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婷的放纵第一章_儿子别停再使点力

苏婷的放纵第一章_儿子别停再使点力

苏婷的放纵第一章_儿子别停再使点力

当纹身男甩甩头清醒过来时,心立刻凉了半截,两腿也有点不听使唤。

因为王天昊和妞妞就在他们面前。

这时候不要说逃走,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王天昊冲纹身男和大胡子打了个招呼:“大胡子,感觉怎么样?睡得还开心吧?”

纹身男苦笑,大胡子也在苦笑,跑了这么远,还是被王天昊这小子给追上了。

妞妞气急了,扑过来当当踢了他们两脚。

纹身男的嘴唇早就干裂了,猛地看到了骆驼上的水和食物,疯了一样扑过去,拉过水壶一个劲的猛灌。

妞妞吓了一跳,想上去阻拦,被天昊给拦住了:“算了妞妞,让他们喝,然后给点吃的。回去这么远的路,我担心到不了家他们两个就会渴死。”

妞妞叹了口气:“天昊哥,你的心肠总是那么好。”

纹身男和大胡子一阵猛喝,呛得直咳嗽,灌了个肚子圆。最后又看到了骆驼峰上的食物,两个人跟两条饿狼一样,眼睛都绿了。

整整四天没有怎么吃过东西了,噎得只翻白眼。

纹身男吃饱喝足,打了个饱嗝,从容不迫对王天昊说:“你赢了,要杀要剐随你的便。”

王天昊嘿嘿一笑:“当然是我赢了。”

王天昊解开了大胡子的裤腰带,迅速把他捆了起来,用的是麻花扣,别管你怎么挣也挣不脱。他想用绳子把两个小子拉回家。

儿子别停再使点力

只要到S市就好办了,这次我要亲自押送,不信两个混蛋会从我的眼皮底下逃走。

妞妞一看,也从骆驼上拉出一条短绳,过来捆纹身男。

王天昊刚刚把大胡子捆好,妞妞这边就出事了。因为王天昊低估了纹身男的力量。

就在妞妞拿着短绳靠近纹身男的时候,纹身男突然就出手了。

因为睡了一夜,刚才又吃了食物喝了水,力量恢复了大半。妞妞刚刚靠近他,纹身男忽的伸出手,猛地锁在了妞妞的喉咙上。

妞妞一声娇呼:“天昊,救我!”

王天昊回头一看,吓得打了个机灵,怎么会是这样?事情真是瞬息万变。

天昊爆喝一声:“你干什么?放开妞妞,要不然我就不客气了!”

纹身男哈哈大笑:“王天昊,想抓住我,你做梦,退后,快退后!”

王天昊一身冷汗刷拉冒了出来,赶紧后退一步:“你别胡来哈,我没有武器的,你放开妞妞,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

妞妞在纹身男的怀里吓得像个鹌鹑,瑟瑟发抖,眼巴巴看着王天昊,眼神里充满了绝望。

女孩子就是女孩子,胆子就是小。

“兄弟,你别一错再错!快放了妞妞,我答应放你走,要不然别怪我不留情!”

纹身男嘿嘿又是一阵冷笑,手里的枪对准了王天昊:“王天昊,你杀了我哥哥,我要给我哥报仇,你纳命来吧!”

“你哥哥是谁?”

纹身男咬牙切齿:“他就在火车上,被你给打进了悬崖,我跟你的仇恨不共戴天!”

王天昊杀了很多人,在火车上足足有二十来个,王八蛋才知道那个是他哥哥?

