。虽然聊天很愉快,但我发现她把自己裹得很严,不愿给我透露一丁点儿关于她的信息。到了第七天,我给她发了一个聊天工作总结,虽然只有短短200字,但她很感动,她回复说决定认我做弟弟。但我却不满足只做弟弟,因为人生得一知己很难,于是我给她留言,想要和她成为知己,她也答应了。这样我们的关系又近了一步,不论她在单位、家中,甚至出差千里之外,她都要为我上线,等待我的留言。我隐隐约约地感觉到,我俩的关系似乎已经不是很要好的朋友,有点像恋人。

6月1日夜,她在家中和我聊到凌晨2点多,我因此没有回家。那晚,我才知道她和我是同月同日生,比我整整大4岁,她还告诉我说她有男朋友了,准备明年就结婚,听了之后我将信将疑。第二天,我虽然很疲惫,但脑子十分清醒,我想如果真要这么发展下去,对谁都没有好处,于是我下定决心:当断则断,否则后患无穷。我立刻给她留言,说我以后再也不想理她了,而且毅然把她删除了。一天,两天,一周过去了,我克制自己没有和她联系,但我每天晚上都能够梦到她,我想我是真的喜欢上她了。于是,我设法找了一个很蹩脚的理由请求她重新加我,她很爽快地又加了我。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已经不满足和她只做网络知己了,也不想只是用视频见面,我非常渴望见到真实的她,但她却找了各种理由来推脱。我猜想她是不想让我扰乱她的生活,而我也明白,如果我见到现实中的她,只能有两种结果:一是发现她根本不如我想像中的那么完美,有许多缺点和不足,这样的话,我可能以后就不会理她了。另一种结果是,她比我想像的还要优秀,我会竭尽全力去追求她。虽然已经和她说了很久的话,虽然用视频见过很多次的面,但现实中的她更让我期待。我一次又一次用各种方法,以情感人,甚至威逼利诱,可她始终没有答应和我见面。记得有一次聊天时,她说她在南郊工作,于是我一有空就坐车到南郊,出入女人经常去的超市、化妆品店,但始终都没有见到她。我内心沮丧极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想要见到她的想法一天天加重,我甚至把我和她的留言记录打印并装订成册。她不喜欢我的步步紧逼,开始逃避,要么很多天不出现,要么我刚走她来或她刚走我到。有时前后相差不到30秒,我的心很疼,这或许表明我和她根本没有缘分。

6月20日,我和她相识整整一个月之后,我答应给她特别的惊喜。这个惊喜包括三个内容,一是在南郊设立一块广告牌,里面有我和她的名字,这么做是为了让她每天上班时都可以想起我,但是这个计划由于多种原因没有实现。第二个是在报纸上刊登一篇文章,向所有人宣布我喜欢她。这个计划推后一些日子实现了。第三个是申请一个我和她共同的电子邮箱,里面有我给她写的一首情诗。虽然只有这个设想在6月20日当天实现了,但她还是非常高兴。

6月底,我去延安出差,走之前我给她留了言。此后一周我很忙,而且没办法上网,我又不知道她的电话。但我还是打电话给我的同事,让他代替我和她聊天。回来后,我立刻查看记录,发现她很关心我在延安的情况,每天收看延安的天气预报,提醒我注意天气,我很感动。但接下来两天却没有了她的消息,我曾答应请她看演出的,眼看着演出临近,但总是联系不到她。我很焦急,就给她留言说:如果不和我联系,以后再也不会理她了。并且第一次骂她脑子有水。当天晚上,我正在看演出,平时我总是关机的,但那天的确忘记了,突然一个陌生电话打了过来,当时领导就坐在我身边,接还是不接?我犹豫了2秒钟,最终还是接了。你脑子才进水了呢1这一句话让我欣喜不已,是她!我急忙跑出剧场接电话。我俩说了很久,我邀请她第二天来看演出,她也欣然接受了。我高兴得一夜都睡不着,满脑子都在幻想见到她时的情景。我还连夜查出了来电单位,并在地图上圈出,但是这个电话很奇怪,我怎么打都打不进去。第二天一大早我去上班,打开电脑,发现她已经来了,我去掉摄像头,连接了视频,但是我万万没有想到,出现在我面前的是两个人:她和她的男朋友。我当时一下子就从天堂跌落到了地狱,虽然她说过她有男朋友,但我从来就不相信,面前的景象让我实在无法承受,并且,我看到他们两人很亲密地拉着手,她还告诉我,她的男朋友晚上也想去看演出。我妒火中烧,想都没想就告诉她没有票了,你不用来了,接着又说了很多伤害她的话。说完,我再一次把她删掉了。

