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男奴_分开花瓣_水

老师男奴_分开花瓣_水

老师男奴_分开花瓣_水

女人得逞了,虽然在发烧,却怎么也无法抑制发自内心的躁动。

这是她唯一的机会,错过这个机会,以后再想靠近海亮哥,那就势必登天了。

王海亮楞了一下,赶紧躲闪,说:“芳芳,别,别,伤天害理,伤天害理啊……”

芳芳的声音柔弱无力,一边跟他紧贴,一边喃喃自语:“海亮哥,给俺吧,俺受不了了,真的受不了拉。俺想要你……如果你今天不给俺,明天俺就离开大梁山,再也不回来了。

你不是想为大梁山留下老师吗?你不是想为大梁山献身吗?今天,俺就要你为那些孩子们献身……”

王海亮的心里纠结不已,想不到芳芳会用大梁山的孩子来要挟他。

他的脑海里一片空白,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的脑子里想着,只要迈出一步,一定会受到道德的审判,良心的谴责,可又无法回避那种来自生理上的渴盼。

他忍无可忍,也欲罢不能,身体几乎都要爆炸……终于无法忍耐了,像一头凶猛的狮子,一下子将芳芳裹在了身下。

他同样亲她的脸,吻她的唇,从上到下,一直吻到她的胸口。

芳芳的身体被闪电劈中,女人的脑海里首先展开了一片翠绿的麦田,然后看到晴空丽日下两只翱翔的鸽子,一轮红日冉冉升起。

她被那红日烧着了,焚毁了,融化了……

紧接着,撕心裂肺的疼痛一下子弥漫了全身。

分开花瓣

山壁下发出一声尖叫……但是尖叫声过后,就是女人销魂般地轻生呢喃。

男人仿佛要把女人撕扯揉碎,女人也仿佛要把男人一口吞下,他们在熊熊的篝火下一起荡漾,一起翻腾,一起纠缠……

芳芳终于尝到了传说中的销魂滋味,果真跟传说中一模一样,欲仙欲死,欲罢不能。

她晕过去几次,也醒过来几次,她紧紧抱着男人,将王海亮的名字呼唤了一千遍,一万遍……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们才一起安静下来,芳芳不动了,王海亮也不动了……

然后他们开始慌乱地穿衣服……

暴风骤雨过后不是安静,而是发自内心的慌乱。

海亮的心理纠结不已,他感到自己做了牲口,怎么对得起玉珠,怎么对得起死去的二丫啊?

为什么老子没有忍住?

直到几年以后他才明白,不是他的自制力不行,是芳芳的美丽彻底俘虏了他。

他羞愧得无地自容,很想跟芳芳解释些什么。

这种事,越解释越说明心里有鬼,干脆就不解释了。

衣服穿好,他们都不说话,就那么相互看着对方。

山顶上的雨水还在不断降落,滴答在地上啪嗒啪嗒响,王海亮的心跟这些雨滴一样摇曳不定。

过了很久,海亮才说:“芳芳,对不起……”

芳芳说:“不怪你,是俺自愿地……”

海亮问:“以后咱们怎么办?”

芳芳说:“以后你还是俺哥,俺最亲,最亲的哥……你放心,这件事俺不会让第三个人知道,玉珠姐俺也不会告诉。”

“那你岂不是……很吃亏。”

芳芳说:“俺不需要负责,俺相信一句话,不愿天长地久,但愿曾经拥有,跟心爱的人有那么一次,只做一天的夫妻……也值了!”

