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扶着那根硬物坐了下去_素芬和局长

扶扶着那根硬物坐了下去_素芬和局长

扶扶着那根硬物坐了下去_素芬和局长

像花圃里面,耀眼的花朵很多,红色,黄色,粉色,紫色,各式各样的都挤在公园,多少有些眼花缭乱。

钱钟书先生对杨绛女士有这样一段评价,后来被社会学家视为理想婚姻的典范:1、在遇到她之前,我从未想过结婚的事。2、和她在一起这么多年,我从未想过后悔娶她做妻子。3、也从未想过娶别的女人。

程七七翻着书,怎么也就挪不开手,狠狠的又把视线挪出去,怎么就能这么干脆的在一起,完全没有杂念,一点点的后悔也找不到任何痕迹,这么纯粹的爱啊,她朝后躺在床上,胳膊压在头下,撅着嘴,想着陆嘉的各种好,于是很自然的笑出来。

我要是也想重新追你,你会不会跟拒绝那个送花的一样拒绝我。

笨蛋,试过才知道嘛,真是个笨的松鼠。

“七七,你说我们去哪?”

程七七拽着京的胳膊在广场上坐着,死活非把头压在京的肩膀上,京不好说什么,也就任她这么做了。

京的个子很高,179公分的个子在男生群里也丝毫不逊色,七七喜欢跟京在一块。

她们看着广场上的人群,沉默着没有说话,还是喜欢这样子的安静。

不一会,台阶上的人开始多起来,小孩子,老人,情侣开始聚集在了周围,热闹开始了氛围,小孩子在围着跑道来来回回的跑闹,程七七还说了,怎么也不知道热,跑来跑去满脸都沁着汗珠,还是那么开心的笑着,真的不知道这心里头透着的快乐是怎么来的,也许,不是肯定她以前也是这么不知炎热,不知冷的在大自然里面,不停的笑着。

素芬和局长

她抬头看天,天气微凉,下午的天气总要待到四五点以后才会有风筝,天上什么也没有,只有挂着有数的几片云彩,太阳光也没有中午的炽热与直接,委婉的想让人直接躺下睡个觉,她侧脸看默默看沙坑的京,“京,咱们围着跑道走几圈吧,为了减肥什么的,怎么样?”

以为京会说不好的,结果她看过来,“走。”

两人领着手就慢慢的围着跑道迈着小步子,像极了享受的小青年,哦,对,本来就是享受的小青年。

程七七被京牵着手,心里满足的可以,正好瞟到一个唯美的画面。

一个爷爷正在给对面的奶奶拍照,而奶奶手里还有多花,一脸的笑容,完全遮盖住横生的皱纹,跟热恋中的年轻人没有任何两样。

七七习惯性的看京,结果发现她也正好在看这对老人,笑,“京,你看看人家真幸福。”

“就是啊。”

“咱们老的时候也这样多好,一点也不老,多年轻啊。”

京看着她,“七七,你现在就有皱纹了。”

吓得她赶紧撒开拽着京的胳膊,摸自己的眼角与嘴角,咧着嘴角,苦痛的看着她,“哪,哪,我怎么摸不出来啊。”

京笑的超级搞笑,捂着自己的嘴,“哈哈,七七,你真笨啊!”

奸笑,赤裸裸的奸笑。

七七把手放下来,故意紧紧握住她的胳膊,“走,咱们停下来干什么,看人前边的两人,刚一直在咱们左边,这下好了,都超过我们好远了,都怪你。”

京一脸的遗憾,“是,都怪我都怪我。”

两人又开始继续走路。

等太阳光慢慢收敛了光芒,两人才停止了散步,即便说是散步,两人还是争取与其他人差不多的速度,有点筋疲力尽,半路上程七七就说停下,怎奈何京的毅力很大,她才跟着京一起学其他的速度,做着日瘦成白骨精的努力。

坐下来歇在台阶上,还是出了好些汗,相视看了一眼,就那么傻乎乎,没有理由的笑起来。

京还说,“七七你笑的真傻,真二。”

“你笑的才傻呢,哈哈。”她也笑的没心没肺。

到底还是简单。

哪来那么多的烦心事,她笑。

不一会,天空现出暗淡的色彩,光线慢慢的剩下一点点,两人无聊之极也只好选择回家了。

到家后,七七打开电脑,习惯性的挂上QQ,打开音乐。

QQ滴滴声,她好奇的去看李振的头像在任务栏里面闪动,一直很安静的曲子响起来,她鼠标移动头像闪动的地方,左键就是没点下去,把阴凉调大,换歌,搜歌,搜歌手,搜专辑,大约二分钟的时间,她又把鼠标移了过去,点击左键。

吓死。

李振没说别的,他留的言是:七七,这两天有点冷,记得多穿衣服。

哎,怎么就感觉亏欠人家好多。

扶扶着那根硬物坐了下去

程七七也就关掉对话框,呼一口气,打开游戏,玩起连连看,程七七最喜欢的游戏就是连连看了,记得网上还有个笑话说,情人节没男女朋友的人,就应该窝在家里玩连连看,消灭一对是一对,想想真搞笑,她打开连连看。

突然想起来,最想念陆嘉的时候就连连连看都是他的样子,蓝色的,红色的,黄色的球都好像沾惹了他的模样,都好像跟它说话,它都能说出话来,太奇怪了。

记得有次给陆嘉发照片玩,他当时回复的是,“呀,真漂亮啊。”

她还当真的问了问,“真的吗?”

