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感的老师_啊啊啊_使劲日_美死了

性感的老师_啊啊啊_使劲日_美死了

性感的老师_啊啊啊_使劲日_美死了

轩辕清虹本来是不打算去的。

可轩辕清莹亲自过来,又有龙行云在旁,而且轩辕子夜自打受伤之后也没怎么出去过,她想了想,就答应了。

宴会就设在五房的院子后头。

采取的自助餐形式。

轩辕清虹到了地儿之后才发觉,轩辕宇龙竟然也在?她想了想,看向轩辕子夜,“不许乱跑,要么跟着我,要么跟着龙行云,记下了没有?”

“姐,我知道了。我不是三岁小孩子,我今个都十五了呢。”话还没说完呢,直接被轩辕清虹在头上敲了一记,“你就是再大,我也是姐姐。”

“是是是,你是姐姐。”

轩辕子夜抱着头满脸的委屈,可眉眼里的欢快和开心却是满满的……他终于有了个亲人,会打他,骂他,会在生气时吼他的姐姐。

他很喜欢很喜欢的姐姐。

因为人都是轩辕家的年轻人,基本上外人只有龙行云一个,所以,这次的宴会也可以算作是家宴了。

长一辈的都没露面,所以,出头的就是身为这一辈最长的轩辕宇龙,看着不少人都围在他身边,虽然轩辕宇龙是一冰块脸,却没被身边那些热情的人给溶掉,甚至一条裂缝都没有,轩辕清虹就觉得挺佩服他的。

冰块脸也不好保持啊。

“清虹,我有事想和你说。”

“我可以不去吗?”

轩辕宇龙眉一挑,静静站在那里望着她。感受着身边不少人异样的眼神,轩辕清虹叹口气,低声和身边的轩辕子夜交待两句,她抬脚跟过去,“你到底想要我作什么?”

啊啊啊

“离开龙行云。”

“办不到。”两人都远离了人群,看到轩辕宇龙张嘴这样一句话,轩辕清虹也挑了眉,冷笑两声,“你要是只有这一句话,我可就失陪了,抱歉……”

看着她转身就走,轩辕宇龙挑了挑眉。

眼底有一抹阴霾浮起。

手不知不觉的握紧,龙行云!

砰,轩辕子夜被一个人撞出去老远,手里的饮料杯摔在地下,一个玻璃碎片插进他的右手臂,疼的他倒抽口气,还没爬起来呢,衣领被人拎起来,一声怒喝,“好啊,连你个东西也敢欺负我,你没长眼啊,往爷身上撞,爷今个儿非打死你不可……”

轩辕子夜被对方骂的火起,“是你先撞的我好不好?”

“你还敢顶嘴,我抽死你个小不死的。”

啪,一脚踹在轩辕子夜的小腿上,只听咔嚓一声,轩辕子夜一声闷哼,额头上有冷汗掉下来,他死死的咬着牙,朝着对方冷笑,“有本事你就弄死我,不然……”

“我让你顶嘴,我让你威胁我。”

“天呐,住手,你住手。子夜……”首先发现这里不对劲的是轩辕清莹,她看着一地的血,再看轩辕子夜苍白的脸,失声惊呼,“龙大哥,龙大哥快过来,子夜出事了。”

“子夜。”

龙行云和轩辕清虹前后赶过来,两个人一人一脚,直接把那人踹出几米远,轩辕清虹一把拽住瘫软在地的轩辕子夜,看着那一地的血,她从来没有如同这一刻这般的焦急,愤怒过,“子夜,子夜你怎样了,你别吓姐。”

到了这一刻,她终于知道,自己是真的把轩辕子夜当成了亲人,弟弟来看待。

心头的怒火恨不得要把这轩辕家给烧尽,她努力的控制自己的声音,“子夜,子夜你醒醒。”

“姐,我没事,我不疼,真的。”

“你别说话,姐带你去找医生。”轩辕清虹要去抱轩辕子夜,却被龙行云给拦下,“他骨折,别动他,清莹,有医生吗?”

“有有,已经去请了。”

几分钟后,一个医生被人请过来,只看了一眼轩辕子夜的伤便摇了头,“是骨折,怎么伤的那么厉害?骨头怕是都要裂了。”

“他的腿不会有事吧?”

