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污的细致描写_乖宝贝_在放几个

最污的细致描写_乖宝贝_在放几个

最污的细致描写_乖宝贝_在放几个

宗廷那双阅人无数的眼睛突然就发出一股欣慰的光,这孩子不错,有胆识,今后,自己这个不争气的女儿,就靠自己这小小的孙女来守护了,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既然当初是她不顾家里反抗的嫁给那人,那就随她去吧!

如果问宗莹回A市最想干什么,宗莹回歪头想老半天,结果却是什么都想不起来。

陆晟看着坐在自己副驾驶上的宗莹,再看看始终窝在她怀里依依不舍的小瓜,眼角直抽。

小瓜见到了失散三个星期的主人别提多兴奋了,原本老老实实蹲地上的,天气热的它使劲伸出舌头来,呼吸异常艰难,它连动都不想动,抬头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的几位帅哥,小瓜不明白,身后有那几辆养眼的高级跑车不坐,为什么一群人要在大太阳底下排排站?晒太阳吗?

小瓜抬头看了一眼那火炉一般大大的太阳,大大的眼睛被强烈的阳光刺痛,眼前立马眼冒金星,然后在一片星星中,见到了自己久违的主人。

小瓜甩甩自己又大了半圈的脑袋,自己是不是中暑了,出现幻觉了呢!

宗莹看着面前又大了好多的小瓜,微微一笑,又瞧见小瓜见了她使劲甩头,小小的身子因为甩头过度,一个没站稳,前爪一软,差点整个身子就扑倒。

宗莹被逗乐,“小瓜,想我不。”远远的就叫着小瓜的名字。

小瓜那竖起一半的耳朵一抖,一双乌溜溜的眼睛仔细瞧着前面那个不断走近的人影,忽然,大大的眼睛里满是兴奋,四个爪子用力一瞪,小小的身子蹭一下子就窜了出去,跑到宗莹脚下,后腿一瞪地,两前爪就扑到宗莹腿上,伸着长长的舌头要抱抱。

最污的细致描写

宗莹见小瓜这幅讨人欢喜的样子,忍不住蹲下身子要抱起,谁知边上陆晟却先她一步,伸腿一踢,小瓜小小的身子就被踹到地上打了个滚,嘴里还嗷嗷直叫。

陆晟凤眼一眯:“见了谁都敢往上扑,也不看看我同不同意。”他的女人,任何雄性生物一律不准近身。

尤其在地上打滚耍赖扮可怜这只更甚!

可是最终的结果,这只雄性还是被宗莹抱了起来的,陆晟睥一眼赖在宗莹腿上装死尸的小瓜,双眼一眯,回头直视前方,“其实,坐飞机,宠物也是可以托运的!”声音有点闷闷的不高兴,就好像一个被人抢了玩具的小孩子,不开心,很不开心!

原本半闭着眼睛的小瓜耳朵忽然就抖了抖。

宗莹手轻轻地给小瓜顺毛,一边侧头看着那个驾车的男人,微微一笑:“宠物托运不安全,我也不放心。”

陆晟嘴巴一咧,有什么不放心的,至于为了一条狗就让他们四个大男人开车回A市吗?这可是要用六个小时的车程,有点浪费时间。

但是,一向对宗莹的意思毫无异议的沈嘉航没有意见,一向爱玩的肖柯也没有意见,一向随遇而安的宋博龙更是没有意见,好吧,有意见的他陆大爷,他承认,自己就是见不得自己小媳妇对这死狗这么好。

他媳妇,才刚刚跟了他,不对他好却来对一条狗这么好,他心里不舒服!

小瓜闻言,好像听懂了一样,抬起毛茸茸的脑袋蹭蹭宗莹,眼睛满满的都是小小的得意。

陆晟把黑色眼珠子移到眼角方向,斜斜睥睨那只暗自得意的小小宠物狗,顿时不悦,只是一只狗而已,竟然赶来跟他叫板。

墨瞳一抹闪亮的精光闪过,嘴角渐渐上扬起一抹莫名的笑容,然后宗莹就感觉到小瓜那小小的身子一震。

那方陆晟双眼专注的看着前方路线,开着开着,忽然就开始打喷嚏,一打就停不下一样,连着打了七八个,稍稍停了一会,宗莹满脸愕然,没想到陆晟打喷嚏竟然会那么狼狈。

“没事吧,怎么突然就开始打喷嚏?”

