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污甜甜的小文章

污污甜甜的小文章

污污甜甜的小文章

“青青,我今天有点累了,你能不能明天说。”林天心里稍稍有点发慌。

衣柜里的楚瑶,现在已经确定,林天是知道自己躲在衣柜里的,所以才会有这种说辞。她心中顿时有点小甜蜜。

门外的柳青青有些狐疑,总感觉有点不对劲,说道:“我现在想和你说,你开门。”

林天要是再拒绝,柳青青肯定就怀疑了,他只好跑去开门。

柳青青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了一身薄薄的睡裙,略施粉黛,全身散发出一股好闻的香味,精致完美五官搭配着白里透红的肌肤,整个人显得更大娇艳欲滴。

她穿的睡衣比较性.感,林天透过睡衣,可以看见柳青青那白皙如玉的肌肤,以及胸前那一对高耸,圆润挺‘拔。

柳青青扑面而来的诱惑气息,林天让有点不淡定了,咳嗽了一声说道:“青青,这么晚了还没睡?”

“你不也没睡。”柳青青拨弄了一下发梢,羞嗔的看了林天一眼。

不行,这杀伤力太大了!林天非常不淡定。

柳青青直接走进了他的卧室,想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她心中格外紧张。

她的打算其实和楚瑶差不多,甚至还要矜持一点。

前几天,林天跟柳青青说过,要帮她做一个全身针灸,让她的身体素质增强。

因为要将衣服脱得一干二净,柳青青本能的就拒绝了。

柳青青刚刚醒来后,脑中思考了很多,她觉得自己反正迟早是林天的人了,就算和林天那样了也没关系。

上楼梯走一步挺一下

但是要让柳青青很直接的勾引林天那样,柳青青还没那么奔放。

不过柳青青觉得,只要自己脱光了,在林天针灸的过程中,稍稍暗示一下,只要林天那方面没有问题,肯定会忍不住兽性大发,把自己吃掉。

到时候,林天可就要真正的负责了,她和林天的关系肯定就水到渠成了。

虽然做好好了心理准备,但柳青青心中还是很紧张的,她稍稍垂下头,红着脸说道:“就是之前你对我说的那个事情,还说能让我身体变好。我已经想好了,今天晚上你就帮我那个吧。”

衣柜里面的楚瑶,听着柳青青这句话,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

“那个是哪个?难道做那种事还能让人身体变好吗?”楚瑶无语,这种说法她还是第一次听说。

柳青青啊柳青青,你果然好心机!楚瑶本以为自己下了决心一定可以抢占先机,谁知道柳青青这女人竟然也不甘示弱,会主动提出来那个事情。

林天自然知道柳青青是想让自己帮她做一回全身针灸,他当然愿意给柳青青针灸,因为柳青青没有修武的天赋,林天只能用针灸的方法让她体质不断增强。

不说成为高手,至少以后柳青青不会为疾病困扰。碰见普通的流氓,也有自保之力。

“好吧,你先躺床上去。”林天有点心跳加速的说道。

衣柜里面,楚瑶又羞又气。心想林天,你的节操呢?

柳青青都不敢抬头去看林天,蹑手蹑脚的来到了床边,往床上一趟。

楚瑶心中非常不爽,她还以为林天心术端正呢,没想到就是一个色魔。明明知道自己躲在衣柜里面,居然还想和柳青青做那种事情。

她也觉得柳青青太会耍心机了,不过转念一想,自己不也是一样?

楚瑶很想阻止,但又下不了决心。因为,她身上就穿着薄薄的一件睡衣,太羞耻了,穿成这样躲在衣柜里面,跑出去阻止的话,说不定还会柳青青抓住把柄,那脸可就丢大了。

按照林天吩咐,柳青青已经在床上躺着了。

高挑的身材,白皙的肌肤,真是如同一件毫无瑕疵的艺术品一般。特别是柳青青此时此刻的羞赧模样,显得秀色可餐,格外撩人。

见柳青青躺在床上已经闭上眼睛,林天有点不好意思去脱她的衣服。更何况他知道楚瑶还在衣柜里。

林天有点心慌道:“青青,你自己脱衣服吧。”

柳青青没想到林天说的这么露骨,她的心砰砰跳的很快,就算她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她还是个未经人事的女孩。

为了缓解一下心中的紧张,柳青青没有着急去脱衣服,小声问道:“那个东西扎进来,等下会疼吗?”

