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熊故事全集阅读目录1~925_超细节的h文

小熊故事全集阅读目录1~925_超细节的h文

小熊故事全集阅读目录1~925_超细节的h文

秦笙收敛了脸上的笑意,抱怨道:“爸爸,你那么聪明竟然连这个都猜不到,这怎么可能是一条狗呢?”

林越霖做任何事情都是精益求精的,他从来没有被人数落或者质疑过,就算是自己的女儿他也还是有些不习惯。所以本能地从周身散发出令人恐惧和感到压迫的寒气。

秦笙立刻就感觉到老爸的愤怒,真不知道让老爸来参加自己的家长会究竟是好还是不好了,明明就已经这么冷了,他一生气就更加冷了。

秦霏见林越霖都已经在认真地猜测了,觉得自己也不能不投入,所以也随意地说了一个字:“鱼。”

秦笙完全没有意识到是自己的画工有问题,她就觉得自己画得简直不要太简单,为什么一向那么聪明的爸爸妈妈都没有猜出来呢。

“妈妈,爸爸,不是动物,不要往动物的方向猜了。”为了防止爸爸妈妈往错误的方向越走越远,秦笙焦急地说道。

“不是动物,难道是植物?”秦霏打算先将要猜的东西的范围缩小。

秦笙好像能够看到希望的曙光了,连连点头:“妈妈聪明,就是植物。”

林越霖的脑海里突然冒出一个名字,当然不是通过画板上的画来看,而是觉得现在大冬天的,最应该出的题目就是:“梅花。”

秦笙愤慨地看着爸爸,今天爸爸是怎么了,聪明的脑袋遇到妈妈就秀逗了吗?她的画板上哪里有花这个东西了。

小熊故事全集阅读目录1~925

“爸爸妈妈,你们两个简直太逊了,你看其他组的都已经猜出好几个了。”秦笙现在已经没有玩乐的心里,焦急地催促着。

秦笙的骨子里是有一种不服输的劲儿的,在班上她的年龄虽然最小,但是不管是任何方面她都是第一的,从来没有输给任何人,就算是游戏也不想认输。

秦霏现在也有些没有办法了,随口一说:“草。”如果再不对的话,下一次她就猜树。

秦笙高兴得跳了起来:“妈妈好棒,妈妈比老爸更了解我一些。”

秦笙一脸得意:“妈妈,虽然你了解我,但是你猜的时间还是太长了,我明明画得很好,你看这草长得多疯狂啊。”

林越霖一脸无语的表情:“你觉得自己画得好是因为没有见过你爸爸和你妈妈画的东西。”

“爸爸你是说我画得不好吗?”秦笙可怜兮兮地问道。

林越霖立即改口:“你画得很好,以后爸爸会给你找个山水画的老师教你画画,不能浪费之你这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和表现力。”

秦笙见林越霖说得那么认真,当真觉得爸爸是在夸她,笑得嘴角都快要咧到后脑勺去了。秦霏在一旁见到她这个高兴劲儿,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拆穿真相。

傻孩子,你爸这是阴着损你呢。

秦霏还在想入非非的时候,秦笙将期待的小眼神转向了她,天真地问道:“妈妈,我是不是真的画得很棒?”

秦霏的表情有些尴尬,但还是耐不住秦笙期待的小眼神,昧着良心说道:“我宝贝女儿当然画得好。”

如果在印象画里应该算得上是大师之作了。

秦笙没有听出爸爸妈妈的言外之意,以为自己画得真的很好,整个人好像都要飘到天上去了。就算她最后没有得到第一名,她也并不沮丧,毕竟她画那么好,只是爸爸妈妈的智商有些堪忧而已。、

为了让林越霖和秦霏能有更多的机会接触,秦笙没有放过任何一个游戏,整个下午林越霖和秦霏,秦笙三个人都玩儿得很尽兴。秦霏都快要忘记她和林越霖之间的恩恩怨怨,好像他们本身就是一个幸福的三口之家一样。

游戏到最后秦笙累惨了,她便将所有的力气都靠在林越霖的身上,用手戳着爸爸脸上的酒窝,因为爸爸不常笑,所以直到现在她才发现爸爸笑起来竟然是有酒窝的。

“爸爸,你笑起来实在是太迷人了,所以你要常常笑才好。”这也是秦笙的一个心愿,不管到最后能不能挽回妈妈,她都希望爸爸能够开开心心的。

秦霏就站在一旁看着这么和谐的一幕,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一片温柔澄澈。已经两年了,不得不承认今天是秦霏最开心的一天,这些开心都是林越霖和秦笙给的。以前她总是说林越霖是一个不合格的爸爸,但是现在看来他其实是一个称职的爸爸,以前是她没有仔细去了解他。

小熊故事全集阅读目录1~925

这个温馨快乐的下午秦霏也许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只是玩儿得痛快的三个人谁也不知道接下来会有一场大风暴等着他们。

“老大,我们真的要把那件事公之于众吗?你想好了?”男人的脸上多了一缕担忧。

“当然,你以为我真的能够眼睁睁地看着秦霏和林越霖这么轻而易举地就死灰复燃吗?”男人的目光阴冷,声音像是冰水一般刺骨。

下属的脸上划过一抹阴险的笑容:“老大,白头最近好像有些不安分,我们要不要看看他究竟打算干什么之后再来行动?”