结果他说的是“真的,那件红衣服真漂亮,哪买的。”

真是的,太可气。

她撇嘴,“那是粉色粉色,深粉色!”

他说的是,“你不知道我说的含义是什么吗?”

她想了想,回答,“知道啊。”

不知道他为什么说了句,“你要气死我了。”

程七七还奇怪,她怎么气他了,本来嘛,那件是粉色,根本不是红色。

想到这,她连连看还剩下一点点,还差一点点就要赢好多分了,心情相当的激动,不料,游戏结束,她只赢了2分,其他人在她之前消灭了所有的对对。

真是的,连连看都在他的干扰下赢不了。

真是个祸害。

至少对于她来说,陆嘉是个不能缺少的一个,同时又是缺少但是不能离开身边的一个,给他的这个殊荣与荣誉原因是什么,她不知道,连其他人都会问,程七七,你到底看上他哪了?她一笑,确实不知道看上他哪了,但是她不可能让其他男生逾越几分,唯独陆嘉可以,这就是喜欢。

没有理由的喜欢。

也是盲目的喜欢。

世界上数中国人最多,来来往往的,各自微笑路过却不相识的有很多,但是用哪一点去判断对方是不是好人呢,有人用眼神,有人用穿扮,有人用说话的口气,不管是哪种方式,判断出来才好,只是到最后,判断出来也好,没判断出来也罢,一切安好。

后来通常,判断不出来的比判断出来的多。

想要一眼看出对方的好坏,仅靠的不是眼神,也不是语气。

就像是电子一样,它最伟大的一点就是,更新换代的速度最快。

幸福的定义很简单,比如,爸妈疼你,被人背过,得过第一名,笑到肚子痛,有人为你哭过,买到喜欢的衣服,半夜有人短信给你,和蜜友煲电话粥,生病时有人照顾,生日凌晨有人发短信祝福,在车站有过人接,和心爱的人一起走路到腿疼,有好事有人第一个想起你,其实,幸福很简单。

程七七坐在床上,翻着自己的笔记本笑的不亦乐乎,看到曾经为他写过的没一个字都是幸福,突然短信声,她嘴角裂出弧度,激动的跳着拿起手机。

素芬和局长

1234。

嘴角降下来,抿成一条线,按动按键,上面写的是。

七七,我想了很久。

拜托,你在想什么,倒是说出来啊。她不得已的哭笑不得,这句话又不知道要回复什么,便搁置一旁,不予理会。

好像跟陆嘉在一起的时间里面,自己从来没有主动承认过什么,大概也只有感觉,而这个感觉也不知道他明不明白。舔着嘴唇,眼珠向天花板上了望,再看看地板,嘴角始终是不能掩饰笑容,她又拿起手机,打开新信息,新建。

小陆,你有没有发现今天月亮特别圆。

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只能随便找了个借口,她手握手机,坐在床上,背倚墙,满脸笑容,再偏头看看窗外,由于家的位置是东西走向,而她的房间也不是南边,所以她根本就看不到月亮,她还是执拗的找了这么个烂借口。

不一会,短信回过来,她嘿嘿一笑,打开收信箱。

笨蛋,请问月亮在哪?

额?她好奇的往阳台走,打开窗户,往外探出头,抬头去寻找月亮的身影,真不巧,为什么根本就没有月亮?哦买噶,要不要这么丢人……

她淡定的回房间,回复的是,在姐姐心里。

比他小三岁的她,总爱自称姐姐,而每回,他回复的都只是,心里装着哈,傻七七。

是呢呢,傻陆嘉。

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会高兴的好像中了五百万,脸上的表情更是傻到了家,陆嘉每一个短信都会让她激动半天,尤其是晚上收到他的短信,她总是会把手机放到胸口,美美的笑个不停,想半天再回复,但回复的字眼完全都不能表达出她的心情,就是这样子的执拗。

也是这样子的傻气。

她抱着手机开始翻动记录,几乎每一次他的东西,都不会删,总怕以后某一天突然好想他的时候,会不知道该想他些什么,她虽然能够清楚记得他说过的话,但是她怕,怕会一点点的在时间的消逝里面,她会忘记,会不记得他说过什么,那时候,该有多难过,又该是多遗憾。

