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没有风花雪月的春夏

那个没有风花雪月的春夏

和认识蓝心的时候,我高三,喜欢扮酷。冷漠不恭的表情,清澈高远的眼神,微微的低着头,孤单的穿行于校园的各个角落,看上去十分洒脱,但同时亦是一种落寞和寂寥。

蓝心似乎一眼就洞穿了我的内心世界,对我嗤之以鼻,不屑一顾。她说不喜欢我这样的人,不帅,不耐看,没有阳光形象。唯一她看得上的就是我有时嘴角微微上翘的微笑,有点狡黠,但很干净,很纯真。

我想发作,但无从说起,找不到可以炫耀的荣耀和优点。她是个聪明美丽优秀的女孩,有许多同性异性同学把她当作焦点。她绝对有高傲的理由,在她面前我所有的虚伪都被打回原形。但我不明白为什么笑容可以用干净这样的词语来形容。

这是一种思想的高度,一般人是无法理解的。蓝心故作严肃的说,然后从草地上爬起来,拍拍手走人。我知道她一定在背着我偷笑。我并不是一个什么都不明白的笨蛋。

但蓝心似乎并不讨厌我,虽然我们在喧闹的人群中显得安静而不多话,很少交流。但偶尔似乎不经意的微妙的眼神,淡淡的神秘的微笑,都在传递着彼此内心真挚的情愫信息。我就知道。每一次眼光的碰撞,都会有一种触电般的醍醐灌顶的颤动。这是一种真实而又纯情的氛围,连呼吸都放缓,时间仿佛在慢慢粘滞,我们不需要说什么,也不需要做什么,就希望永远这样彼此悄悄的望着,静静的感受那种无可名状的奇特的滋味。这种滋味,真实得足以熔化这个世界。

那年的春天似乎走得特别快,在我和蓝心每天下午靠在安静的走廊里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和时不时的笑声间不知不觉悄悄溜走了,以至于我后来想要到学校花园里偷几朵花出来送给蓝心都没有机会。蓝心说,算了吧你,就你那胆子,别哄我开心了。

我急了,什么话都吹出来了。你别不信,我明天翻遍这个破学校也要给你揪出一朵花来。蓝心当然拍手称道,笑得跟个白痴似的,连我反悔的机会都不给。

第二天我还真是送给了蓝心一朵花,只是它是我买的。并非我真不敢去偷,而是那小后花园确实没花可采。蓝心当然不知情,否则她也不会捏着那朵花脸蛋儿红红的看着我不知所措,而我却在心底暗自狂笑不止。小女孩就是小女孩,一点小把戏就让她们芳心悸动。

但我到底没有牵到她的手。她不让。

那天的雨下得不大,化作一根根细细的毛浮在清爽的空气中,仿佛无数温柔的缠绵的吻。我和她并排靠在走廊的墙壁上,沉默着,等着雨歇。许久,蓝心突然转过头开心的对我说,要不我们一起淋雨得了,蛮有趣的。

我嘴角立刻挂起我唯一的优势,转过头说,好哇!然后我的手想要去拉她的手。在皮肤刚刚接触到时甚至我都怀疑它们没有接触而只是感受到了对方的气息蓝心的手猛的逃开了,她的眼睛里有一丝的慌乱与不安,像个受了惊吓的孩子一般,有点怯怯的看着我。那根本就不是美丽清高的蓝心。

我呆住了,手就那么伸着,空气仿佛凝固了,散发着尴尬的气息。我目光的焦点透过她深邃的眼睛,一直贯通至心底,但里面只有无限深邃我无法探知的东西。许久,蓝心低着头低低的说,对不起。然后就跑进了那水晶一般的世界,修长挺拔的身段渐渐在雨中随着我的视线消失。

我们很有灵犀的没有提过这件事,我也没有问仅仅是我想牵她的手这么个小动作为什么她会有如此剧烈的反应。但是,它是实在存在的,像一张薄薄的纸,将两颗年轻的心轻轻的隔开,稍不留神就会被捅破,或破碎或悲伤或幸福快乐。谁也不知道。

那个夏天不愠不火,只是将冷香惊艳的香草冰激淋烤得若有若无。每天午休的时间,蓝心都会和我偷偷的跑出寝室,笑着跑过那个大操场,跑出校门,然后我倚在校门口,双手插兜,干净的头发微微的遮住我的半个脸庞和眼睛,扑簌迷离,看着漂亮的蓝心开心的去买冰激淋。我不知道我倚在校门口的那个姿势到底是好看或还是很傻B,我只看到蓝心脸上会有一种微妙的奇异的表情。那种表情我不懂。

