湿润的花瓣_做_爱_小_黄_文

湿润的花瓣_做_爱_小_黄_文

湿润的花瓣_做_爱_小_黄_文

“……”

林爽也不知道该如何平价这个一腔热血的小舅子,大毛没事会跟你一个小家伙打电话?

一种不祥的预感浮现在林爽的心头,恐怕是出事了。

果然,一接通电话之后,大毛就在电话里吼道:“冯雍,赶快找你姐夫接电话,十万火急!”

冯雍懵了,把电话交过去的时候,就听到大毛在电话里头炸毛:“爽哥,大事不好,陈靓靓被人给绑架了……据说是一伙从南边过来的蛇头,是打算把她卖到非洲去呢!”

林爽担心的事情到底还是发生了,这一回莫家父子的怒火,到底还是发泄到了陈靓靓的身上。

仅仅只是因为大毛临时抽掉了人马过来。

但这不能够成为林爽埋怨别人的理由,因为只要莫家人想方设法的要陈靓靓的命,肯定会见缝插针。

这一次的事件,不过是一个导火索而已。

有第一次,自然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

想到这儿,林爽说道:“你们现在在哪里?”

大毛说道:“我们就在陈小姐的公寓之中,江总也在!”

“好的,我马上回来,另外这件事情还没有报警吧?”林爽说道。

“暂时没有,江总不让!”

“知道了!”林爽点了点头,然后挂掉电话对冯雍说道:“冯雍,你的电话我先拿去用,我的手机放在你这儿,你明天去售后服务点解锁,然后让你姐姐给我带回来,懂吗?”

“噢!”冯雍点点头之后,有些小心的问道:“姐夫,这个陈靓靓在你的心目之中很重要吗?这样走出去,我老妈他们要是知道了,该怎么办?”

言下之意。

是指比他姐姐冯晶晶还要重要?甚至不惜这样不辞而别,连老丈人、丈母娘这儿招呼也不打?

这让林爽心底也很纠结,沉默了一会儿之后,他才说道:“她确实是一个很重要的人,因为人这一辈子真正的朋友很少,她算一个。”

然后,林爽就这么打开窗户,直接从三楼就这么跳了下去。

在冯雍趴到窗口往外看的时候,就看到林爽已经跑到了距离这儿起码四十米外的车里,开车走人了。

冯雍目瞪口呆:这个姐夫似乎牛逼得让人超乎想象啊,难道是特种兵?

风驰电掣。

林爽开着车在高速路上狂飙,二十分钟之后便赶到了陈靓靓的公寓。

此时此刻,江静怡双手抱胸,眉头紧锁,大毛一堆人一个个闷头坐在那儿抽烟,不大的公寓已经被翻得乱七八糟的,卧室门那儿明显还有一记刀印,地面上斑驳着一些血渍……

看来这儿曾经发生过一场恶斗。

“爽哥?”大毛看到林爽回来之后,阴郁的脸上总算是有了一丝笑意,林爽点点头说道:“有没有什么线索留下?”

“有的!”江静怡连忙递过一张A4纸交给林爽。

上面打印着一行字:想要陈靓靓的命,就到滇南香县野人窝来救人,三天之后,如果没有到达,那么日后再想见陈靓靓,就去非洲吧。

林爽的脸就拉了下来,这很显然是一个挑战书,看来这帮蛇头根本就是在挖一个巨大的陷阱,想要把林爽一网打尽。

只不过,现在没有任何直接的证据证明这一切都是莫家父子干的。

可是,这却让林爽心中的怒火蹭蹭的往上冒。

一路走来,这么多年,陈靓靓在他的心目之中,严格说起来,是一个已经超脱了朋友范畴的朋友。

这件事情又是因为他而起。

如果可以,林爽宁愿自己以身犯险,也绝对不会让陈靓靓有半点儿危险。

这是一个态度,更是林爽性格之中的一种偏执。

江静怡这个时候说道:“林爽,要不然咱们还是报警算了?”

“不行!”林爽说道:“这是我跟莫家人之间的战争,警察夹杂进来不适合,更何况那儿山高路远的,有警察在,反而会把事情砸在手里,现在,你们按部就班,把手里头的事情做好,安心等我回来!”

