肛交小说_娇乳|大力揉捏_h

肛交小说_娇乳|大力揉捏_h

肛交小说_娇乳|大力揉捏_h

嘎嘎,大叔是大灰狼,她是小白兔,好像和她的色狼形象不吻合了,不过这样才更好么,大灰狼不吃小白兔,两个人相亲相爱了。

“又走神了?”

开着银白色的兰博基尼在市区的道路上行驶,自然是招来无数羡慕的目光,不过这些统统没有看在开车的男人眼中,至少这一刻,他的眼中,关注更多的还是身边傻笑个不停地女生。

安静依正歪歪着和大叔接吻的事情,听见蒋易寒这样问,有点羞怯,不好意思的就要捂脸,她自己还真不是个纯洁的孩子啊。怎么就老想这些呢?

不是化身色狼把大叔啥啥啥了,就是把大叔压在身下强吻,啊啊啊,难道说,她的骨子里有御姐的特质么?越是这样想,思想越是遏制不住,甚至想到自己身穿皮衣皮裤,望着躺在床上的大叔,拿着小皮鞭甩呀甩的,好一副sm的场景。

“没想什么啦!大叔,你好好开车啊!”

安静依觉得自己有点猥琐了,老想这些不纯洁的事情,不用说,也是往日里原来宿舍的女生,偶尔去自己现在的宿舍,才给自己灌输了这么多不纯洁的思想,现在多想也是很正常的么,特别是小七,最坏了,总给自己讲从手机电脑上看来的黄段子,喔,还有总是好奇但是又很笨的暖暖。

这些要是说给大叔,大叔一定会觉得自己好奇怪的,所以不能说,坚决不能说。

娇乳,大力揉捏

这样想着,把头偏向了车窗外,正好赶上红绿灯,又是中午时段的高峰,因此车速要慢很多,如果小北在的话,肯定会说:“哇靠,委屈了我家小兰了。”

安静依只是随意的往外看,没有真的想看什么,但是眼光落处,却偏偏看见了什么。旁边的私家车上,中年男人已经秃顶,旁边坐着的却是一个长得漂亮,还有点眼熟的女人,男人的手放在女人这边,虽然没有看清具体位置,但安静依想起小七她们说过的一下子就懂了,然后就特害羞的又把脑袋转了过来,看见大叔英俊的侧脸,真心感叹还是大叔君子啊!

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像大叔一样正直,面对女色凛然正气滴……

小七当时特别提醒,私家车上,不能和男人坐一排,因为这样有利于男人作案,当时因为暖暖不懂,小七还特意解释过,她当时在旁边正和付小呆看喜羊羊大战灰太狼,还是听见了,但是想的却是,像是坐在私家车上这种事情,也只有小七那种长的漂亮的女生才有的资格啊,自己还是压根不用想那么多的,没成想,竟然会让她遇见一现实版的。

但是刚刚的那个女人,真的好熟悉啊,会是谁呢?安静依看着大叔的侧脸,想着一个女人,发起呆来,蒋易寒却以为看的是自己,想的自然也是自己,心里万分满意,只是脸上却没有丝毫表情,在商场拼杀了这几年,他已经学会了很好的掩饰自己的情绪。

想了好久想不出是谁,安静依索性放弃了,就自己,还真没有那耐心追根探底去想。见大叔老是绷着一张脸,安静依皱了皱小眉头,老绷着脸多不好啊,大叔还很年轻,可是这样就会显老的,年轻就应该多笑笑么。

“大叔,我给你讲个笑话吧?”

“你会讲么?说来听听。”听见大叔的这句话,安静依撇了撇嘴,好像电视上那个什么什么的广告啊,灰太狼先森说:你会读么?和大叔的话,真是有异曲同工之处啊!

嘎嘎,大叔是大灰狼,她是小白兔,好像和她的色狼形象不吻合了,不过这样才更好么,大灰狼不吃小白兔,两个人相亲相爱了。

车速在车流中快不起来,安静依不知道大叔有没有不耐烦,只是看大叔绷着的脸,决定讲一个这方面的笑话,让大叔以后好经常笑笑。

“吭……”安静依摆出一副正经的姿态,开始讲:“话说,从前有一个剑客,他的剑很冷,他的表情很冷,他的眼神很冷,他的心也很冷。然后,大叔你知道他怎么了么?”