此后好久我没有和她联系,但我的思念从未停止过,这种感觉就像吸烟一样,一旦吸上就很难戒掉,我没有办法不去点击她,而她又一次接受了我,她说她受不了我这样反复,我说我以后不会再这样了。我们和好如初,只是聊天的时候彼此总是回避着什么。在我心里,从来没有打消过要找她的念头,根据那天看演出时她打来的电话号码,我找到了她的单位,可我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上千人的单位我没有办法找到她,于是只能在单位门口等待,这当然是一无所获。我把这些事情全都告诉了她。一天晚上,我打开电脑,她还在,我刚要和她说话,对方就发来了视频请求,然而令人意外的是,我看到的是她的男朋友,他说他不希望我再去找她。我突然感到自己就是一个第三者,很窝囊很羞愧,我不想再这样纠缠了,所以第三次删除了她。

可我实在无法抑制对她的思念,于是寻找了100位和她一样头像的女孩,并把她们的名字都改成她的网名。这时,我和她相识两个月的纪念日到了,我给她写的以她的网名为题目的文章登出来了,我还为她写了一首赋,但我怕她看不见文章和邮箱里的诗词,于是又一次发出请求,告诉她文章的日期和版面,她看了很感动,又一次地加了我。我问她感动吗?她说有一点,还有一点特别。她的话让我感到自信和自尊受到了极大的伤害,一般女人面对我的这些举动早就感动得泪流满面了,这不是我的猜想,而是我通过和几个女孩的对话得出的结论,她们都说,如果换作她们早就给我打电话了。我把和这些女孩的对话原原本本告诉了她,没想到她生气了,她说我骗她,说我不是好人,她说我和其他女人来来往往,也许都见面了,她说和我再没有什么可说的。我也很生气,因为她不理解我,因为她不愿意告诉我她的名字和单位。我又一次把她删了。但我告诉她,答应给她刻的印章还在继续。

一周,两周过去了,我们谁也没有理谁,但我一直还在关注她,直到她的网名的后缀不再是李清照的词,而换成她自己写的一首诗了。我突然心头一震,她这么做有两种可能,一是她要和以前的自己划清界限,二是诗里的思念是对我说的。我没有直接请求她加我,而是重新申请了一个号码,几次要求之后她加了我,我问她诗的内容,她说是很想念以前的一个网友,很想见他。我立刻向她发出了请求,请求的内容是:听说你想我。她生气了,说我又一次骗了她,利用另一个号码套她的话,并坚决表示以后不再理我。我一遍又一遍发出邀请,她一遍又一遍拒绝。虽然她最终还是加了我,但只说了一句无关痛痒的话,之后就沉默了。

说实话,经过这样的反反复复,双方都已经身心疲惫了。我不知道,下一次会是什么时间、因为什么原因而再次将她删掉。我们没有网恋,我确定;但是,我们又不是普通的网友,我也敢肯定。这种介于友情、恋情之间被冠以姐弟相称的网络关系,我真不知道叫什么。而它确实令我心力交瘁,这已经不是简单的让我欢喜让我忧了,我已经快要神经了,有时会因为她的一句话而高兴一整天,有时会因为一句话而悲苦不已。也许天下无双的意思就是天下有情难成双,也许只有分开才是最好的结局。而这枚印章和这段情愫也应该进入记忆的深处,永远尘封。此刻,我只想用报纸遮住我的脸,不让别人看到我的忧伤。

不管小鱼承认与否,他的这段感情其实就是网恋,或者至少应该是网恋中的单相思。既然这样,我就必须告诉小鱼那些已经被无数人说过无数次的话:网恋是虚拟的,网恋不可信,网恋更不可龋或许有人会反驳我,难道世界上真的就没有因为网恋而结成的姻缘吗?我说偌大的世界,肯定是有的,但是成功的比率是多少,千分之一、还是万分之一?人生短暂,时间、感情和精力都弥足珍贵,何必去为那没有定数的千分之一、万分之一而去浪费珍贵的财富呢?

标签:单相思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