丢下这话之后,林爽扭头就走。

江静怡却拦住林爽说道:“林爽,我不许你去,很显然前面是刀山火海,万一……万一你有个三长两短,我……我们怎么办?”

本来江静怡是想说我怎么办的,可是话到嘴边,却说成了我们怎么办,因为她很纠结,她的心底也很失落,一方面是担心陈靓靓的安危,而另外一方面却是更担心林爽的安全。

此番前去,究竟会发生什么,她不敢想象。

可是林爽这个时候却没有任何言语的表达,而是冷冷的看了江静怡一眼之后,直接推开她朝着消防楼道口冲去……

“这个混蛋!”

被推开的江静怡气得在原地直跺脚,眼眶更是红了,隐隐有泪花在打转,要是林爽说一句让她宽心的话,她也就好受多了,可是这个家伙居然这么粗暴的把她给推开,这让她格外的受伤。

总觉得她连个外人都不如,大毛这个时候跑过来小声的说道:“江总,爽哥这么一个人去犯险,我这心底也没底,要不然我带两个兄弟陪他一起去?”

伤心归伤心。

可江静怡还是有理智的:“林爽一个人胡闹,我是管不了他,可是你怎么也跟着他去胡闹?再说了,现在咱们都安全吗?谁敢保证莫家人会不会对其他人下手?”

大毛就不敢多说话了,可他是个玲珑心,想了想之后,直接给秦紫去了一个私人短信,把这件事情汇报给了她。

而此时此刻,秦紫正坐在桑塔纳警车里,正朝着滇南省进发,根据他们最近抓捕的一桩贩毒案来说,毒品的来源地正是滇南的香县一带。

结果她看完这条短信,还没有准备给大毛回电话仔细询问情况,结果就看到一辆广本小九在高速公路上呼啸而过。

那速度起码在一百七以上,简直就是在拿生命赛跑……

不用想了,这个家伙肯定就是林爽,看来这事是真的,秦紫便连忙对开车的侯晓光说道:“老候,赶快去追那辆广九,林爽那个家伙在车上……”

“好嘞!”

侯晓光应了一声之后,提档加速,桑塔纳立刻开始加速,这事德国货跟鬼子货之间的竞争。

尤其还是警车,车顶上的灯一闪一闪的,很快便让高速路上的车辆纷纷避开。

秦紫这个时候也拿起手机给林爽打电话,但是依然打不通。

秦紫不免丢掉手机,直接拿起扩音器在高速路上喊话:“林爽,靠边停车,我是秦紫!”

正在高速疾驰的林爽怪叫了一声,跟见鬼似的,立刻把油门给踩死了,这尊煞星跟了过来,她该不会是对自个儿半路截杀的吧?

在这一脚油门轰下去之后,广九的速度就更快了,要是给他插上一对翅膀,说不定小九这个时候能飞起来也不一定。

“可恶!”

秦紫怒吼了一声之后,干脆关掉对讲机对着侯晓光说道:“老候,路边停车,我来开!”

这对冤家。

侯晓光皱了皱眉头之后,把车停在了临时停车点,换了人之后,秦紫一通狂飙,奋起直追。

从川蜀到滇南香县足足八百公里的高速路,原本需要八个小时的时间,愣是被两个人四个半小时就给开完了。

下了香县高速之后,时间才凌晨四点,天还是漆黑一片,可是高速路口那儿,却一片澄亮,是高速交警。

林爽还没有出高速路口,就被高速交警给拦截下来,后头的秦紫他们也已经赶到。

秦紫走过来对着林爽就是一脚,怒道:“你个林爽不要命了啊?我不过是想要搭个便车,让你当个司机,你这么玩命,姐姐我就这么不招你待见啊?”

“……”

林爽有些无语的说道:“我还以为你是来抓我的呢,你不也是这么玩命?”

