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69_舔_小黄文_王爷对王妃用香闺责

6969_舔_小黄文_王爷对王妃用香闺责

6969_舔_小黄文_王爷对王妃用香闺责

“这个周大少是谁啊,怎么强买强卖呢?”

“是啊,我看那块和田玉,起码值二十万!”

“你们连他都不知道啊?他叫周正道,是周家的大公子,我听说秦家的大小姐就要嫁给他了,那个时候整个天福都将成为他们周家的产业,可以说在海上市是头一号的公子哥啊,谁敢得罪他?”

“嗯?!”

众人正议论纷纷,冷不丁的这位周大少猛的抬眼,那狂霸的眼神让众人下意识的闭上了嘴巴。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个黑白两道都有靠山的公子哥,不要说是用两万块买了一块价值二十万的玉佩,就是抢了走,估计也是吃闷亏的份吧?

“周正道?走正道?呵呵,好吧,既然这样,就拿你试试你大爷我的异能吧!”

看明白过来的叶开在心中冷笑一声,径走冲向那手拿玉佩的周大少。

“砰!”

“哎哟!我的玉佩!”

周正道没料想到有人敢撞他,一个不小心,玉佩脱手,飞向天空。

叶开微微跃起,一把抓住了那块玉佩,接着将它紧紧的抓在手里,退后两步,冲着周正道拱手笑道:“周大少,对不起啦,一时没有看见,幸好玉佩没有碎,呵呵……”

玉佩刚一入手,叶开便觉得一股暖流自玉佩向他的手臂上传来。

与先前摸到魏三刀的玉佩相似,只不过,这一回的暖流更舒服,持续时间更长。

6969

叶开顿时觉得整个人的精气神都飙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恐怕如果现在开启最耗废心神的治病或是让时间变慢的异能,都不至于和以前一样用完就晕倒了吧?

实验成功了!

“你特么的眼睛骨折了吗?还是脑子被驴踢了?咦?不对啊!”

周正道一把抢过叶开手中的玉佩,刚刚喝骂了两声,却突然的面露疑色。

他惊疑的发现,自己手中的玉佩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由喜人的绿色,变的微微发灰。

周正道揉了揉眼睛,反反复复的又看了看,这片刻间,那灰色更胜,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完全覆盖了整个玉佩。

“特么的,你小子给调包了?!这根本不是我刚刚的那块玉佩!”

周正道面露狰狞对叶开吼道。

“这么多人都在这看着呢,我可是抓到玉佩便还给你了,不然的话,你可以搜搜我的身上嘛!”

叶开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向周正道摊了摊手。

没有任何玄机的牛仔裤,外加一件短袖T恤,除非叶开是超级大魔术师,否则,还真看不出哪里能藏得下刚刚的那块玉佩。

“玛的,今天不交出来,老子就废了你!给我上!”

周正道一时之间看不出什么端倪,顺手将手里那块玉佩扔掉,同时丧心病狂的吩附手下。

那两名大汉得到了主子的命令后,双手拳头捏的喀喀直响,缓缓的向着叶开走去。

在他们看来,把眼前这样一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青年和揍的生活不能自理,没有任何的难度,还能博得主子的好感,世界上再没有这么美好的事情了。

叶开没想到在众目睽睽之下,这周正道敢这么嚣张,眉头一皱,便想着开启异能,好好的教训一下这些人。

虽然或许这么做会暴露出自己的异能,但叶开并不是一个逆来顺受,任人宰割的人。

“慢着!”

就在双方剑拔弩张之时,叶开的身后传来一声娇斥。

回头望去,但见一名身材高挑的妙龄女子正在七八名手持警棍的保安围拥之下向着这边走来。

这妙龄女子长发束节,傲人的身材将那身深蓝色的工作正装撑的似乎小了一号,绝美的脸庞上此时也挂满了寒意,胸前一块牌子上面清清楚楚的写上“天福集团”四个字。

看到这美丽的冰霜女子,叶开乐了,看来今天这场架,算是省了。

这女子正是在火车上与自己有着一面之缘,还曾共食过一袋锅巴的那冰山女神,天福集团的首席鉴定师,秦筱雪。

“周正道,你强买在先,刚刚这位叶开先生又根本没有调包的时间与空间,想必是你刚刚买玉佩打了眼,所以请你立刻离开这里,不要再无理取闹了!”