陆晟随意的揉揉鼻子,侧头看了她一眼,腾出一手使劲揉揉她的脑袋,扬唇一笑:“没事,可能是对什么过敏。”说完缩回手,继续驾车。

小瓜看着那抹淡淡的笑,小小的身子又有不好的预感,它敢肯定,刚刚陆晟收回视线之前,顺带着瞥了它一眼,那一眼意味深长啊。

宗莹讨厌的拍飞他的手伸手拔了拔自己的头发,那边陆晟淡淡一笑,笑的优雅而又好看,那薄薄的两片唇微微扬起好看的弧度,隐隐中夹着一丝小小的得意。

又过了一会,正在专心开车的陆晟侧头看了一眼乖乖趴在宗莹怀里的小瓜,微微皱眉,紧抿的唇微微松开,好像要说什么的样子,最后却又看了宗莹一眼,那一眼带着一股宠溺的温柔,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乖宝贝

宗莹低头看了怀里小瓜一眼,心头在回味着刚刚陆晟那抹犹豫神色出自何处。

那边陆晟又喷嚏不断,而后随意的揉揉鼻子,边说边不在意的对边上宗莹说:“小媳妇,帮我那张纸巾,我鼻子痒痒的。”说的时候还一心二用的时不时瞅瞅正在找纸巾的宗莹。

宗莹从自己包里找出纸巾递给他,“前面停下车!”

陆晟接过纸巾一手架方向盘一手拿纸巾擦鼻子,闻言,故作不解的问:“怎么了?这小家伙要嘘嘘?”

宗莹不语。

打头阵的陆晟车子在高速路上急刹车,高性能的迈巴赫稳稳停住,车内完全没有宗莹完全没有因为急刹车而感到不舒服,迈巴赫的稳定性能一向极好,身子只是惯性的微微前倾。

后面两辆车子跟着停下,宋博龙和肖柯一辆车殿后,中间是沈嘉航单独一人驾车。

宗莹抱着小瓜下来,陆晟不解的视线看着他们下车,小瓜被抱下车,神情哀怨的看了一眼坐在驾驶座上正得意扬眉的陆大爷。

宗莹抱着小瓜直接走到宋博龙车子旁,敲开肖柯那边的车窗玻璃,然后拎着小瓜就从车窗递了进去,极度不喜欢动物的肖柯只看到一团灰溜溜的不明物体从窗口被扔到自己腿上。

“哎哎哎,你干嘛?”肖柯惊恐的看着那个四爪生物,双手后张,身子后仰,尽最大的能力远离这团毛茸茸的东西。

宗莹随意一笑,“抱歉啊,陆晟对小瓜毛发过敏,不停打喷嚏,就只好这样了,好好照顾它啊。”虽然嘴上说着不好意思,但是受伤的动作却不见抱歉半分,毫不犹豫的就把小瓜放到了他腿上。

肖柯暗骂一声,随后高声反抗:“为什么这么多人,你偏叫我帮你看着。”

前脚刚要离开的宗莹闻言转身瞪她一眼,然后展颜一笑,笑的好不美丽,说的话却让肖柯炸毛:“因为这里就你一个闲人,不找你找谁!”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说完扭身走人。

肖柯双手大张着不敢放下,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那抹娇俏身影毫不留恋的进了陆晟那辆骚包迈巴赫。

低头,小瓜正可怜兮兮的张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跟他大眼瞪小眼,那样子就像是被主人丢弃了一样,哦不对,就是被主人给丢弃了。

宗莹上车关门,陆晟还在看着后面那辆车,“不担心小瓜?”

宗莹无奈失笑:“不然能怎么办,它在这里你会不舒服。”宗莹似笑非笑的说着一语双关的话,陆晟不置可否的耸耸肩,一身轻松的开启车子继续行车。

其实,没了那个小灯泡,就他们两人在一辆车里聊天也不错。

后面第三辆车里,肖柯已经高举双手与小瓜大眼瞪小眼很久了。

驾车的宋博龙一边开车一边抽着这一大一小俩稀罕雄性,却是再也忍不住的哈哈大笑出来,“哈哈哈,肖柯,你两这组合还真是……特别呀。”

乖宝贝

宋博龙已经很努力在忍住自己发自最心底的笑声了,但是他这样跟一条半竖着耳朵的杂种狗对视这一幕实在太搞了,他肖大少此生恐怕在没有比这一刻更窘的时候了。

肖柯一动不动,只是眼珠子转动一下,斜睨着一边幸灾乐祸的损友,没好气的说:“好好开你的车,小心撞上沈蛋定!”

