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强揉我的胸_我尝一下可以吗_小说

老板强揉我的胸_我尝一下可以吗_小说

老板强揉我的胸_我尝一下可以吗_小说

下了楼,陆晴直接拦了出租车离开,至于温如雪怎么样,她已经不想再关心了。

陆晴来到茶餐厅的时候,远远就已经看到陆明初跟她招手,难得这样安逸的早晨,能与爸爸一起喝茶吃点心,陆晴的心情明显好了许多了,她很珍惜这样的机会,因为这样相处的机会一直很少。

“爸爸,早……”陆晴坐了下来,服务员正好送餐上来,看着那精致可口的点心,陆晴觉得自己的肚子已经开始饿了。

“怎么打你电话一直关机啦?”陆明初忍不住问,打不通她的电话,还以为她出什么事了。

“对不起爸爸,手机没电了,我正好去了朋友那里玩。”陆晴有些抱歉,那时候,心里不痛快,便没有想那么多。

“你跟连锡还有来往吗?”

提到这个连锡,陆晴正准备夹点心的筷子突然停了一下,“爸,我已经跟他分手了。”

“那就好,我看出来了,他是真的不适合你,嫁过去你肯定会受委屈的,从前让你受了很多委屈,不能让你婚后还受委屈。”说完,陆明初微微叹了口气,透过玻璃看着外面的雪景,他不由得想起第一次见到陆晴的时候,那一年,也是这样寒冷的天。

陆晴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不想让这种话题影响她跟爸爸用早餐的心情。

吃完早餐,陆晴没有别的去处,而她也实在不想跟着回陆家,所以便找了个借口回去。

我尝一下可以吗

那个家,如果不是有爸爸在,她想根本上就称不上是她的家。

临近春节,大街上已经隐约飘着过年的味道,她走在大街上,看着热闹的人群,不少人已经准备布置着新年的东西,陆晴想,已经有四年没有过春节了,新年的时候,她想她应该会回陆家吃饭,只是自己的小家,也该准备一下了。

她挑了一个比较喜庆的小挂饰,还有一些喜庆的贴纸。

人在心情不佳的时候,适合找点事情来做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回到家的时候,接到靳言的电话,得知陆晴在家的时候,靳言不动声色过来了,让陆晴无法拒绝,只好让他进来。

靳言打量了一下,看着还摆放在茶几上的东西,其实,他还从来没有弄过这种窗纸什么的,在他的印象里,过年的时候这些东西都不需要自己操心,家里有的是佣人。

更何况,在靳言的认知里,他一个大男人做这种事情,似乎不太符合的身份。

可是在陆晴这里,靳言觉得连这些事情都变得有趣起来了。

“靳言,你帮我把这个贴起来吧。”陆晴递了一个福字给他,既然来了,怎么也得干点活。

靳言接过手,微微笑了一下,“晴晴,可以吗?”

“不行,歪了,左一点,再上一点……”陆晴在下面指挥着,靳言按她的要求不停地移位置,他感觉,他们此刻就像是普通的夫妻一样。

被他们这样一布置,陆晴觉得气氛完全不同了,那种喜庆而温馨的感觉,让人看着感觉很舒服。

“饿了没?晴晴,想在家里吃,还是出去吃?”靳言体贴地问。

陆晴觉得有些不好意思,“靳言,不能总是麻烦你的,冰箱里还有菜,不介意的话可以一起吃。”

她原本只是准备了自己的份量,没料到靳言会来,只是里面还有多很菜,倒也可以简单做个午饭。

“我当然不介意的了。”其实去哪吃都没有关系,他就是想陪着她,再也不想让连锡有可乘之机。

想到靳言的厨艺,陆晴感觉自己做的就是粗茶淡饭,只是靳言一口说不会嫌弃,她做什么他就吃什么。

下午,靳言由于公事不得不回公司,陆晴当然是没有意思,他不在这里她更加自在。

“晴晴,晚上如果时间还来得及的话,我请你吃饭。”靳言有些不舍,接近年尾,公司有些场合他必须要出席,否则真的想留在这里陪着她。

陆晴挥挥手,有些不耐烦地道:“大总裁,赶紧去忙你的事情吧,晚上也不用过来了。”

“好吧,有什么事情直接打我电话,若是打不通,给汪秘书打电话,知道吗?”对于她,靳言总是觉得不放心。

“知道了,你还把我当成三岁的孩子?赶紧走吧,你吵我看电视。”

