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上的也许就是一道旧伤

我爱上的也许就是一道旧伤

人生或许就像一次未命题的作文,可以笔走龙蛇,却不能天马行空信手拈来地发挥。人生或许就像一场早就开始的现场直播,来不及准备就必须把现实面对。人生或许就像一场无主题的变奏,谁都是一个个跳动的音符,五线谱无限延伸,谁也认不出了原初的谁。

想起她的时候,他觉得,这生命,就是一场无聊的电影。难怪前人愁肠百结地叹息,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她,又何尝不是梦一常

幕落了,梦醒了,手心、脚心冰凉。

留意到她的时候,他的心和脸色都还像童话的云朵一样单纯。那时节,图书馆的挂钟在墙上永不懈怠地跋涉,图书馆的桌子光滑平整,图书馆寂静地如辛德勒的工厂车间,图书馆的窗子都有了琐碎的锈,他的心如一颗小小的蓓蕾,莫名地萌动。那时节,也是适合恋爱的季节。

他后来这样说,在大学里不恋爱,不正常;在高中谈恋爱,不正常。他后来这样说,大学里看见女生在甬路上走来走去,像毛驴脸前的胡萝卜,看得见想得到摸不着;他后来这样想,那么我是不是一只驴子呢?或许不只是。他只是在原地画了一个粉色的圈子,一边凝视,一边畅想,一边自得其乐。

他不喜欢和熟识的人挤在一起,因为一开口就常常与人争执。坐在陌生人群里,则少了许多的纠缠。但是,一次,他与一名陌生的男生争吵,在图书馆,因为位子。面红耳赤,各不相让。这时,猛看见她刚刚进来,身边有人抱书跟着。于是,匆匆地坐下,竟也取得了实质的胜利。

她的男友并不清秀出众。她们总是坐在最里面的桌子边,对面。经常抬起头来,对视,一起发笑,脸上漾起重叠的幸福。她是一个勤奋的人,几乎每次他到的前后,总能寻到心里那个熟悉的身影。看到她的时候,他的心竟也有些简单地平安了。他并不是一个十分剔透聪明的人,只是很虔诚,而且腼腆。

他看见过她们两个在自习室外的身影,牵手,相语,声响不大。他觉得这时刻必是十分的甜蜜而融洽,他想或许这就是令人羡慕的幸福。他听人说,恋爱中的女人是幸福的,在脸上就可以看到的。他想,她应是相当幸福的。

她留一头长长的发,发梢有些淡黄,自在地披过肩。他偶尔也会在心底念起刘德华在许多年前做的那个脍炙人口的广告。她坐在窗户边的座位上,阳光穿过玻璃透射进来,有一种震慑的明亮。他想,这幅横截面实在是一个温馨的场景。他想,倘若当初的水彩学得在用心些,此刻必可以绘出精彩的手描。他看见她慢慢地端起水杯,喝水,从容地放下,对着对面的人给一个优雅的笑容。他想,这世界确实是不公的。不只是羡慕了。

一天,她的对面空缺。她和他说话了,主动。她说,麻烦你帮我把杯子拧开,好吗?他满是紧张地界了过来,十分努力地试了,几无动静。不好意思地笑笑。她会意地接了过去,还是说谢谢。转身而去。他想,原来每次他都要给她拧开水杯;他想,她必是十分的幸福,如此的体贴。他很懊恼。其实也知道,那时,心根本就不在那只精巧的杯上,手也是勉强地动作,还是太紧张。他明白,以后再也不会有这种机会了,他深深地懊恼,追悔不已。

又一天,他看见她哭了。她靠图书馆走廊雪白的墙壁,无助地流泪,对面的他站在一旁,一手撑着墙壁,额上拧出了几道皱纹。她的卷发颤抖着,他感觉自己的心也在刺痛。原来,相处得久了,谁也不是谁的王子,谁也不是谁的公主,谁也不是谁的天使,谁也不是谁的英雄。他感觉,那天的太阳好刺眼,直接压向了他的前额。

导师告诉他消息的时候,他笑得很天真。终于,可以在这里再待上几年。想到她,他的心笑得都碎了。还有一笔可观的奖学金,于是匆忙地庆祝,和身边的人。无论过去的关系如何。世界并不大,你的周围转来转去也就是这么几个人,构成一个世界。你摆脱不掉的世界。他只是觉得满世界单纯的快乐。想起了她,他觉得她也会为了他而快乐。他感觉自己所有做过的都有了足够的回报。他反复地想。他觉得世界还是小些的好。就像在图书馆,他感觉拥挤的人流里,只有她的存在,阳光也是那样的轻柔温暖,和煦可亲。

大学的毕业恰似一场无法抑制的逃亡。看着身边的人匆匆离去,他忽然觉得似乎与他们并不相识,焦虑的脸,躁乱的头发,他感觉生命实在是精彩,拥挤,宽敞,怕人。

有人说,你们知道么,隔壁的顾原和他那个美女分崩离析了。女的哭得十分伤心,坐在楼下。顾原已经留在这个城市,而女子要回家去,并要顾原一并,不肯,终于分崩。伯劳东去燕西飞。

心猛地一紧。隔壁的顾原。宿舍调了这么多次,谁是隔壁谁是熟悉谁是陌生人,已经不清楚,他平日亦不上心。

他觉得心似乎空去了好大一区。推开窗子,看到楼下空荡荡的。他想,那个女子,身材不高,但苗条有致,头发卷曲,发梢淡黄,她的肩在不住地颤抖。他甚至不敢,他想诅咒自己,和这个世界。世界确实是不完美的。更不公平。

他想,是的,就这么结束了。该这么结束了。

他想,我的大学也就要这么结束了。和这么一群人,不情愿,但同伴,不同心。

他想,我,过去爱上的也许就是一道旧伤。因为自己的畅想,多了迷惘的氤氲。世事大梦一场,结局蓦然,偏又无言,只好说秋凉。

标签:也许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