“我相信秦霏对宋氏是有感情的,你用最快的速度将林氏如何攻击宋氏的证据送到秦霏的面前吧。”宋泽的确是有一个月的时间,可是他知道用不了一个月的时间,秦霏就能够对林越霖完全展开心房、

“老大,高招。”下属怎么不知道总裁的深情用在什么地方,各个下属都对这个总裁夫人很满意,所以都不想总裁输给林越霖。

既然现在总裁准备反攻了,这就说明好戏就要上演了。

秦霏这段时间仍旧住在宋宅,本来和宋泽是低头不见抬头见,但是说起来秦霏确确实实已经有很多天没有见到宋泽了,一来是因为她觉得对不起宋泽所以选择躲避,二来是因为她最近所有的思绪都是有关林越霖的,对宋泽关注度几乎为零。

然而这一天,一向吃过早饭就去上班的宋泽破天荒地从早饭过后就待在自己的房间里没有出来了。

秦霏虽然不愿意跟宋泽面对面僵持,但就算是朋友也会担心他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犹豫了半晌之后,她终于鼓足勇气敲响了宋泽的门。

“进来吧。”

秦霏没有听出宋泽声音里的不正常,小心翼翼地推开面前那扇门,虽然刚刚吃过早餐,但是秦霏又让厨房熬了一些红枣百合羹,现在手里端着的就是成品。

不管是因为工作的事情,还是因为她的事情,反正宋泽这段时间都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消瘦,秦霏将宋泽当做哥哥,他的健康出现问题,她不可能视而不见。

秦霏进了房间之后就感觉气氛有些压抑了,宋泽本来在电脑面前忙活着,她已经来他就迅速地将电脑合上了。宋泽哥之前从来没有事情瞒着秦霏,这次是什么事情竟然还不能让她看见?

宋泽的脸上还带着愤怒,想来是没有想到她会来找他,一点点时间也不能掩饰住所有的愤怒。

秦霏很少看到宋泽生气,最近的一次就是因为自己对林越霖余情未了而要跟他离婚的事情了。那么这次宋泽又是因为什么生气呢?

秦霏想来想去,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工作上可能出现什么严重的问题了,他这段时间除了吃饭睡觉都是在工作,连抱宋愿的时间都没有,也难怪身体会日渐消瘦。

超细节的h文

宋泽不知道什么时候染上了浅棕色的头发,这样就将他的肤色显得更加白皙,但是在秦霏的眼里却是很悲凉的惨白。秦霏还是很心疼宋泽的,这些年不管是因为仇恨还是为了家族的复兴,宋泽都吃了太多太多的苦,秦霏也曾想过如果自己真的能够爱上宋泽该多好,这样的话她就可以全心全意地给他爱和关心,可是命运弄人,她爱上的那个人偏偏不是他。

“宋泽哥,你这段时间一直都在工作,有时间了还是好好休息休息吧,工作毕竟不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情。”秦霏走到宋泽的身后,淡淡地说道。

其实以前宋泽也是这样想的,工作不是唯一,秦霏和孩子才是唯一,可是现在他的唯一要离他而去,他就只能全心全意投入工作,只有这样才不会东想西想让自己难过了。

宋泽转过头来,脸上的愤怒已经化为平淡的笑意,他的态度不如之前那么亲昵,无形之中多了一些疏离和抗拒:“霏霏,你不用担心,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知道,我的工作都是在我的身体吃得消的情况下进行的。”

工作这点压力对于他来说算得了什么,真正让他心力交瘁的是秦霏那颗一去不复返的心,不管他做什么,他都不能将秦霏的心从林越霖的身上抢回来,这才是让宋泽憔悴的真正理由。

尽管宋泽已经跟自己说了千百遍放手,可是他还是不能从内心去接受秦霏将要永远属于林越霖的事实,所以一切都只能是痛苦的自我折腾。

“这是我让厨房专程给你做的红枣百合羹,你这几天熬夜太多了,所以要补一补,要不然身体吃不消的。”秦霏不知道宋泽会不会接受她的好意,但已经率先将手中的托盘放到他面前的桌子上了。

秦霏对他越是热切,他就越是觉得无所适从,毕竟这样的关怀会慢慢变少,一个月之后就很难再有。

宋泽淡淡地哼了一声:‘好。’

秦霏知道这次的所有事情都是自己对不起宋泽,就算他很不在意有些伤害她的心,但还是笑脸相迎,主动地将那碗还冒着热气的营养羹汤从托盘里端了起来。

看着秦霏脸上纠结的表情,宋泽终究是不能克制自己那颗想要关心爱护她的心,从她的手里抢过那碗羹汤:“你放着我来,把自己烫伤了怎么办?”