蓝心一面递给我冰激淋一面说,下次你去买,别在这里傻站着。我嬉笑着说好,然后毫不客气的接过冰激淋,开心的吃着,眼睛四处搜寻着幽静阴凉的地方。

或许是由于女孩子独特的习惯,蓝心总是要坐在某个舒服的地方才开始吃那可怜的冰激淋,溶化得一塌糊涂。但她不在乎,细致清凉的甜腻带着奶油香味轻轻滑过她薄翼而干涸的嘴唇,然后不加逗留的嚣张的滴在她嫩滑的手背上,荡漾一圈后再无留恋的往下淌,留下一坎坎渍痕。我递上我的白色的洁净的手帕。

蓝心很惊奇,她的眼神告诉我她有点意外的欣喜和诧异。或许她不明白一个十七八岁的男孩子怎么会有如此精致的手帕,但我没有告诉她其实这是我特意跑了很多地方为她买的,仅仅只是她吃冰激淋的时候给她擦滴落在手背上的奶油。

你的手帕很漂亮。蓝心每次都只会带着微笑淡淡的说,然后把手帕还给我。

我无言。我是个沉默孤单的人,无法用语言将我内心的真实感情表达出来。我以为我温柔的眼神,我每一个微小的动作,都准确的向蓝心表达着我对她的爱,我以为她会懂得。但我错了。

我其实很想知道蓝心她是否喜欢我,尽管我敏感的心早已告诉我她对我的感情,但两个人坐在草地上靠在一起无声的氛围让我感到压抑和沉闷。我欲言又止,止又欲言,那些甜蜜感人的辞藻像喝醉了酒似的在我胃里翻滚,让我痛苦难受。其实我只想要一个结果而已,不论什么。

你喜欢我吗?蓝心。我轻轻的问,背部微微的靠着走廊的栏杆,看着蓝心。

蓝心没有说话,但我知道她一定听见了我说的话,问她的问题,她那张灿烂迷人的脸陡然间显得不安,那淡淡的快乐似乎都凝固,僵硬,扭曲。在她低头的一瞬间我看到了她白皙的脸上的一丝红晕。

我知道这个季节,我们这个年华的这个时刻,注定了许多的美好的同时,也注定了许多遗憾。我翻转过身体,自言自语,身子趴在栏杆上,迷惘的双眼望着水洗过一般的天,纯净的白色中渗透着许多细小琐碎的忧郁的蓝。

蓝心转过头,看了看我,双手撑在栏杆上,托着腮,还是不说话。但她的眼睛里却突然有了丝丝缕缕的哀怨,让人欲罢不能。我在心底叹了口气,然后突然笑了,笑得很轻很奇怪很诡异,甚至连我自己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笑。

是那一丝淡淡的红晕?还是那令人魂牵的闪烁不安的哀怨?我不知道。

蓝心也笑了,那种释怀的纯粹的笑,发自内心深处,没有压抑,如同潺潺的清泉,汩汩而出。她看着我的眼睛,冲着我扬了扬她握紧的小拳头,大喊,高考加油,阿木!

我也冲她眨眨眼睛,笑着大喊,高考加油,蓝心!

或许我们都没完全放下各自心中的情感,我们依旧用眼神去默默的交流,依旧在中午午休的时间里跑出寝室,去买那个夏天最火的那种香草冰激淋然后坐在某个安静的角落静静的靠着,用我那精致的白色手帕给蓝心擦滴落在手背上的奶油,依旧在下午的时光里靠在墙上或者趴在走廊的栏杆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嬉笑,在分别的时候向对方大喊高考加油!空气中洋溢着欢乐的幸福。我感应得到。

我常常在书堆中仿佛听见某种召唤似的猛然抬头,恍然间看见蓝心化作一只美丽的蝴蝶,飞舞在阳光下的百花丛中,然后忽然变成一个长着一双翅膀的天使,微笑的对我说,阿木,加油哦!我的嘴角慢慢开始上翘,一贯的微笑,轻声说,蓝心,加油!

在高考的前天晚上,蓝心打电话给我,说,阿木你知道吗?爱情不是我们吃的香草冰激淋,它需要风花雪月的浪漫色彩呢!在这个可以享受美味冰激淋的季节里,我们为什么不把爱情推移到下个风花雪月的季节呢?

我欣喜若狂。我想,在明天的考场里,我和蓝心都会笔走神游。然后在这个没有风花雪月的年华里,靠在草地里快乐的吃着香草冰激淋,悄悄的等待那个季节的来临

标签:风花雪月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