“……”

秦紫就差没有暴走了,侯晓光更是两腿直发软,这一路四个半小时,绝对是侯晓光这辈子觉得最危险的时刻,不知道多少次在生死之间徘徊。

可是这对冤家一见面就吵吵闹闹的,让他更加的感觉到害怕,谁也不敢保证,俩火药到时候会不会打起来。

他便连忙出示证件,把这帮高速交警给打发走之后,又对着秦紫跟林爽说道:“只是一场误会而已,我跟秦紫也是来办案的,现在事情已经说清楚了就行,现在咱们就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从长计议如何?”

林爽迟疑的说道:“侯警官,这样没必要吧?”

言下之意,便是秦紫那儿,林爽不敢保证不会跟秦紫死掐。

秦紫一下子就发飙了:“什么叫做没必要?我可告诉你啊林爽,陈靓靓被劫持一案,是刑事案件,我们已经获知,那么自然归我们管,你所有行动都需要归我们支配,要不然你就是非法,到时候不想惹麻烦,你尽管去!”

“……”

林爽无语了,这个时候,他真恨不得把大毛的皮给扒掉,可是他心底也很清楚,这一回他想救人,恐怕也确实只能够跟秦紫他们合作了。

便说道:“好吧,算我倒霉!”

侯晓光却长松了一口气,然后立刻把人带车全都拉到了香县的胜利派出所,在那儿,这一次负责跟侯晓光他们接应的胜利派出所所长马小强,热情的接待了侯晓光一行,然后把这个案件的大致情况,具体的跟侯晓光他们介绍了一番。

原来滇南省有四大通道的说法,黑、红、白、绿。

黑即黑色通道,主要指的是军火走私;红指的是烟草,滇南香烟举世闻名;白则是毒品,地处华夏西南走廊的重要省份,不知道多少毒品从东南亚辗转滇南,流入华夏;绿则是指这儿的有机蔬菜……

红与绿,自然与这桩俩庄案件无关,有关的是黑与白。

可以说,这儿是一个蛮化程度非常高的地方,尤其是在某些深山老林地带,更是有着非常原始落后的管制方式,一切解决问题的根本,不是法制,而是暴力。

说到这儿的时候,马小强又着重的看了林爽一眼后说道:“根据我们的线人提供的线索,林爽这次的目的地野人沟,那儿就是一片蛮化相当严重的地方,而且那儿都是当地土著自制的方式,村里的年轻人一般都是去东南亚那些国家混过的人,但凡能够活着回来的,身上都有一身了不得的本事!”

湿润的花瓣

“而这其中,他们中间的一个领头人,是一个叫做坤桑的混血人,具备华夏以及缅甸血统的混血儿。”

“不但身手了得,而且手中还拥有各种各样的走私渠道,如果我没有分析错的话,恐怕你们两个人的案子,全都是他手里人干的,贸然采取强硬攻击的方式,肯定不妥,只能够采取相对和缓的方式!”

听完马小强这么介绍之后,林爽他们全都沉默了下来,这意味着他们的敌人相当的凶残,而且非常的狡猾。

三个人之间就算再不痛快,恐怕也要一起联合办案了。

果然,侯晓光说道:“林爽、秦紫,那要不然咱们三个人先休息一下,好好商议商议,再做最后的决断?”

林爽跟秦紫都没有表态,马小强却说道:“老候,这个似乎不需要决断吧?说实话,这俩个案子你们如果真的想要破的话,还真的需要小林跟小秦互相合作一下,扮演一对夫妻,然后趁机混入到野人沟里去。”

“什么!”

秦紫跟林爽异口同声的说了起来,又互相看了彼此一眼之后,一副无比嫌弃的样子。

“没这个必要吧?”

“还真有这个必要!”马小强苦笑道:“野人沟那一带有一个传统,但凡想进入到里面的人,必须是夫妻,否则的话,你去想想看看,男人长年累月出去,留下来的可真不多,那儿可是一个女多男少的地方,一旦有单身男人加入,基本上就别想着再出来了……”

“……”

林爽跟秦紫面面相觑,怎么感觉有点儿去逛窑子的味道,里面的女人全都是妖魔鬼怪一样。

几乎是同时,两个人之间又全都想起了上一回合作的方式,不由得一抹恶寒之色浮现在秦紫的脸上,她郁闷的说道:“就算真是合作,那也能不能换个人?”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