宋博龙无辜的耸耸肩,某人心情不好就拿他撒气。

肖柯收回视线,继续盯着那个水汪汪的大眼睛,小瓜蹲在肖柯腿上,时间久了就有点腿僵了,伸着自己小舌头舔舔鼻子,身子动了动,缓解一下自己腿麻的情况,但那仰着脑袋看肖柯的眼睛可是一直没动一下。

肖柯可是不行了,他双手举着做投降状,这久了他的胳膊也是受不住啊,僵硬了,麻了,没知觉了。

肖柯长叹一声,得!

一直不动得胳膊忽然就一下子掉下来,甩甩胳膊扭扭脖子,筋骨活动了活动舒服了一点,这才无奈的低头看着小瓜,看小瓜还是不动,那双可怜兮兮的眼就没动过。

肖柯觉得有趣,半是玩笑的说:“嘿!你倒是淡定,你比前面那位开车的沈蛋定还蛋定!这么长时间了你就不累?”

小瓜不理,继续抬头看着他,舌头继续舔舔鼻尖。

肖柯嘿嘿一笑,伸出一根手指头戳它,小瓜脑袋被戳歪,小小的身子差点栽到肖柯身上,站稳之后还是不理。

肖柯来了兴致,也不管自己是不是不待见长毛的东西了,伸手到小瓜腋下,轻轻使劲,小瓜就摇着尾巴被肖柯拎起来,眼睛对着眼睛,肖柯看着那双乌溜溜的眼睛,小瓜看着肖柯那双满是兴味盎然的眼睛。

那双眼,怎么说,就好像猎豹看到了能逗自己乐子的猎物,小瓜那颗敏感的心一下子悬起来。心里呼呼想着宗莹,亲爱的宗莹呀,你在哪里,呜呜。

小瓜眼里的害怕让肖柯这个变态兴致更高了,晃了晃小小的身子:“嘿,还知道害怕了,你刚不是还在无视我呢吗,现在知道怕了?”说玩还腾出一手来玩玩小瓜那几根细细长长的胡须:“哎?你也长胡子呀?”

小瓜感觉自己仅有的几根胡子被人揪住了,小小的身子越发颤抖,开始弱弱的挣扎着,呜呜,这个男人好可怕。

“要不……”宗莹开口,偷偷看他一眼,眼中闪过一丝犹豫,“要不,就回陆宅吧?”用的是问句,眼神还在悄悄瞅着陆晟,可怜的样子活像后面正在被肖变态欺负的小瓜。

陆晟瞅她一眼,表情好像在看一只怪物一样,那眼神明显再说:你会回去?

宗莹讪讪一笑,自己保不准半道上就会整出什么别的幺蛾子,反正到时候是怎么能逃走怎么算。

陆晟是最了解宗莹的,这毫无疑问,“行了,不想去就不去了,说的这么可怜兮兮的,还打商量?我要是点头你回头还不整死我。”

最污的细致描写

宗莹不好意思的干笑两声,而后又略带疑问的看着他问:“那,咱们……”去哪?

陆晟坐正,重新整理整理安全带,一边还说着:“撅起屁股就知道你拉的什么屎。”说罢,重新启动车子,拐了个弯,往市中心而去。

宗莹眼角直抽,天呢陆晟,你啥时候也变成这样了,怎么跟肖变态相处时间久了就也得也说话这么粗俗了?

宗莹眼睛眨眨,回想着五年前站在自己面前抱着呆瓜的英俊男子,挺拔的身体,身材修长,腿长,身材很棒。脸上始终挂着一抹若有似无的笑,嘴角的弧度微微上扬,薄薄的唇性感的抿到恰好的程度,那双凤眼总该微微眯着,眼中流光溢彩的眸子好像总是会闪光的星星一样,整个人说不出的高贵帅气。

但是为啥五年后的他变成这样了?