“恢复好的话应该没大碍,不用担心。他正年轻,营养跟的上,基本只要好好休息,不会有事。”

“你们两个把他挪到最近的房间吧。”

“你们跟我来,清虹姐姐,你也跟着过来吧。我带你们去客房。”知道这个时侯轩辕子夜不宜挪动,轩辕清虹再不想和五房的人沾边,也没办法,只能点头,“多谢你。”

“姐姐说什么,子夜是在我们家出的事,我要是再不帮一点忙,我心里会很难受的。”

医生接骨,轩辕子夜咬牙硬撑着,额头上的冷汗大颗大颗的掉落,脸惨白惨白的,看的站在门口侯着的轩辕清虹心头火起,扭头向外走……她倒是要看看是那个王八蛋伤的子夜!

性感的老师

她非得弄死他不可。

“你去哪?”

轩辕宇龙拦下她,看着她的样子,勾勾唇,邪气一笑,“是想找那个人泄愤吗?我帮你解决了。绝对干净利落,要是不信,我带你过去看看?”

“哪一家的?”

“六房的。你知道,那一房的人对你怨气太深,没办法欺负你,只能趁机欺负一下你身边的人喽。”轩辕宇龙说的轻松,轩辕清虹却是恨的直咬牙,“我去把六房的人都给杀了去。”让她不痛快是吗?那成,你也别给我好过!

“你杀的人够多了,再动手,会引起公愤的。”

“那又如何?而且,要你管我?”

“我帮你还错了?”轩辕宇龙沉了脸,冷冷的看着轩辕清虹,“别不知好歹。”

“我还说你多管闲事,谁让你出手的?”她还想着去亲自解决呢,不过,轩辕清虹瞪了他一眼,知道他说解决那就是真的解决了,站在地下皱眉看了眼轩辕宇龙,“你以为别让我看到你。”

“为什么?”

“我看到你那张脸觉得烦。”

“抱歉,做不到。你可以换一个条件或要求。”轩辕清虹直接转身,她和轩辕宇龙之间注定是要分个生死的。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有什么好说的?

房间,医生的动作很是娴熟,轩辕子夜本来还睁眼看着,他想,自己一定要坚强,他不能拖累姐姐,可看着看着,不知怎的,慢慢的,他眼皮就垂了下去,耳边,有很多奇异的声音,有人在说着他听不懂的话,语速又急又快。

让他好像听天书似的。

耳边,响起一道幽幽的,仿佛来自幽冥地狱般的声音飘渺的响起,“告诉我,你是谁?”

“我是轩辕子夜……”

“你的主子交给你的任务是什么?”

“杀,杀,啊……”暗影里,有人猛的一声低呼,“不好,没想到他在这方面的意志力这么顽强,差一点就功亏一篑。”

“那怎么办,这是失败了吗?”

“呵呵,不会的,蛊已经种下去,怎么能是失败?他啊,会是一只最听话最忠心的狗。”这声音不男不女,低沉暗哑,透着腐尸般的味道!

轩辕清虹很是担心轩辕子夜的伤势,对着谁都多了几分暴躁,甚至那两个和轩辕子夜起冲突的人都被她给直接挑断了手脚筋脉!

当然,整个轩辕家对于轩辕清虹的抗拒更深了,当面没人敢说,可背后里却直接送了她一个绰号……魔女!

可这些轩辕清虹统统不在乎。

嘴长在别人身上,随她们说去呗。

至于她自己?

她现在只是盯着轩辕子夜,恨不得他的腿马上就好……在轩辕子夜受伤的第二天,轩辕清虹就把他抬回了他们二房的住处。

当然了,龙行云也是住在这里的。

这日,家庭医生帮着轩辕子夜换完药,起身告辞,却被轩辕清虹给拦下,“陈医生,子夜他的腿什么时侯能好?”

性感的老师

“这个只能看他的恢复情况。”陈医生看了看轻轻掩上的房门,知道轩辕清虹不想让轩辕子夜听到他们的对话,便也放低了声儿,只轻声道,“依着我的观察,子夜少爷的伤势已经恢复大半,可更严重的是他的心态。”

“心态?陈医生你的意思是说?”看着陈医生一脸的欲言又止,轩辕清虹径自道,“陈医生您有什么话直接说,我都听着呢。”顿了下,她又加上一句,“您放心,我知道您是为了子夜好。您的人品,我信的过。”

能让他进来给轩辕子夜上药,处理伤口。

这医生自然是轩辕清虹提前打探过的。

不然,在这个牛鬼蛇神应有尽有的家里,她凭什么相信他?