蒋易寒看了看安静依憋着笑的脸,配合的说,“他怎么了?”

“他冷死啦!哈哈,哈哈!”

讲完之后,安静依笑的不行,这个笑话还是上课的时候老师给讲的,讲完的时候安静依觉得很好笑,和老师一起笑了起来,但是同学们只是傻傻的看着他们,满脸惶惑,五秒之后,大家才笑了起来。课后,小呆告诉她,听完这个的时候,大家直接快被冷死了,因为这个笑话,真的好冷。

肛交小说

她是发自肺腑的觉得这个笑话好笑的,看了看身边表情更冷的大叔,安静依一下子笑抽了,因为她笑的太猖狂,所以反应不过来,嘴巴抽筋了。

蒋易寒觉得自己的头顶三只乌鸦排成横列尖叫着飞过,这大热的天,让小野猫一讲,凉爽了很多。

两个人在一家泰国料理门前停下,有穿着得体的侍者上前拿过钥匙帮蒋易寒停了车,安静依眯着眼睛看了看,这间料理店,一看就是很上档次,而自己,档次显然是不足,为了避免一会可能出现的尴尬不禁伸出手拽了拽蒋易寒的衣角:“大叔,我们真的要在这儿吃么?”

说完,有意无意的看了看自己的衣服,摆在校园里,小短裤,白色T恤青春活力十足,但是在这里,不知道会不会给大叔丢脸。

有的时候,很多人真的是凭借穿衣打扮来评价人的,这样的事情,安静依不止遇到过一两次,所以总会有些谨小慎微。

大叔当然不必担心,衣服都是定做的,而且看刚刚侍者接过钥匙时说话的口气,安静依看得出,大叔已经算的上这里的常客了。

安静依不想知道,以前大叔是和谁一起来的,过去之前,大叔有过很多女人也是自己闭着眼睛都能想到的。也许只是出于女人的一种敏感,但是对于这里,有种天生的排斥。

“怎么了?你不喜欢?”蒋易寒微不可闻的皱起眉头,这家餐厅是和小雪一起来过的,他是想着味道确实不错,才带了她来,想不到小野猫不但不领情,而且看上去还有点不喜欢。

这女人,就是不能宠着,大中午的堵车过来,总不能在去别的地方吧?

蒋易寒有点不耐心了:“进去吧,我觉得这里挺好的,你不喜欢的话,下次再换好了。”

说完,径自走了进去,透明的旋转玻璃门后面站了迎宾的女人,穿着泰式的衣服,见到客人来到,双手合十,引领着蒋易寒走向无人的位置。

安静依见大叔走了进去,自己也不好再呆在外面,一走了之的话,未免太过任性,既然大叔喜欢这里,那就让自己也试着接受吧。

女人将他们领进了一间小小的格子似的单间里,两边用雕花的木板隔开,古色古香。两个人坐好之后,安静依看着菜单,泰文和中文夹杂在一起,她就学了两种语言,英语和汉语,泰语的话,那都不是一窍不通的事儿,就算看得懂,自己也不懂得泰国菜怎么点,索性后面的几页也不用看了,直接用手托着腮帮子看着对面冷着脸的大叔。

看来自己给大叔讲的笑话一点都没有用,以后还是要多讲一些,让大叔好经常笑笑,不是说笑一笑,十年少的么,大叔笑起来的时候一定比这样好看多了。

大叔长得这样好看,就是应该多笑一笑的。

即使刚刚有点小小的不愉快,但是只要有一个人肯迁就另一个人问题自会迎刃而解,而且问题本身并不大,看到安静依对着菜单皱着小眉头,顾着腮帮子,蒋易寒抿了抿嘴角,在菜单上写下来了两个人点的菜。

安静依以前没有吃过泰国菜,甚至连泰国电影电视都没怎么接触过,所以研究完大叔的眉毛鼻子什么的之后,还是拿起了菜单研究起来。

蒋易寒的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安静依从菜单背后瞄了眼大叔,看到大叔在看着屏幕的时候脸上温和了很多,安静依觉得自己可能是吃醋了,因为心里有点酸酸的,不知道给大叔打电话的是谁,原来大叔不是不爱笑的,不是不温和的,只是很多时候,不是对着自己罢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