林天说道:“从你肉里面扎进去,肯定会疼的。不过,你别太紧张,我会小心温柔一点的。”

上楼梯走一步挺一下

“会出血吗?其实我有点晕血。”

林天说道:“不一定,这个是因人而异的,看你的情况。好了,你现在脱衣服吧。”

衣柜里面,楚瑶忍不下去了!

林天,你是很厉害,但面对自己的女人,总要尊重点吧?柳青青送上门是不错,你居然还要别人主动脱光光?

柳青青竟然还那么乖巧的答应下来,果然是只会勾引人的小妖精。

更让楚瑶可气的是,林天明明知道自己躲在衣柜里,依旧那么说,也就是等于没把自己放在心上。

轻浮!下流!

想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楚瑶实在是不能忍了。

不再迟疑,楚瑶一把拉开衣柜的门,喝道:“住手,你个大禽兽!”

本来,楚瑶还认为,她拉开门后,看见的可能是不堪入目的一幕,说不定林天正在柳青青身上乱啃呢。

结果,楚瑶却看见柳青青正安安静静地躺在床上,还没有宽衣解带。

林天刚从怀中摸出一盒银针。

楚瑶顿时懵了,心里“咯噔”一跳,这情况好像有点不对?

柳青青看见楚瑶从衣柜里面跳了出来,吓了一大跳:“楚瑶?”

见林天拿出银针,再联想到两个人的对话,楚瑶很快也猜到了,林天是打算给柳青青针灸,而自己出来闹了个乌龙。

“我……”

楚瑶尴尬万分,一时间头皮发麻,不知道说什么好。

柳青青看见楚瑶竟然躲在了衣柜里面,而且,楚瑶身上还穿的那么火辣,睡衣薄的和没穿一样,心中很快就浮想联翩,俏脸也变得有些僵硬。

楚瑶脸色涨的通红,她刚刚说出“住手,你这个禽兽”的时候,似乎不是在叫林天住手,而是在叫柳青青住手。

柳青青吓得坐了起身,满脸孤疑瞥向:“楚瑶,你怎么会在林天房间,而且还躲在衣柜里面?”

索性也不解释了,楚瑶咬牙切齿道:“柳青青,你怎么也在林天房间里?”

楚瑶又羞又急,简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她忽然急中生智,慌忙解释道:“我……我接到了消息,说今晚有人会对林天不利,所以……我才躲在衣柜里面给林天提供保护。”

想到自己终于找到了一个理由,楚瑶顿时松了口气。

林天无语,心想楚瑶这么蠢,真的可以当公安局局长吗?哪有穿成这样来给自己提供保护的。

听着楚瑶奇葩的解释,柳青青笑了,脸上的笑容很是灿烂,呵呵笑道:“原来是这样啊?楚队长你穿的这么性感,又没有带枪械,到时候真的发生危险了,动手的时候应该会不方便吧?既然不方便,要不要我离开呢?”

楚瑶顿时也觉得自己找的理由太二了,脸都红到了脖子根,林天那么厉害,哪还需要她来保护。

“反正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楚瑶胡乱说道。

污污甜甜的小文章

柳青青哼道:“装的那么纯洁,真没看出来你也是狐狸精!”

“有资格说我,你自己不也来了?”楚瑶红着脸,不甘心地说道。

柳青青撇嘴道:“我是让林天帮我针灸改变体质。”

楚瑶见柳青青的衣服薄的都要露出来,明摆是别有用心,同为女人,这一点楚瑶还是可以看出来的。

“是吗?就算是针灸,也不用穿这么性感吧?”楚瑶笑呵呵道。

“我……”柳青青一时语塞,哼道:“你管我穿的怎么样,你自己不也是那样,还好意思躲在衣柜里。”

“我……”楚瑶脸蛋一红,无法解释。

柳青青心中很不爽,瞪了一眼林天,搞的林天心中一跳。

“林天,我和楚瑶,谁更好看一些?”柳青青突然问道。

楚瑶目光也投了过来,似乎等着林天嘴里的答案。

林天琢磨了一下,两个美女他一个都不想得罪,说道:“各有千秋吧,你们两个人都很漂亮。”

这个答复,显然是不够让柳青青和楚瑶两人满意。

“林天,你出去,今晚我要和柳青青好好谈谈。”楚瑶咬着贝齿道。

“好啊。”柳青青嘴角往上一翘,瞥了眼林天:“今晚你出去睡!”