看着前面那辆陆大爷的车子半路改变路线,后面两辆车虽然疑惑不解,但是也还是毫无疑问的驱车跟了上去。

等三辆车子缓缓开进隶属于双Z旗下的A市少有的六星级酒店地下车库时,宗莹这才回过神来,看着管线幽暗的地下车库,宗莹一时没反应过来。

三辆车子都挺好,最后面的肖柯一手拎着小瓜一手拍的甩上车门,对着车门就一顿猛踹,嘴里还不断爆粗口:“妈的,这破车,回头我非砸烂了不可!”害他一路上被甩了无数次。

不过这罪魁祸首不还是带头的那辆车吗?那辆车会忽停忽加速的还是不因为那上面那位祸水吗!

肖柯一个眼神猛射过去,宗莹毫无所觉,只是当打量的视线落到踹门的肖柯身上时,眼睛猛地瞪大了,而后反应过来,边往这边跑边吼:“肖柯,你给我把小瓜抱好了!”

事实证明,肖变态还是肖变态,他是不会因为小瓜可爱而手下留情的,宗莹坐在酒店132楼的豪华总统套房里给小瓜顺毛。

可怜的小瓜到现在小小的身子还惊魂未定的颤颤发抖呢,宗莹心疼的不行,瞪一眼坐在沙发里吃橙子吃的很哈皮的肖柯,“肖柯,你就是这么照顾瓜的。”

小瓜原本稍稍定下来的神魂因为听到肖柯两字再次一抖。

肖柯吃完一个橙子,再抓一根香蕉,慵懒的将整个身子靠近了柔软的沙发里,然后貌似不屑的回视那个抱着自己够的女人,不屑的轻笑一声:“至于吗,不就是一狗吗,还是个公的,又不是你男人,哎,看见没。”说着伸手指着那边靠在窗下榻榻米上的陆晟说:“看见没,那个才是你男人,这只只是一条狗,玩玩就行了,可别玩过了!”

半躺在肖柯对面的宋博龙闻言扑哧一声笑了,看了眼满不在意的肖柯一言,再看那个原本慵懒睡觉的陆大爷懒懒的半睁开了眼睛,心里同情,肖柯啊,说你说什么不好,怎么就偏偏往陆大爷身上捅马蜂窝,这话说的多有歧义啊,搞不清楚状况的还以为宗莹在外面搞小白脸呢!

最污的细致描写

宗莹气白了一张脸,从软椅上噌的一下子站起来冲上前去,抱着小瓜的手还的费劲的腾出一点空来摇晃肖柯的衣领,小瓜因为突然接触到肖柯,吓得身子不断的扑腾,四爪并用的企图逃离,奈何,受到了宗莹和肖柯的双重夹击,无果。

肖柯可就惨了,被这个小霸王宗莹摇衣领不说,她怀里这个长毛的东西还在不断的往他身上曾啊蹭,最终受不了的狂打喷嚏。

“阿嚏!”这一声喷嚏声音响亮到了把宋博龙看的差点背过去。

宗莹还想再来,肖柯立马举手投降:“我错了,姑奶奶你就饶小的一命!”

宗莹得意:“知道错了?”

这时身后窗边陆晟手机突然响起,陆晟懒洋洋的拿起电话睁眼扫了一眼,然后不动声色的关掉。

这边宗莹还在继续:“知道错了,却连点诚意都没有?”

这边陆晟手机再次不动声色的响了,宗莹被打断,不高兴的睨他一眼,而后继续自己的说教问题。

陆晟原本那双慵懒的眸子,在看到手机频幕上闪闪发亮的人名时微微一眯,一抹不悦的暗沉幽聚其中,而后懒懒起身,不动声色的移到套房另一房间接电话。

宗莹注意到他的不对劲,却没有挑明的继续调教肖变态说:“知道错了就应该道歉!”宗莹说的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肖柯嗓门一提:“道歉?”开什么玩笑,整个A市有谁不知道他肖家大少谁来都是说一是一的吗?谁见过他肖柯道歉过啊?从没有过的事情!

宗莹见他一副不乐意的样子,抱着手里小瓜往上拱:“道不道歉?道不道歉!”