一个大男人,怎么就这么罗嗦呢?陆晴不知道的是,靳言也就只对她一个人那么罗嗦。

小说

靳言离开后,陆晴看了一会电视便觉得困,她觉得自己现在简直像是在养猪,最终还是忍不住钻进了被子里睡午觉。

秦素带着园园回了娘家,她也不用过去,只是已经跟秦素约好,明年开年的时候就到她的公司里报道。

陆晴觉得,自己的运气还是不错的,至少让她认识了秦素这样的人,就像是一个知心的大姐。

温家,温如雪是坐立难安,她以为发生了那样的事情,连锡会对自己好点,只是没想到他现在连电话都不接了,这样子下去,只怕他们之间是真的断了。

温夫人看着女儿在房间里叹气,茶饭不思的模样心痛。

“小雪,先吃点东西好不好?你看看,最近都瘦一圈了。”温夫人端着刚炖好的鸡汤进来,本来就瘦,现在这模样看起来更让人心痛了。

“妈,怎么办?连锡对陆晴还没有死心。”温如雪害怕,尽管她也知道陆晴跟连锡分手了,可是连锡却不死心。

“那个陆晴真的这么难对付?就让连锡这样被她勾魂了?”温夫人的眉头微微拧了起来。

温如雪点头,把大概缘由再说了一遍,她真的没有主意了,她以为跟连锡发生关系了,他至少会对自己负责任,可是情况却没有按她预想的进行。

温夫人想了想,在温如雪耳边悄悄说了几句,温如雪突然间有了主意。

“对,让她身败名裂,这样子连锡对她就会死心,而连家更加不会让她这样的女人跟连锡在一起了。”仿佛是想通了,温如雪的精神一下子就来了。

“这事情我也会跟你爸商量着,到时让那陆晴在所有人面前都抬不起头来。”温夫人那张原本看起来慈祥的脸,变得有些扭曲。

有些人,虽然很丑,可是有一颗善良的心,看着也会觉得漂亮。

有些人,虽然很美,可是有一颗恶毒的心,时间久了,看着也会让人觉得面目可憎。

善良的人,才是最美的人。

陆晴在家里安安静静呆了几天,期间靳言来过几个电话,知道他很忙,陆晴也不想他过来打扰自己的生活,她觉得就像普通朋友一样,偶尔关心一下已经足够了。

至于连锡,陆晴想,这次他们是真的结束了,她的手机再也没有任何关于连锡的消息。

夜色迷离,这几天没有怎么出门,陆晴在家里呆得有些闷。

手机响了一下,她的心莫明地加速,只是却是温如雪的信息,陆晴真的搞不懂,她都已经跟连锡分手了,她还这么阴魂不散做什么?

她还是忍不住打开她的信息:希望能得到你的祝福,我已经准备跟连锡结婚了,到时请你一定要来。

关掉了手机,陆晴脑袋里一时间还是有些反应不过来,这么快就已经准备结婚了吗?

尼马,这速度是要坐火箭吗?

小说

陆晴在心里暗骂了几句,觉得不爽,心里那种委屈和难受需要找个地方发泄一睛,否则,她怕自己会憋死的。

于时,陆晴穿上外套,果断地出门了。

这种时候,对于伤心失意的人来说,酒吧就是一个很好的去处。

陆晴走进了附近最大的一间酒吧,坐在吧台上点了杯酒,一杯下去,整个喉咙仿佛都像烧了起来,借着酒意,陆晴走进了舞池。

而在陆晴走进舞池以后,两个男人一直在盯着陆晴,暗处,温如雪冷冷地发笑。

陆晴,已经等你很久了,今晚,就是你的死期。

震耳欲聋的音乐声,疯狂扭动着的人群,仿佛就像将灵魂抽走,只剩下疯狂。

陆晴跳了好一会儿,重新回到吧台上,再次点了杯酒。

连锡,你要结婚就结婚吧,我不会再为你掉半滴眼泪了,不值得。

她傻笑了一下,祝你幸福!祝你妹的幸福!

陆晴一口喝了下去,嘴里还嘀咕着,努力告诉自己不难过,其实,这算不算是在自欺欺人?

旁边的两个男人,已经等了很久,看着陆晴软在吧台上,时机来了,于时两人一左一右挽着陆晴从酒吧出来。

陆晴感觉不对劲,只是全身都软绵绵的,使不上一丝力气,“放开我。”

她虚弱地喊着,在这热闹的酒吧里,谁也不会听到,她的呼叫声随即淹没在这热闹声中。

“救命,放开我……”陆晴知道自己遇上坏人了,身体越来越热,意志越来越薄弱,再这样下去,陆晴知道自己一定要完蛋了。

谁来救救我?

陆晴就这样被人拖着出了酒吧,接着进了旁边的酒店,温如雪拨了通电话,“让记者在半个小时后再进去,最近扫黄组不是嫌没事做吗?”说完,她嘴角邪恶的上扬,也该让最重要的人物出场了。

不知道让连锡看到陆晴和两个男人睡在一起,他心情如何?这下子,该死心了吧?

宁浩开着车子路过,隐约看到那个人的身影有点像陆晴,为了这个陆晴,可折腾他不少,谁让她是靳言心头上的宝贝?

只是看她的样子似乎喝醉了,他又觉得,像陆晴那种女人,不像是喝得那么醉的人,又怎么会跟别的男人去开房?他完全相信靳言的眼光。

以免出事,宁浩还是拨通了靳言的电话,“兄弟,陆晴是不是跟你在一起?”

靳言刚刚从公司出来,正驱车前往陆晴那里,听到宁浩的电话觉得好奇,“晴晴不在我这,出什么事了?”

“哦,也没事,刚才看着有一个人有点像她,被两个男人拖进酒店了,不过也不可能是陆晴,她怎么会去那种地方?”宁浩觉得自己就是吃饱了没事。

“在哪?”靳言听着宁浩的地址,心里不安了起来,陆晴家就是那附近。

挂掉了电话,靳言拨通了陆晴的号码,只是手机一直响着,却没人接听。

一股不安的情绪涌了上来,也许刚才宁浩看到的人就是陆晴,假如是她,靳言不敢想,立即加速了车子,驶向宁浩说的地方。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