美好的东西不会过去,过去的,终究是不美好的,但是她想把这些东西留到她有记忆的时候,等她没有记忆了,这些东西也兴许没有用了吧。

又好像这些东西的价值,只是因为程七七想记得,想拥有,其他的,无关紧要。

晚上还是有陆嘉的短信或者电话,睡的最安稳,十点钟,捧着手机在手里握了那么一会,便放到枕边沉沉睡去。

睡梦中似乎出现短信声,她迷迷糊糊的去拿手机,果然,新信息,她皱着眉头,半闭着右眼,习惯性的去看时间,十一点半,哇塞,还是陆嘉有精神头,她安然自得的去看短信,上面写的是。

不管你需不需要我,我都会在你身后,能不能让我陪你一起走以后的路。

扶扶着那根硬物坐了下去

多么令人感动的一句话,程七七笑,刚想要回复的时候,突然发现根本就不是陆嘉的手机号,竟然是1234。

差点就按了发送键,幸好幸好,她猛然间醒的透彻,躺在被窝里面,撅着嘴呆了一会,还是不回了吧,如果说不能,是不是太伤人了,她终究是没发。

刚想躺下继续睡觉的时候,电话响起来,吓一跳的她真害怕是李振,拿手机的时候,心脏还有点紧张,再一看,舌头吐出来,按了接通键,“哎?”

“干嘛了?”

还是陆嘉的声音有感觉。

她嘿嘿一笑,“你说干嘛了这么晚。”

他也笑,“今天是不是想哥了,连月亮都想出来了。”

“额,是啊,想你想的月亮都出来了。”她把话茬接下去。

“是不是还没睡觉呢?声音一点也不像。”

绝对不能让他知道刚李振发短信醒的,程七七笑笑,“还没有睡实吧可能。”

“七七。”

“什么?”

“那个,也没什么事,哈哈。”

这是什么毛病。

“哦。”

“七七。”

“干什么?”

“我也不知道怎么说。”

“拜托,老陆,你在想什么就说出来啊。”程七七都有点小郁闷,他吞吞吐吐的干什么。

“那个,下回带你去北京玩吧。”

“好啊。”

“那个,我……”他又开始吞吞吐吐。

“你什么?”程七七马上就要爆发。

“没什么没什么,好了,早点睡觉吧。”

挂断电话,程七七莫名其妙的盯着手机唉声叹气了半天,这个陆嘉今天是怎么回事,总是这么奇怪的走进她的脑海。

陆嘉的脾气不大,每当不高兴的时候,只是嗓门会比平时的大,程七七,你是不是觉得我好脾气就为所欲为了?恩?而且还是瞅着你,但是眼睛里透漏的东西,你会害怕,你会不知所措,尽管他的眼神不是狠,不是严厉,只是很柔和的瞅,就会感觉到紧张,生怕说错什么,所以每次他一小生气的时候,她都顺着他。

其实她挺喜欢他那样子的眼神的,眼神里面带着的是等待和需要解释,她喜欢这种耐心的等待,而不是一生气就嚷你的男人,好喜欢他的脾气。

每次想起他低头瞅自己的表情,就好有爱,都会偷偷的笑个几秒钟,然后克制自己别再笑了,要不然会被其他人当做傻子的,说完自己,于是又开始笑个不停。

到底还是活在陆嘉的影子下了。

陆嘉的声音好听,最一开始注意他,也是因为他的声音,不像是小男生的稚嫩,也不像是男人的那种年华,就是处于中间,好听的不得了的声音,那就是陆嘉的声音啊,多么令人着迷的声音。

陆嘉不是很高,但也比165的程七七高出了多半个头,黑,却没有黑到一定程度,总说是晒得,本身也白不了多少,怎么说他的长相呢,不帅,却长得很有味道,就是那种越来越禁瞅的人,一看不见了,就会特别思念那种,对,就是那种。

扶扶着那根硬物坐了下去

所以她才会那么着迷。

怪不得她不是吗。

天气越来越热,程七七的心情也跟着热起来,跟着一起热的还有笑容。

8月的日子里,几乎全是陆嘉,对于李振,程七七没有回应,他也没有强求,于是乎,陆嘉的时代再次到来,两个人聊天到打电话,到见面,每天的生活是如此的安逸,有了陆嘉,连讨厌的夏天都要马上过去。

而偏偏陆嘉最喜欢的季节是夏天,喜欢钓鱼的他总是把自己搞的那么黑,可是她就是喜欢这样的他,有什么办法。

连马上要下雨的消息都会提前打个电话,让她小心别着凉的男人。

连任何时间要去哪里见什么人有什么事情,都会提前说一声的男人。

连看见美好的东西、视频、饰物、人物等,都会第一个想起她的男人。

她凭什么不喜欢呢?

就是喜欢啊,没有理由的喜欢啊。

或者理由太多了,她实在是数不清到底是哪一点让她钟情于他。

所有的东西凑到一起,那便是她喜欢他。

程七七喜欢陆嘉。

每个人都是一个能够给予身边人温暖的生物,只要够阳光,够善良,就会有许多人喜欢跟你在一起,只是到最后,友情也好,爱情也罢,一切安好。

后来通常,发现一样重要。

想要挣扎出百分百的世界,往往是需要百分之万的徘徊。

就像是空调给予的是凉爽,冰淇淋代替的便是热意。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