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爱情在亲情进攻下溃不成军

我的爱情在亲情进攻下溃不成军

在大学的时候,我渴望着轰轰烈烈的爱情,希望着生死与共的悲壮。然而那只是少女时代的一个梦而已。如许许多多的女孩子一样,我仍然过着平淡的日子。毕业后天天早八晚五的工作,与男友谈着不咸不淡的所谓恋爱。直到一天我遇见了ying。

ying是一家公司的经理,说着拗口的中国话的韩国男人。他的衬衣永远是烫得没有一丝皱纹,过马路永远走人行横道,走路他会走在女士的外侧,吃饭时会给女孩拉椅子,上班的时间里他不苟言笑,下班后他疯得像个孩子。我说不清是他雪白的衬衫还是他灿烂的笑容蛊惑了我,但我能肯定的是当我看到他的第一眼,就有一种强烈的预感,我和他之间会发生一段故事。

ying说他爱我的那天晚上,我和他共同看完了被称为现代爱情经典的《泰坦尼克号》,谈论着ROSE和JACK的爱情。一个女孩来卖玫瑰,他全都买了下来,酒吧里的灯光柔和地笼罩着每一寸空间。舒缓的音乐流淌着,他拿着红艳的玫瑰微笑着用生硬的汉语说,他爱我。我懵了,仿佛是一场梦,是电影中的一个镜头。直至他的手握紧我的手,肌肤的相触让我相信一切不是幻觉。我慌了,我没有想到我会与一个韩国人相爱,虽然我在心里已经爱上了他。于是我诉说着我们之间种种的障碍,他始终笑着告诉我说,有了爱一切都不是问题,爱,没有国境,没有年龄,没有任何的束缚。我接过了玫瑰,接过了一份异样的爱情。

在我的朋友眼中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坚强而成熟的人,她们说我是一个未来的女强人,就连我交往了四年的男友也会在不经意流露出一点点的无奈,你太要强了,这样不好。我也说不出来,是什么让我喜欢用一副无所不能的面孔去面对自己一个人打拼的世界。然而ying却像宠孩子似的宠着我,他总是说,你是一个没有长大的孩子。

也许就因为他曾经用充满呵护的手摸过我的头发,让我在一瞬间真的感到了内心深处自己也不曾发现的软弱与童真。于是我摘下了所有在人面前包括父母面前扮演的面具,我开始不再考虑自己的所谓形象,如孩童一样没有任何顾及地按照自己的想法和情感生活。在他的纵容下,我会在电玩城里大喊大叫,如孩子般地拿着水枪在公园里不顾别人侧目的与他追逐。我会偏着头对他傻笑,也会站在卖棉花糖的小摊前不动,撅着嘴对他说:我要。对于我的调皮与任性,他似乎十分高兴,并乐此不疲地扮演着保护者的角色。

那年的夏季,快乐得让我在以后的一个又一个夜晚怀疑着它的真实性。

他常常拉着我的手用韩语说个不停,我问他,他就笑,说许多情话用汉字他不会说,也怕我笑他,于是用韩语说给自己听。ying很会做菜,每次去他家总会准备了好多好多的菜,我想去帮忙,他却不让我去碰那些脏蔬菜。说他喜欢做饭,我只负责吃就可以了。塞了一堆的水果给我以后,把我推进了屋里。打开电视让我看。而每次端上饭菜后,他又总是惴惴不安地等我品尝,仿佛小学生等待老师评分一样。于是我常常皱起眉头不说话,弄得他紧张地拉着我的手往外走,说去饭店吃中国菜。直到我忍不住笑出声来,他才明白是我有意捣鬼,拍拍我的脸,说我不乖。我很奇怪ying不像传言中的韩国男人那般霸道,他总是笑着为我做一切事情,给我切水果,给我洗头,甚至为我洗脚。他总是抚着我的头发说,长头发好美,应该把短发蓄长。

一次我问他是不是韩国男人都打老婆?ying听后笑个不停,他说韩国最近也流行妻管严。看着我疑惑的样子,他握住我的手说,爱一个人又怎能打她呢。

虽然他要比我大十岁,可是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他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男孩。他会把我的照片贴在床头,三更半夜打电话与我聊天,在大街上抱着我在众目睽睽下飞奔,在饭店里喊着我的名字说爱我。那段日子美好得如同一个梦,让人有点无法相信它的真实。

一天,ying说我们结婚吧。在沈阳也好,在汉城也好,在世界的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只要我们在一起。婚后,你不要上班了,我无法看你劳累的样子,以后我们生三个孩子,都要女孩,一个唱歌一个跳舞一个弹琴,带她们去公园玩,你教她们汉语,我教她们韩语我被ying所描绘的景象感动了,并相信我们的未来也是那般的美好。

然而,我们的婚事遭到了我父母的强烈反对。他们无法相信自己心爱的女儿要嫁给一个比她大十岁的韩国男人。于是父母下了最后的通牒,在ying与亲情之间任选其一。我哭得一塌糊涂之后,便病倒了。无论我怎样解释我们的爱情,都无济于事,爹妈第一次生硬地不留任何余地地让我和ying断绝往来。同样ying把我照片带回了韩国,他的父母一听说我是中国人不会韩语也表示反对。一下子,灿烂的日子结束了,周围昏暗阴冷。

我们偷偷地见面,又无力改变一切。ying曾为我喝酒而常常喝得烂醉,他不再对我唱《月亮代表我的心》,也没有了往日的笑容。他来到了我的家想劝我父母改变对他的偏见,却伤心而归。我的父母无法接纳他,那天晚上,他用拳头砸碎了他家中所有的玻璃,看到他伤痕累累的手,我泣不成声,说也许我们之间注定的是一段插曲,注定了要擦肩而过,只有回忆。Ying哭了,如孩子一般,没有了往日的坚强与成熟。

在一个下着雨的傍晚,我挨了有生以来的第一个耳光,也离开了家。雨下得很大,我拖着湿淋淋的疲惫的身体按响了ying的门铃。打开门看到的是ying憔悴的脸,而在几个月以前他还是那么意气风发。那天晚上,我叫ying关掉了所有的灯,看着窗外的楼,楼的窗,窗里的灯光。我说,那么多的灯,每个下面都会有一个故事,它们的故事是不是也和我们的一样的曲折,是不是我们的故事上帝早已打好了草稿,注定了凄美而悲伤。Ying不语,只是紧紧地拥着我。第二天,我剪短了头发,我决定一个人去浪迹天涯。既然爱一个人如此的苦,那么还不如选择飘泊。然而妈妈因忧成疾的消息,使我无法潇洒地迈出离别的脚步。看到一夜之间衰老了十年的父母,我无法控制自己,嚎啕大哭,也明白了我终究无法割舍二十几年来的亲情。Ying站在我的身后看着我与父母相拥而泣,默默地走了。

我们的爱情在亲情的进攻下溃不成军。最后一次见面,心头有一种说不出的痛,如撕裂一般。也是在那一次我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心痛是怎样的一种滋味。站立在风中,看着他身上的风衣随着秋风狂舞,身影是那么的落寞而孤独。我无法控制心中难言的悲哀,我喊着他的名字,追了上去,咸咸的泪伴着明知今生无缘所以在这短暂一刻全力付出所有情感的吻,之后,一切都将成为往昔。

Ying走了,我的爱情在秋季里从枝头跌落,而我也终于知道了飞蛾在扑入火中的心情:用焚身的苦楚换取铭刻终生的爱情。(阿瑶)

标签:溃不成军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