陈医生听了这话,苦笑一下,二房的这位性子还真的叫一个耿直,就差没直接说,我在你来之前私下调查过来了,不过这样他也多少放了几心思,只点了点头开口道,“清虹小姐即是这样说,那我也直说了,子夜少爷的精神压力很大,似是没有多少求生的欲望。”

虽然断腿并不会危及他本人的生命。

但若是他不配合,没有好好治疗。

甚至是从心里上抵抗。

不但恢复的慢,也会从根本上耽搁恢复。

而且,这种心态对于日后将要进行的康复治疗很有坏处,或者说,以着轩辕子夜这样的心思,想要完全康复,把断腿愈合,完全恢复到之前的样子,那是根本就不可能滴!

“陈医生的意思是,子夜根本不想活?”

“……”话虽然有些直,但基本就是这个意思,他冲着轩辕清虹礼貌的一笑,“有什么事给我电话就好,我先走了。”

“陈医生慢走,不送。”

“对了,尽量让子夜放轻松心情,别让他想太多,我觉得他最近的心思挺沉,想的挺多的,你若是可以,和他好好谈谈吧。”

“我知道了,多谢陈医生。”

送走了陈医生,轩辕清虹站在院子里想了一会,扭头进了轩辕子夜的房间。房门是虚掩的,她一推就进,轩辕子夜正靠在床头上看电视,可在轩辕清虹看来,他不过是让电视开着,然后,自己坐在那里走神罢了。

“子夜,子夜。”

“啊,姐,你来了?坐啊。”被连喊了两三遍才回神,扭头看到轩辕清虹,轩辕子夜朝着轩辕清虹咧了咧嘴角,露出一抹笑,“姐,你喝什么,自己随便拿啊。”

“我不用你管,怎样,才换了药吧,你自己觉得如何?”轩辕清虹帮着轩辕子夜把屋子里的空调温度调高了些,十八度,太低了,直接调到了二十五度,同时她伸手拍开轩辕子夜要拿遥控器的手,瞪他一眼,“以后空调不可以开那么低,知道不?”

“知道啦,管家婆。”轩辕子夜嘟了下嘴,有些不满的整个人往后一倒,直接躺在了床上,把个轩辕清虹唬了一跳,“小心,别碰到你的腿。伤口裂开就惨了。”

使劲日

“姐,我分寸啦。”轩辕子夜吐下舌,朝着轩辕清虹绊个鬼脸,“姐,不知道我龙姐夫是怎么忍受你的,要是我啊,肯定受不了你的唠叨。你太烦啦。”

“这小子,我是为了你好,到现在,竟然还敢嫌我烦?看我不收拾你。”轩辕清虹做势要去打人,轩辕子夜翻个白眼,“姐,你就知道来这招,你好幼稚好不。”

“臭小子,敢说我。”

两人笑闹在一起,门口,龙行云站在那里半响,望着里头笑嘻嘻的两姐弟,他眸光微闪,深邃的眸子就落在轩辕清虹身上。

那如阳光般璀璨的笑容。

似花朵一般。却又比花儿娇。

其实这段时间的相处,轩辕清虹给他的感觉一直都是善变的,是妖娆的,是肆意的,是妩媚的,甚至是霸道而带着杀机凛凛的。

可不管是哪种形象。

却绝对没有这种璀璨,纯净的笑。

天真而可爱。

眉眼弯成了一汪清月。

这样的轩辕清虹,让他看的不忍移开眼!

他本来是想着找轩辕清虹有事的,可看着眼前这一幕,突然的,他竟是有点不想打断这种欢乐……她的笑那么好看,那么的,纯美!

“咦,龙大哥,进来啊,站在那里做什么?”眼尖的轩辕子夜抬头看到龙行云,不禁咧嘴一笑,对于龙行云,他是真的挺喜欢的。

而且,他觉得龙行云和自己姐姐很相配。

“龙大哥,你坐啊。”轩辕子夜很喜欢龙行云,以至于在看到龙行云时眼里都在冒光,看的轩辕清虹顿时吃味起来,忍不住有些手痒,伸手在他脑门上用力弹了一记,“臭小子,我才是你亲姐好不,你就这么不待见我,看看你现在那笑,成啥样了?我就那么不受你待见,看到他,你都能笑成花。”

“姐,你会把你唯一的弟弟打傻的。”

“傻了我来养。”总比好好的却时刻气的她胃疼来的好!