秦筱雪的手里拿着刚刚那块已经被周正道扔掉的灰色“玉佩”,声音冰冷非常,半点面子也不给这位周大少。

6969

“筱雪,你没有搞错吧,我可是你的未婚夫啊,你帮着一个外人来数落我?”

周正道说着,便伸出手来,想去摸秦筱雪的下巴。

“放尊重一点,周正道!”

秦筱雪反手打开周正道伸过来的手,怒喝道:“我秦筱雪就算是死了也不会嫁给你这个人渣!我警告你,这里是‘天福’,不是你周家的产业!五秒钟之内,如果你再不离开,别怪我不客气!”

秦筱雪说罢,微微侧目,身后的保安立刻向前围了几步。

“哈哈哈哈……好好好,我就喜欢你这样的性格!行,我依你,那我们就再等等,我看明天你还不上那五个亿,还会不会像现在这么硬气的拒绝我,哈哈哈哈……”

周正道大笑着便欲转身离开,但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事情,便又皱眉问道:“等一下……你怎么知道这个小崽子姓叶?你认识他?”

“我似乎没有义务回答你的问题!”

秦筱雪仍然是那副生人莫近的模样。

“哼!姓叶的,咱们俩没完!”

周正道冷哼一声,这才带着两个狗腿子离开了天福大厦。

风波稍平,众人在一阵喝彩声中渐渐散去,只剩下叶开与那个姓胡的胖子,还有秦筱雪一帮人还留在原地。

“秦……秦小姐,我们‘玉香楼’虽然不及‘天福’家大业大,可也是良心生意,我那玉佩……”

姓胡的胖子不待秦筱雪说话,立刻结结巴巴的向秦筱雪解释着,那意思是自己所出售的玉佩,绝对是货真价实的。

秦筱雪摆了摆手,面无表情的对那胡胖子说道:“胡老板,‘玉香楼’还不至于卖一块二十万的假货。但不管怎么样,你的货是在我们‘天福’的地盘上损失的,这二十万,我们‘天福’会一分不少的赔给你。”

“慢着!”

站在一边静观其变的叶开开口了。

难怪外界说这天福集团会做生意,也难怪媒体上评价这秦筱雪是个生意场上的女强人,仅仅从准备赔偿人家损失这一块便可见一斑。

但叶开占了便宜,又岂能让她买单?

“这位胡老板,秦小姐,不瞒二位,那玉佩我要了。刚刚只不过是使个个障眼法,惩罚一下那个该死的家伙!”

叶开微笑着对二人接着道:“这样,我出二十二万,也不让胡老板吃亏,那块玉佩,就卖给我了,不知道可不可以?”

玉佩早就成了一块普普通通的烂石头,哪里还在叶开手中?好在临来之前赵山炮硬是给叶开的银行卡上打了三十万,否则这会儿叶开还真是骑虎难下。

好在那个胡老板也懂得见好就收,千恩万谢的点头同意。

“谢谢……谢谢秦小姐,谢谢这位小兄弟!我标价二十万,你刚刚又帮了我,就十八万卖给你好了。”

叶开见状,也就不再矫情,立刻掏出自己的银行卡,当场刷了十八万给胡胖子。

王爷对王妃用香闺责

“你们去忙吧。”

秦筱雪头也不回,对身边的保安人员吩附了一声,接着又微微侧目,看了看一边的叶开,小声道:“你,跟我来。”

这便是女神的魅力,便是没有任何命令的语气,也足以令万千男儿为之发狂。

“哦,好的。”

叶开没有拒绝,实际上,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他对眼前的这位也是挺感兴趣的,当然,如果这妮子能不那么冰冷就更好了。

食色,性也!

跟着秦筱雪的后面,一路走向位于十五楼的私人办公室,叶开强忍着十几次想要透视秦筱雪那端庄的工作服的冲动,最后竟然是在嘴里默念起了阿弥陀佛。

“该死的,叶开,别那么没有出息!人家是大集团的首席鉴定师,典型的白富美,怎么可能看上你?”

叶开在心里暗暗喝骂了自己一声,抬眼一看,稍稍一惊。

原来,秦筱雪正睁着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自己。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