宋泽端的有些急,羹汤又盛得满,猝不及防就洒了一些出来,这一切都来得太快,让人难以反应过来。但是秦霏还是在尽可能地将宋泽平铺在桌子上的文件往一边推,只可惜还是慢了一步。所有的羹汤都洒在了文件上。

秦霏有些懊恼,自己明明只是想要关心宋泽,没有想到自己却只会添麻烦:“对不起,宋泽哥,我不是故意的。”

秦霏从一旁的抽纸筒里拿了一些纸出来,手忙脚乱地去擦拭着弄脏的文件,本来只是在表面上有些沾染,她这种毫无章法的清理反而将那些汤汁又重新弄到了文件里面去了。

超细节的h文

秦霏的脸涨得通红,赶紧打开文件,拿出最快的速度擦拭着,心里默默地斥责着自己的无能。难怪以前陌陌常说她是个笨妈妈,以前她还不承认,现在不承认也没有用了,因为事实证明她就是愚笨,做这么一点事情都能做得这么糟糕。

宋泽看着内疚的秦霏,心有不忍,安慰道:“霏霏,不要忙活了,这些文件我都已经看完了,等会儿就会用碎纸机清除了。”

听到宋泽这样说,秦霏的良心才稍微好过一些了,她的目光停留在文件上,发现这竟然是宋氏英国总部上次遭遇外部攻击的调查报告。

秦霏虽然知道是林越霖做的手脚,但是至于宋氏那次的危机有多严重,她完全不知情,也根本没有人告诉她。

这件事已经过去这么久,为什么宋泽还在调查?难道是林越霖又对宋氏动手了吗?

宋泽发现秦霏的注意力被这份文件吸引了,心里顿觉不妙,毕竟文件里的内容是不能让秦霏看见的,所以他才要用碎纸机将其销毁。

宋泽不慌不忙地将桌子上的文件收了起来,平静地说道:“我下午还有些事情要做,如果你没有什么事情的话,就不要进来打扰我了。”

宋泽哥竟然对她说打扰,他以前工作的时候她都是可以在场的,现在竟然这么直白地让她不要打扰他工作。难道他们之间的关系真的就不能回到过去吗?难道他们之间的亲密就只能是男女关系,不能做真心真意的朋友吗?

秦霏见宋泽握着文件的手有些微微地颤抖,心知这份文件应该是有什么很重要的内容:“既然这样,那我就离开了。”

秦霏虽然对那份文件充满了好奇,但还是听话地从房间里退了出来。

这时候楼下的佣人正好叫住她:“夫人,有您的快递。”

秦霏很少从网上买东西,她又没有什么亲人朋友,为什么会有快递呢?

“快递在哪里?”秦霏好奇地问道。

“我拿进来放在大厅的茶几上了。”

秦霏将信将疑地走向大厅,一眼便看到了桌子上的快递,一看就是文件之内纸质的东西。她轻而易举就拆开了外包装。

不出所料果然是一份文件,她匆匆一瞥,便被文件的标题吓到:宋氏被攻击的秘密揭底。

秦霏坐下来,慢慢地浏览着文件里的内容。里面一条一条写得很是清晰,就好像这是作案的人自己写下的犯罪记录一般。只要将文件看完之后,就能对林越霖对宋氏做的所有事情了如指掌。当初也是听宋氏的总经理说这件事可能跟林越霖有关,她去找林越霖,他也没有承认过,后来秦霏觉得不是他,他只不过借机让她陪他几天罢了。

没有想到结果显示这件事真的是他所为。可是为什么会有人将这份文件寄给她呢,他的用意是什么,这是一个陷阱吗?

超细节的h文

不管怎样,秦霏决定纤腰找一个人求证。那么找谁求证呢,林越霖还是宋泽?

最后秦霏决定向宋泽求证,毕竟刚刚在他的桌子上发现了一份关于宋氏上次被攻击的调查报告。

既然是调查报告,那么里面就一定有些这件事究竟是谁做的。

秦霏再一次走向宋泽的房门口,里面传来陌生男人的声音,想来是宋泽哥在跟人通电话。她敲了敲门,宋泽就结束了电话。

宋泽回过头来,诧异地看着秦霏,不是说了让她不要再来打扰他的吗,以前秦霏是很听话的,这次怎么这么不听话呢。

秦霏深呼吸一口气,鼓足勇气地问道:“宋泽哥,我有一件事要问你,你一定要告诉我实话。”

宋泽见秦霏的手里紧紧地攥着一叠文件,目光有些坚定,不知道秦霏想要问他什么?