“别理你姐姐,女人嘛,每个月总有那么两天情绪起伏的。咱们是男人,应该有绅士风度,让着她点。”

“你放心吧龙姐夫,我会让着姐姐的。”

“乖。”

轩辕清虹看着龙行云眼底深处那一抹专门瞟给她看的挑衅,气的牙疼,暗自磨了会牙,她呼的起身,“你们两个说话吧,我走了。”

“姐,姐你去哪?”轩辕子夜连喊了两声,回头,可怜兮兮的看向龙行云,“姐姐是不是生气了?”

“放心吧,有我呢。而且,她怎么会舍得生你的气?要生也是生我的气啊。”龙行云拍拍轩辕子夜的肩,示意他好好歇着,自己则站起了身子,“我去看看你姐去。你若是有什么事,可以直接按床头的铃声。”

“龙姐夫你快去吧,我没事。你一定要把姐姐哄好哦。”说着话,轩辕子夜直接冲着龙行云挥挥拳头,咧开嘴笑,“加油哦,龙姐夫。我很希望你能成为我真正的姐夫。”

使劲日

这小子,竟然看出来了。

不过,龙行云也并没有太多的诧异。

相较于这个家里的大多人,或者是轩辕子夜打小就得靠一个人的缘故,他的性子敏感且倔强,一个人的生活养成他时刻留意细节的生活观念。一如刚才,轩辕子夜不是就发觉轩辕清虹和龙行云之间的关系?

轩辕清虹并没有走远,只是站在院外某处,杂草丛生,不知名的野草野花在后院被风一吹,来回的晃荡着。这就是轩辕家二房,也就是轩辕清虹姐弟两人现在居住的地方。

听到龙行云的脚步声,轩辕清虹并没有回头,只是眼眸静静的望着远方,身后,龙行云的声音向起,“你有心事?”

“和你有关系吗?”轩辕清虹微微一笑,扭头,看向龙行云的眼神便多了几分暴怒,很明显的,她这会心情很糟糕,连待着说话的语气带带着杀气,“你要是没事,赶紧走。别在这里碍我眼,看到你就烦。”

龙行云,“……”以为他乐意来这里啊,要不是刚巧那些老家伙给他的任务是探查世家底细,你以为他会来这鬼地方?

而且,他最后之所以过来,是因为眼前这女人开的价码还算公道!若不是轩辕清虹,他说不得还不会把第一站放在轩辕世家!

“轩辕清虹,我不希望下次再听到这样的话,不然,你可别怪我翻脸不认人下手不容情。”丢下这么一句话,龙行云黑着脸转身走人,把个站在地下的轩辕清虹气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这个男人,混蛋!

“姑娘,三爷派人来了。”

三爷?哪块地里的葱?

轩辕清虹直接看向过来通报的,“三爷是哪个?”她怎么从记忆里翻遍,就是找不到有三爷这么一号人的存在?”

“姑娘,三爷是老家主的亲弟弟,如今在咱们轩辕家主刑堂……”因为老家主只余下这么一个亲弟弟,所以,在轩辕家里,三爷还是极受尊重的,特别是老家主闭关或是有事外出,这整个轩辕家就算是他在掌控的。

“他来做什么?”

轩辕清虹抬脚要走,身后,传来那名佣人极轻的声音,“之前和子夜少爷发生争执的人,据说是三爷最为疼爱的一名嫡孙,如今,却被人打断四肢,挑断筋脉丢在了三爷的院子门口,这口气若是三爷能咽下去,那他就不是被整个轩辕家的人都称为三爷的人了!

轩辕清虹的脚步微滞,随即又往前迈去。

即这样,那就是说,对方是来找麻烦的喽?她咪了咪眼,好嘛,对方敢伤害子夜,她都还没找他们去算账,现在,竟然自己送上了门,呵呵,真以为她们二房没人,觉得自己和轩辕子夜没爹疼娘爱的,类似两个孤儿的她们好欺负,是吧?

到是要看看是谁这么大的胆子。

她让他们走着进来躺着出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