“啪啪啪…………”纹身男手里的枪响了,几颗子弹冲王天昊飞了过来。

王天昊一看不好,一个就地十八滚,滚出老远,子弹打在沙地上,溅起尘土一片。

纹身男对王天昊是恨透了,子弹不断飞出,王天昊在地上滚来滚去,尽力躲闪。

王天昊气愤难当,想不到自己救了他一命,他不但不感恩戴德,反而以德报怨。

真是好人做不得。

天昊刚要出手,这时候旁边的小雪獒不干了。

小雪獒死死盯着这一切,早就瞅着纹身男不顺眼了。

他竟然攻击自己的主人,雪獒哪里肯饶过他。

就在纹身男打出四五枪以后,小雪獒在一侧腾空而起,直奔纹身男咬了过去。

雪獒的准头非常好,嘴巴也强劲有力,咔嚓一声叼住了他的手腕子,顿时将纹身男的手腕咬的鲜血淋漓。

纹身男发出一声尖叫,手一松,枪掉在了地上。

“死狗!老子杀了你!松口!快松口。”

他不得不放开妞妞了,要不然一条手臂会被獒狗咬断。

雪獒的一张利口将他拖出去老远。

王天昊担心獒狗咬死他,赶紧喝叫一声:“小白,算了!”

儿子别停再使点力

小白松开了口,一下子叼住了地上的手枪,缴获了他的武器,放在了天昊的面前。

纹身男的手臂鲜血淋漓,出现了四个深深的牙洞。

他痛的冷汗直冒。知道即便手里有枪也打不过王天昊,这小子古灵精怪,太难对付了,不如跑了算了。

留着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趁着天昊不备,他一个翻身飞上了骆驼,快马一鞭,骆驼的四蹄就疾飞起来。

这一下王天昊更生气了,恨得咬牙切齿,所有的食物跟水可全在骆驼上呢。骆驼被他骑走,没有食物跟水,也会渴死在沙漠里的。

这一下王天昊不再留情了,叫到:“小白!把他截回来。”

小白得到主人的命令,身子再次腾空而起,仿佛一条旋风,卷向了骆驼,也卷向了纹身男。

纹身男gen本没跑出多远,就被猎狗小白从骆驼上给扑了下来。滚到在了沙地上。

“啊!好痛啊!王天昊,放开你的狗!”

小白的嘴巴再次衔在了他的脖子上,两条前蹄按住了他的身体。他动弹不得。

妞妞气得眼睛瞪成了杠铃,飞扑过去,一脚一脚在纹身男的身上踹:“死坏蛋!让你跑?让你跑!”