“只要我知道的,我都会告诉你。”宋泽对于秦霏从来都没有什么隐瞒。

秦霏没有任何地犹豫,问道:“宋氏之前的危机是不是林越霖做的?”

宋泽转移话题道:“这件事不是过去了很久了吗,你怎么突然想起来问这件事了。”

宋泽虽然不愿意看见秦霏和林越霖这么快就复合,但是他却不会无耻到用这些陈年往事来拆散他们的感情。

秦霏不知道宋泽是真的不知道这件事,还只是在撒谎,于是目光一直都盯着他的脸,企图从他的脸上看出一些破绽来。

秦霏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动摇道:“你是真的不知道这件事跟林越霖有什么关系吗?”

宋泽摇了摇头,一副我真的不知情的样子。

但是秦霏为什么会这么问他,难道是从哪里听到了什么?究竟是谁将这件事情暴露给秦霏的?

宋泽疑惑地问道:“霏霏,这件事你是从哪里听到的,谁告诉你这件事跟林越霖有关系的?”

秦霏的目光转向自己手里捏着的那份文件,因为她的紧张,已经被捏得不成样子了。

“霏霏,不管是不是林越霖做的,这件事都已经成了过去式,我们不需要去纠结这件事情了,知道吗?”宋泽有些语重心长地说道。

宋氏并没有因此受到很大的损失,只是浪费了他不少的时间而已,但是宋泽知道林越霖只是想将他困在英国,并没有其他不良的用心,所以也就不与他计较了。

秦霏想到自己随便听了一个谣言就来跟宋泽对峙,心里有些不好意思,慌张地逃开:“我先走了。”

宋泽看着秦霏慌乱的背影,视线定格在她手中的文件上。

秦霏莫非是从那个文件里知道有关林越霖的事情?这份文件究竟是谁送来的,有什么用心?

宋泽觉得这件事情不简单,后来从佣人那里了解到秦霏收到了一个来路不明的快递,这份快递很显然就是秦霏之前拿到他面前的那份文件。

小熊故事全集阅读目录1~925

由此看出寄这份快件的人不简单,他好像站在暗处的操控者,操控着他们所有的人。这个人究竟是谁?

宋泽感觉到内心深处升起一股恐慌,这个人是要对付林越霖,还是对付他,亦或是对付他们两个人?

宋泽虽然已经否定了秦霏心里的想法,但是怕她继续求证,他赶紧将手中的那些对林越霖不利的文件全都绞碎了。宋泽并没有想要报复林越霖,就算他想要对付林越霖,也不过是为了帮秦霏考验他的真心。

只有经过他这一关,他才能够安心地将秦霏交到他的手中。

秦霏并没有因为宋泽片面的说辞就相信这件事跟林越霖没有关系了,她始终坚信这世间的事情不会空穴来风。凡是结果皆有原因。

现在唯一的知情人就是林越霖了,秦霏虽然很想找他对峙,但是这样直接地质问就等同于心里已经有些相信这些事情是他做的了。她跟林越霖因为信任的问题已经错过了这么多年,不想再因为信任的问题破坏了两个人之间正在逐渐好转的关系。

上次宋泽跟白头商量一起对付林越霖的事情,结果好多天都没有收到他的指令,于是迫不及待地给他打了一个电话:“宋泽,我们之前不是说好了要一起搞林越霖一次吗,你怎么这么久都没有动静,我们到底什么时候动手啊?”

白头以为宋泽是想退缩了,心里简直就是恨铁不成钢。

“白头,我在想我这样做实在不是大丈夫所为。”宋泽做事一向都是坦荡荡的,他过不了自己心里那道叫做道德的坎儿。

而且这件事一旦让秦霏知道了,她很有可能一辈子都不会理会他了。

“宋泽,你到底是不是男人。林越霖是怎么对你的,你就怎么对他?这叫做礼尚往来,跟是不是大丈夫有什么关系?”白头气急。

白头向来就是喜欢说做就做的人,以前跟宋泽合作就觉得他是一个爽快利落的人,可是不知道宋泽为什么这一次这么犹豫。

白头的时间也是很宝贵的,他再也不能陪宋泽这么无限期地等下去了,焦急地问道:“爷不陪你这么胆子小的人玩儿了,做不做,今天给老子一句话。”

白头还是很希望宋泽能够跟他一起做这件事的,这样说不过是为了逼他一把。

宋泽咬了咬牙:“做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