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陪我去看一场樱花雨

再陪我去看一场樱花雨

他要出国留学之前,他带着她去看了一场樱花雨。这是他第一次牵起她的小手,爱怜地,用尽了全部力气。他很想把她当成手心里的宝,一辈子都小心呵护着。只是他还太年轻,那些所谓的爱与承诺,他怕自己给不起。但是他要让她知道,为了她,为了他们的明天,他会努力打拼奋斗,只要事业有成了,他便会娶她过门,让她成为世上最幸福的女人,而她必须付出的,便是漫长的等待,用青春去守侯这场爱情开花、结果,她以为有目的的等待,或许日子就可以很快过去吧!几年,就犹如弹指一瞬间。

他们每天都会发Email,这是他们彼此的约定,哪怕是几个字,都能给对方带来丝丝暖意。她相当用心地在本子上记载着他发给她的所有留言,她希望他回来的时候,他可以看见它,看见她的一片用心良苦。

偶尔她也会感到落寞与无助。特别是在思念不能遏止的夜晚。她喜欢独自漫步去看樱花雨,透过昏暗的路灯,渗透着某种感伤的寥落,樱花便犹如一只只凄美的蝴蝶,长着一双脆弱的羽翼,不断下坠着。这仿佛是悼念一种无奈。用短暂的美丽去寄托往昔的永恒。

几片花瓣拂过她干裂的面颊。她默默地闭上了双眸,轻嗅着樱花的余香,那种清香很是温暖。她似乎可以感觉到这是他残留下来的独特味道。她以前听他说过,樱花雨可以听见最真挚的心,她诚恳地用心问道,你知道我在想你吗?

转眼间,她已经度过了四个没有他陪伴的生日了,她依旧每天坚持记载,足足记满了五大本。她把它们埋在樱花树下,然后轻声对自己说了一声,生日快乐。自从他离开之后,她便不在过生日了。生日会让她感到特别压抑,她已经二十七了,母亲急着为她张罗男朋友,她疼惜女儿如此痴情的等待,最后换来的,怕是空梦一常她也担心过距离问题,她明白自己这只蝴蝶对于沧海来说,真是微不足道。她想要他一句鼓励的话,她知道为了这句话,会心甘情愿地继续等下去。

他告诉她,现在他在外的生活有些拮据,所以不能每天上网了。她有些失落,忍不住问道,你究竟什么时候回来?他好象没有听出她的弦外之音,他只是简单地回答道,很快。

很快!她顿然感觉自己全身冰冷刺骨,这又是一个遥遥无期的等待,它象一把枷锁牢牢地困住了她的双脚,她依然只能裹足不前,孤单地去守望那个未知的幸福。她想她还是爱他的,既然这四年都艰难地走过来了,那再等三年又何妨呢?三年,这是她给自己的最后底线,毕竟女人到了三十岁,不年轻了。

磊是她的同事,他们一起工作已经两年了。磊是个稳重、幽默的男人,而她相对比较恬静、内向。他们性格互补的恰倒好处,在事业上成为了最佳拍挡。磊常把她比喻成一朵寂寞的烟花,孤傲地只愿意为自己而绽放。她说她一直很想把最美丽的瞬间都留给她最爱的一个男人,只是他让她等得太久了,她有点厌倦这样枯燥无味的等待。

磊没有表明自己的心意,他清楚如今还不是时候,他愿意用朋友的身份陪伴他走出那个泥潭。可能他要花一辈子的时间帮她去治愈心底脆弱的伤口。但是他不在乎,只因为他爱她。

三年就这样过去了,他仍然没有回来。她失去了他的消息,犹如一只断线的风筝,彷徨地找不到他手中紧握的另一半线团。她想过去国外找他,仅仅只想问一句,你还爱我吗?她已经失去了昔日的自信,七年可以改变很多,她不敢想象七年之后的他会是个什么模样。爱情在时间与距离面前,真是脆弱得不堪一击。他逼她认清了爱情的虚伪,只是用七年的代价换来的清醒,不值得。

累了,实在是太累了。她面对磊的情感,已经到了力不从心的地步。她封闭着自己的心,拒绝任何情感进入。她不想带给磊任何伤害,为了一个心如死灰的女人付出,未免太过不值。

磊对感情的执著出乎了她的意料,他不在乎她的心是否还在牵挂那个人。她受了伤,应该找个爱她的男人好好保护她。一个人行走,难免会路滑摔交,但是两个人相依着走,至少摔交也不至于太疼。

他被他的真情动容了,朴实的言语镶嵌在她心底的裂口处,令她一时忘却了深深的痛楚。他用了四年来等他,那片情意毫无保留,勿容置疑。嫁给磊,她一定会幸福。可是她不能把自己完整的心给他,即使他并不介意。

我知道摔交会很疼,但是多摔几次,也就麻木了。我想一个人走下去。爱太沉重,我承受不起。她干脆地回绝道。然后起身离开了酒吧。

她最终离开了这个城市,没有去国外,只是随心所欲地各地飘荡。又是一个是生日,她意外地收到了一条短信:在错的时间遇上对的人是一场伤心;在对的时候遇上错的人,是一声叹息,在对的时间遇上对的人,是一生幸福。她拨打着那条短信上的陌生号码,听到了熟悉的声音。是他,他没有忘记彼此的约定,他读完博士还是回来要娶她了。

她的声音情不自禁颤抖起来。

我们再去看一场樱花雨,好吗?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