肖柯见这架势,扔下香蕉就跑,宗莹抱着小瓜在后面追,小瓜被宗莹抓在手里跑的飞快,一路上吓得嗷嗷直叫,后面宋博龙乐的看这场好戏,也不上去阻拦,只是笑眯眯的啃着苹果。

咔嚓,刚刚陆晟进去接电话的屋子门开了,宗莹刚好扑了个满怀,还没有反应过来着呢,头顶上就一道半是笑意的声音:

“怎么,我才走开这么一会,你就像我想的要主动投怀送抱了?宝贝,啥时候开始,你这么热情了,嗯?”说完半个身子就靠近宗莹怀里,嘴巴紧接着就主动贴上来。

宗莹没这人这么没脸没皮的,碍于屋子里还有其他三个瞪大眼睛的生物,宗莹只是在陆晟嘴巴落下来之后敷衍的碰了一下自己嘴巴,而后就抱着小瓜飞快的推开他。

他没过够瘾,响起昨晚她的美味,心底就忍不住的叫嚣着要她,那种甜美才刚刚尝过一次,他怎么会控制得住,要不是为了她今天要长时间坐车,昨晚上他还会拖着她牢牢爱上一番。

陆晟伸出长手,一把揪住那个落荒而逃的小小身子骨,俯下脑袋就吻上了那张刚刚还在喋喋不休的小嘴。

最污的细致描写

后面肖柯见了大呼小叫:“哇哇哇哇!陆大爷,你也太不仗义了吧,现在在场的可都是三个光棍,就你一个人美人在怀,你这是故意呢吧!”

宗莹听了这话,脸皮本来就薄,更是禁不起说,脸瞬间就像个红透的大苹果,看的陆晟好不容易才松开的一点间隙又被陆晟狠狠的冲上来狂吻了一把。

身后那三个电灯泡自觉地走出去,沈嘉航走在最后,伸手关门的时候他嘴角泛起一抹笑,很淡很淡,沈嘉航,早就知道这种结局不是吗,爱她或者得到她,你选择的是爱她,默默的守护就好,别的,不需要了!

关好门,大大的豪华套房里就只剩下他们俩,陆晟一手抓住搁在两人中间的小瓜,随手将它扔在了软绵绵的沙发上,落上那一刻,小瓜嗷一声,而后才惊喜的发现,竟然没有想象中的疼,反倒是觉得这个床软绵绵的,好舒服啊!小瓜高兴地满沙发打滚。

而宗莹,就被陆晟压着又亲又摸,过了一把干瘾,等陆晟忽的把宗莹推开的时候,宗莹已经原地大喘气,不知道何时被打开的两粒扣子正好将胸前的风光暴露出来。

陆晟艰难的吞咽口水,而后略有点沙哑的开口:“我们还有点事情,必须要去处理一下,现在时间也不早了,你又做了一上午的车,累坏了吧?好好休息一下,晚上等我回来,乖乖的!”

陆晟觉得自己必须快点离开这里了,他怕自己会控制不住那汹涌而来的欲念,一旦开始那就意味着永无止境的直到到达为止,否则还不如不来,吊人胃口。

宗莹看着陆晟眼中那赤果果的热情,早就知道这男人在想什么,瘪瘪嘴,推着他出去:“行了,我在这里生活了那么多年,又不是新来的,你不用担心,快点去办你的正事去吧!”说完就毫不留恋的关好了门。

陆晟被推出来,回头看一眼已经关的死死的门,无奈的叹气,死小孩,没良心的狼崽子,对只狗比对他还好。

身后,肖柯已经毫不客气的笑话他:“哈哈,陆晟,你也被你家那位小狼崽扫地出门了?哎呦呦,这可真是好啊,来来来,咱们兄弟几个共患难去,去‘魅色’今晚记哥们账上,走走走。”说完一手抓着沈嘉航,一手拽着陆晟就要往下走。

原本还在因为宗莹而头疼不止的陆晟这时冷冷扫他一眼,长长的眸子中满是兴味盎然,却又不尽全是兴味,似乎还加了一丝冷意。

声音也不复刚刚的沙哑低沉,而是清越好听的开口说:“咱们的老朋友来了,这群人还真是阴魂不散!”

闻言,沈嘉航停下步子问:“老朋友?”而后眼前一亮,好像是想到了谁,“江家?”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