纹身男再也跑不掉了,身体受了重伤。

几天前,他就被小白咬伤了,一路奔波,原来的伤口已经感染,本来就在发烧。

刚才又被小白咬中了手腕,更没有了还手之力。只能在地上打滚嚎叫。

王天昊很无奈,拉起那条绳子,将他跟大胡子捆在了一块。

他将妞妞搀扶上了骆驼,自己在前面拉着绳子,大胡子跟纹身男趔趔趄趄被骆驼拖在后面。

就这样,他们又踏上了征程。

现在,必须要走出大沙漠。只有走出沙漠,才能重获新生。

天昊打算将这两个人活生生带出沙漠,交给公安处理。

这是阿拉善沙漠的腹地,向后退回去已经不可能了,只能向前走。

天昊从没有来过沙漠,他对沙漠完全处于懵懂状态。

但他没有迷失方向,一路向西,他知道只要一路向西,一定可以走出去。

不远处的流沙浩浩荡荡,跟大海的波浪一样,一层一层的。

那些流沙被风吹以后形成了沙浪,黄黄的沙浪,一眼看不到边。

这里前后左右都是沙丘,一眼看不到头,除了沙丘还是沙丘。没有任何另类的地方。

沙地上看不到一丝绿色,也看不到一滴水源。

他们这次带来的水不多,食物也不多,只能一点点向前挨。

食物还好说,天昊跟雪獒有本事,他们利用鼻子,可以嗅到沙层下的毒蛇,还有地獾的洞穴。

只要发现猎物,猎物就跑不掉,关键是水,水就是生命。

两壶水,不知道能不能挨过去,向前走两个小时,天昊就停下,拿出水囊,四个人每人喝一口。

儿子别停再使点力

沙漠是大自然对天昊的再一次考验,他今天才知道,大自然形色各异,每一处跟每一处都不同。每一处有每一处的风景,每一处有每一处的灾难。

不缺食物不缺水,沙漠的景色还是挺美的。至少这里的天很蓝,视野也好,没有收到任何污染。

不像大梁山,近几年的大梁山已经出现了轻度的雾霾,空气不是那么新鲜了。

大梁山开了很多煤场,家家户户烧煤,天空中常常飞着一些似云非云似雾非雾的东西。

那种空气对野狼来说简直是天敌,人的鼻子闻不到,野狼却能闻到。

空气质量不好,恐怕也是大梁山群狼迁徙的重要原因。

今天是他们走进大沙漠的第五天。太阳再一次落了下去,最后忽闪两下,跳进了西边的沙丘下,夜色就笼罩了下来。

后面的大胡子跟纹身男早就累得不成样子了,衣服破破烂烂像两个叫花子。

他们嘴唇干裂,眼神迷离,又渴又饿,只剩下了半条命。

王天昊松了缰绳,说:“今天晚上,咱们就在这儿休息。”

旁边是一座大沙丘,可以避风。

天昊从骆驼上将妞妞放了下来,两个人开始捡拾干柴。

这里没有树木,也就没有干柴。可以燃烧的,只能是沙漠里的动物骨头,或者是死人骨头。

这里是古丝绸之路,数百年前,这条路是非常繁华的,无数的客商跟生意人牵着骆驼,从这里走过,驮着货物,跟西方的人进行贸易。

随着时代的进步跟交通的发达,古丝绸之路已经荒废了,这些年几乎没人走了。

当初,很多人走不过大沙漠就渴死饿死了,死去的动物骨骼跟人的骨骼随处可见。

上面的皮肉早就风化,只剩下了巨大的骷髅。

那些骷髅经过烈日的暴晒,散落在沙地上,很容易燃烧。

柴火终于烧了起来,沙漠上燃起一堆熊熊的烈火。

王天昊死死按住纹身男的双臂不让他动,然后掏出了那把匕首,放在火堆上烧红了,狠狠将纹身男手臂上溃烂的血肉刮了下来。

纹身男肩膀上青烟滚滚,翻起一阵浓烈刺鼻的恶臭。他嚎叫起来:“啊——!你他么轻点!”

王天昊怒道:“想活命就忍着点!”

妞妞也吓一跳,问道:“天昊,你干嘛呢?为啥用火烧他?”

大胡子在旁边呵呵一笑:“狗牙里有毒,不把烂肉挖出来,会感染的,他很快就会死。天昊是在帮着他刮肉疗伤呢。”

喔,妞妞明白了,原来天昊不是想杀死纹身男,而是为了给他治伤。

纹身男浑身颤抖剧烈摇晃起来,咬着牙不再做声,额头上冒出了津津的冷汗。

匕首消毒,将被狗牙咬伤的烂肉刮去,露出了新鲜的红肉,王天昊又在地上找出几根青草尖尖,用牙齿嚼碎了,胡乱涂在了纹身男的伤口上。

然后撕拉一声,撕裂了自己的衣裳,帮他包扎好了伤口。

这是治疗动物咬伤最基本的消毒方法,这里距离城里太远,根本没有医疗器具,只能简单处理。

王天昊是小神医,早就将爷爷教会的东西融会贯通。虽然简陋,也有点残忍,不过效果却很好。

纹身男不单单是胳膊被抓伤了,两腿和后面各有四个深深的血洞。

那些血洞已经不再冒血,而是肌肉翻卷,好像小孩子饥饿的嘴巴一样,这仍然是雪獒的杰作。

天昊利用同样的办法帮他挖出了烂肉,敷上了草药。

所有的伤口包扎完毕,纹身男已经被折磨得没有一丝力气,他昏了过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