既然两位美女这么要求,林天也只好走出卧室,心里有些失望。

本以为美女会投怀送抱,没想到会演变成这样。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反正都是自己的女人,林天也不急于一时。

不过林天有点担心,里面的美女会不会吵起来,甚至是打起来?

卧室起初传来断断续续的争吵声,很快有沉寂下来。出于尊重,林天也没有去偷听,觉得这两个美女是该好好沟通一下。

林天端坐在客厅沙发上,打坐修炼。

两名美女好像从昨晚聊到了凌晨,林天打开卧室的房间,见楚瑶和柳青青两人还在床上睡大觉。

不得不说,两位美女的睡姿也真不够淑女的,毛毯都被踢到地板上,身子几乎全都露在外面,露出一截雪白的美腿。

林天也没想到两个美女关系那么差,居然也能睡在一张床上?

而且两人睡姿有点夸张,甚至都抱在了一起,头发凌乱,各自穿着一件薄薄的睡衣,很好的勾勒出的完美身材。

也不知道柳青青和楚瑶两人昨晚聊得怎么样,林天轻轻的关上,没有打扰她们继续睡觉。

林天这几天可能有些忙了,因为之前拍卖了二十张金卡,钱也不是白捞的,他需要替人治病。

之前帮万金治好了腿,结果因为万金惹他,林天又把万金的腿给扳断了。高扬算是白白浪费了一次金卡治疗的机会。

除去那一次之外,林天可能还需要治疗十九名潜在的患者。

金卡持有者来自世界各地,林天不可能世界各地到处跑,他没那么多时间。林天的要求还是比较高的,必须让患者亲自来华夏国东华市,他才会出手。

污污甜甜的小文章

就在刚才,林天接到了一个金卡持有者的电话,是瑞典皇室的一个王子,患有先天性不孕不育,那名王子人已经来了东华市,请求林天前去治疗。

林天约好在上午十点。

不多时,柳青青和楚瑶两人已经醒了,今天是周末,她们也不用上班。

两人似乎达成了某种协议一样,也没有相互冷眼了,还有说有笑的。

“林天,等下我和楚姐姐出去逛街,你一起来吗?”柳青青笑问道。

“青青,我很少逛街,你可要好好带我玩玩。”楚瑶嘴角勾勒出一丝微笑。

“没问题。”柳青青作出一个OK的手势。

林天吃惊的下巴都快掉了下来,尼玛,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两人的称呼都变得这么亲昵了。

果然女人心就是难懂。

“我……我早上还有点事,下次吧。”林天挠了挠头,都有些不适应这种气氛。

“好吧。不过下次,你可得陪我们!”柳青青哼道。

“一定一定!”林天额头冒汗。

幸福要靠自己去争取,无论是柳青青还是楚瑶,对林天的优秀都有目共睹的,她们也希望可以和公平竞争,大家各凭本事,用不着采用那种手段。

上午,林天去给那个瑞典的王子治病去了。

那名瑞典的王子年过三十,患有不孕不育,走访过无数医院都没治好。

林天帮瑞典王子检查了一下,发现他的一个蛋有问题,这种病比较棘手,林天花了一个多小时,才帮他治好了。

瑞典王子感觉到自己恢复了男人的功能,对林天一把鼻涕一把泪,差点都跪了下来,那叫一个感激涕零。

瑞典王子当即就让人付了20亿美金作为治疗费,并试图和林天交好,中午举办了一个宴会。

宴会上,瑞典王子和林天相互留下了联系方式。

认识这种世界的顶级人,对以后天风集团的发展有很大的帮助,林天表现也比较客气。

午宴过后,林天接到了法江打来的电话。

“喂,天风现在在东华市吗?”法江在电话里问道。

“在啊,什么事啊?”林天问道。

法江唉声叹气道:“天风,你先别急着赚钱了。龙腾总部来人啦,上头的人不满你在龙腾分组无所事事,所以你赶紧回我这边来做作样子,不然我就麻烦大了。”

林天脸色微微沉了下来,问道:“总部谁来了?”

“十大尖兵,排行第三的白幽,那个小萝莉,我差点没被她玩死。”法江嚷道。

“好吧,我现在就过去。”林天连忙道,心情有点不爽。

之前林天答应了龙腾总部任先锋,夺下雷霆要塞。样子还是要做一下的。

而且离行动日期只剩十多天,时间已经很近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