立刻,王海亮觉得自己的英雄形象大打折扣。

从前,他一直以英雄自居,现在才发现他错了,有时候女人的魅力,真的无法忍耐。

就像当初二丫死了以后,他跟玉珠在一块那样,根本忍不住。

他恨不得抽自己两个耳光,因为这次他欠下了第三个女孩一笔深深的孽债,芳芳将最好,最宝贵的东西给了他。

可芳芳没有让他负责任,也不图任何回报。

瓢泼的大雨下了三天两夜,直到第四天的早上才停了。

一线天上面的天空非常蓝,白白的云朵飘在上面。

海亮跟芳芳就在养命沟的下面度过了三天,渴了就喝雨水,饿了就吃荠荠菜。

海亮这才拉起芳芳站起来,脸上显出了尴尬的笑容。

救兵终于赶到,这些救兵是黑虎叫过来的。

三天前,张二狗挟持了芳芳,要求王海亮下跪。黑虎生气极了了,嗷地叫了一嗓子,直扑张二狗。

张二狗将芳芳推下了断崖,趁着王海亮搭救芳芳的当口,落荒而逃。

黑虎一口气将他们追出去老远,却没有赶尽杀绝。

因为黑虎发现主人掉下了山崖,它担心主人的安全,所以又折了回来。

黑虎返回来以后,才发现主人已经掉下山崖很久了,它冲着山下汪汪叫了两声,摇了摇尾巴。

然后猎狗身子一扭,冒着倾盆大雨返回了家。

黑虎首先来到了学校,玉珠正在教师里上课。

黑虎的身影窜进学校以后直扑教室,一下子跳上了讲台。

它不由分说,扯起玉珠的衣服就往院子里拖,一边拖,嘴巴里一边发出呜呜的凄楚声。

玉珠感到了不妙,因为她知道男人海亮去追芳芳了。

芳芳跟张二狗在一块,张二狗老奸巨猾,手段毒辣,一定会跟海亮搏斗。

从黑虎的叫声里,玉珠感到了不妙,觉得海亮一定是出事了。

她很想返回村子里去通知公爹王庆祥,可想到公爹年纪大了,麻烦他不好。

于是,玉珠立刻冲出教室,扑进了办公室,骑上一辆自行车,直奔建筑工地。

张建国,憨子,还有村子里的青壮劳力都在工地上。

玉珠冒着大雨,冲进了工地的帐篷,将黑虎赶回来报信的事情跟张建国说了一遍。

张建国跟憨子都是大吃一惊,他们立刻调兵遣将。准备营救海亮哥。

王海亮出事了,这在大梁山掀起一片巨大的波澜。

要知道,王海亮是大梁山的主心骨,也是大山的灵魂,上千口子人都靠着他吃饭呢。

大家全都急坏了,拿上所有的工具,呼呼啦啦冲上了大梁山的山道。

海亮跟芳芳掉下去的养命沟距离村子已经很远了,至少九八十里。

黑虎赶回来,玉珠赶到工地,然后再折回来,带上人赶到养命沟的上面,时间已经过去了差不多两天时间。

黑虎在前面带路,到达预定的位置,猎狗的鬃毛一抖,冲着养命沟嗷嗷嚎叫了一嗓子。

张建国跟憨子立刻明白,海亮哥一定是掉进山崖去了。。

整整三十多个青壮年,带来了几十条绳子,还有辘轳。

张建国命人将所有的绳子一条条接上,他跟憨子将一端系在了腰里,然后上面的人慢慢放下辘轳,就这样一点点下了养命沟。

一起下来的有七八个人,当大家看到王海亮跟芳芳全都安然无恙时,他们总算吁了口气。

王海亮再一次见到憨子,他的脸腾地红了,跟偷了憨子家的钱一样。

无缘无故睡了人家的媳妇,真是不好意思。

“海亮哥,你没事吧?”几个青壮年一起扑了过来。

海亮摇摇头,他不知道怎么跟憨子解释,也不知道以后怎么面对他。只是说了句:“憨子,对不起,我……”

刚刚说了几个字,旁边的芳芳立刻接过了话尾,说道:“憨子,多亏海亮哥及时赶到,要不然俺就被张二狗推下悬崖摔死了。还不快谢谢海亮哥?”

老师男奴

憨子赶紧抱住了海亮,哇地哭了:“海亮哥,谢谢你,谢谢你救了俺媳妇,谢谢你救了芳芳。”

王海亮尴尬地不行,心说,等你知道这三天我跟芳芳之间发生了什么事儿,你就不谢了。说不定还揍我呢。

男女之间的一些事,是不能随意流露的,海亮只好道:“应该的,谁让我是你哥……”

现在的芳芳竟然对憨子特别好,又是拥抱又是擦汗。

当海亮跟芳芳被他们拉上断崖的时候,所有的人全都发出一声欢呼。

玉珠,王庆祥在上面期待很久了,玉珠同样扎进了男人的怀里,男人失而复得,让她又惊又喜。

猎狗黑虎也摇摇尾巴蹭了过来,在海亮的身边又蹦又跳。

张二狗逃走了,芳芳再次回到了大梁山。

几天以后,大山又恢复了当初的平静。

接下来的日子,芳芳对憨子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这件事以后,芳芳果然对憨子很好,也热情了很多。

跟王海亮经历了三天两夜,这段时间她伤害了憨子。

或许是对男人产生了愧疚吧,她打算一点点补偿。

跟王海亮在一起的这段日子,她没有后悔过,反而成为了终生难忘的一幕。

女人是知足的,她说话算话,以后果然没有再打扰过海亮的生活,而且踏踏实实在大山里做起了人民教师。一做就是二十年。

憨子的生理病半年以后果然好了,恢复了正常,他跟芳芳的炕上生活也正常了。

憨子没有经历过女人,第一次根本不知道女孩跟女人有什么区别。

芳芳就那么成为了王海亮经历的第三个女人,也成为了他人生中的匆匆过客。

以后的日子比较平淡,太阳照样每天从东方升起,从西边落下,山道上依然每天传来隆隆的爆破声。

那爆破声每一次都震得满山鸟雀嘎嘎鸣叫。

大梁山的路一直在延伸,每天几乎都要拉长几十米的距离。

雨是麦子霜,一场大雨降落,加快了小麦成熟的时间。

就在小麦的麦芒开始变得焦黄,距离五月开镰不到二十天的时候。山外的修路队终于看到了村子里的修路队,村子里的修路队也看到了山外队伍的身影。

两只队伍隔山相望,眼看着就要汇合了。

队伍的汇合,证明山里跟山外的大路即将修通。也证明山民们伟大的修路壮举即将宣布竣工。

山外的修路队冲着这边高声呐喊,这边的人也冲着那边的人高声慰问,漫山遍野都是人们的嬉闹声跟欢呼声。

看着这条即将修通的山路,王海亮的心再次陶醉了。

他拿起白羊肚手巾,擦了一把汗,好像看到了村子的未来,看到了漫山遍野成熟的山果,也看到了村民手里渣渣响的票子。

几个月以后,大梁山将彻底跟山外的世界融合,从山窝窝里跳出来,走向新的文明。

他期盼着这一天尽快到来……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