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嗯啊快干我_他沉腰缓缓送入师父

的嗯啊快干我_他沉腰缓缓送入师父

的嗯啊快干我_他沉腰缓缓送入师父

“这面魔镜……还有空间穿越功能?”苏叶吃了一惊:“简直匪夷所思!”

“现在不是感慨的时候!”玉芍在苏叶耳边急急说道:“好容易找到了长眉老祖的踪迹,这次绝不能让他跑了。这个老东西比鬼还要滑溜,如果再让他逃脱,恐怕再找到他就难了。”

“我们要不要听一下他们的对话,掌握一些他们的犯罪证据?”苏叶有些犹豫。

“还要什么犯罪证据!”玉芍不满的看了苏叶一眼:“你是想让他们商量出毒辣的计策,然后去对付余家的人和你周围的人吗?这个长眉老祖是超级毒辣的角色,他要是盯上你,你和你的朋友、亲属可就危险了!对付这种恐怖分子,根本没有什么考虑的余地,直接干掉再说!”

“好吧!”苏叶打个激灵:“你说的不错,对付恶人就要比他们更恶,要不然受害的还是我们自己。”

他凝神聚气、调集全身功力,把自己所有的精神力都投注到面前的魔镜之中。魔镜表面泛起一层明亮的光线,已经被他充沛的精神力驱动到目前所能达到的最高程度,一条隐约的空间通道已经成型,直直投射到下面的山谷大厅之中。

大厅里,两个黑袍鬼影跪伏在地,正在向正座上的长眉老祖述说着什么。长眉老祖眉毛抖动,脸上露出一丝阴狠的表情,似乎被两个黑袍人的话激怒,双眼放射出渗人的寒光。

他沉腰缓缓送入师父

“就在此刻!”苏叶感觉到魔镜形成的空间通道已经趋于稳定,扭头看了玉芍一眼。玉芍早已捧着大炸弹站在他的身侧,看他眼神扫过来,知道时机已经成熟。她双手抡起炸弹,狠狠向着魔镜镜面正正的砸了下去。

苏叶随着炸弹行进的方向,在炸弹尾部狠狠拍了一掌。一股巨大的吸力从魔镜表面喷涌而出,仿佛恶龙吸水一般,把玉芍手中的炸弹吸了进去。

在万分之一秒时间内,炸弹已经穿过空间通道,如同神兵天降一般,忽然出现在谷底大厅的穹顶。长眉老祖猛然警觉,抬头向大厅顶端望去,脖颈因为突然扭曲发出嘎巴嘎巴的脆响。

维持一瞬间的空间传输,已经耗尽了苏叶的所有精神力和体力。他的身体一软,噗哧一身跌坐在地上,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上当了。这个混蛋玉芍,又把自己掏空了!魔道的这些家伙们,都不可信……”

失去了支撑的能量,魔镜已经自动化作一缕虚影,重新返回到苏叶的右手掌心。好在此时炸弹已经被运作到山谷中的隐秘大厅,魔镜已经完成了它的使命。玉芍手中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一个小小的引爆装置,她脸上带着冷峻的表情,狠狠按动了一个红色按钮。

地面猛烈的震动了一下。似乎方圆十里范围内发生了一场八级以上的地震,范围内的所有山林、坡地、丘陵猛烈摇晃,仿佛末日来临一般。

山谷中忽然腾起一股暗红色的火焰,如同冲天火柱一般向空中喷发,一直冒起数十丈高。玉芍惊讶的看着火柱,嘴里发出一阵痛苦的呻吟:“我的天哪,有点错估了炸药的当量……”

她一把揽起委顿在身边的苏叶,头也不回向身后的山林窜去。此刻玉芍运足了全身的功力,不过短短几秒钟时间,她已经夹着苏叶疯狂逃窜到几里之外,蜷伏在一块巨大的山石后面。

她和苏叶原先躲藏窥探的地方,猛然向下塌陷下去。在以山谷为核心的广阔区域,忽然出现了一块方圆一公里、深度达十几丈的巨大天坑。灼热的岩浆在天坑内奔突,加上冲天火柱掉落下来的岩浆,让现场几乎变成了地狱般的景象。

滚烫的岩浆噼里啪啦向下掉落,落到山林里,又引起了熊熊的山火。玉芍两个躲在巨大的岩石后面,这才逃过了岩浆浴的悲催命运。

“那个长寿的长眉老祖,这回算是彻底嗝儿屁了!”玉芍幸灾乐祸的笑着:“就算他是神仙,也不可能在一秒之内逃出自己的老窝。能这么惨烈的归天也是他的幸运,比起默默无闻的死去,他的离开也算是刷新了武林人士葬礼的新纪录……”

絮絮叨叨的说着,玉芍看看怀里的苏叶,发现他已经陷入了半昏迷的状态。她伸手在苏叶的鼻子底下试探了一下,又把手放在苏叶的胸口感受了一下他身体里的内力流动,忽然惨叫一声:“完了,没有算好使用空间通道需要的能量,差点把主人吸干!”

他沉腰缓缓送入师父

她手忙脚乱把苏叶平放在岩石下面,飞快的在怀里掏摸起来,不一会儿,就摸出一大堆乱七八糟的树皮草根。在大堆杂物中翻动了一阵子,她从一个陈旧的小匣子里取出一块白玉色的根茎,肉痛的吁了一口气,猛然把它塞进苏叶的口中:“算是便宜你了!千年灵根残块,本来还想当成种子培育一棵神药出来的……”

灵药入口即化。一股清新的凉气顺着苏叶的喉咙流到腹中,向着他周身四肢百骸扩散。忽然间,苏叶全身经脉中像是腾起了一股爆裂的真火,在他的经脉里疯狂的窜动起来。

‘嗷’的一声狂叫,苏叶的身体猛然向上弹起一尺多高,又重重的落在地上。他猛地睁开双眼,两道血红的光线似乎要从眼眶中飞出来,看上去十分诡异。

“我靠!”玉芍一下呆在了那里。她啪的扇了自己一记耳光:“今天是怎么了,我居然忘记了这是至阳圣药,苏叶的身体无法瞬间消化如此巨量的阳气!惨啦惨啦!”

在她的鬼叫声中,苏叶忽然翻身而起,死死盯住玉芍玲珑有致的身体。玉芍一声尖叫想要逃窜,可是已经为时已晚。苏叶向一只狂暴的野兽般嚎叫一声,向着小白兔一般的玉芍扑了过去。

此时苏叶全身力大无比,整个人仿佛都变成了一团真气。玉芍被他扑倒在地,狠狠压了上来。脸上不由露出一丝苦笑,眼泪差点流出来:“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一个小时之后,天坑中的躁动终于平复。岩浆慢慢冷却,在天坑底部和环壁形成了近乎透明的玻璃体物质。山林中的山火渐渐熄灭,冒着阵阵浓烟。

苏叶睁开眼睛,发现此时已然是深夜。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烧焦的古怪味道,自己正平躺在一个缓坡上。

体内的真气如同大河般冲撞奔突,比起之前那点可怜的内力增加了何止百倍。他双手按地想要坐起来,哪知使岔了力道,身体猛然弹到空中,一下跳起了一丈多高,然后又重重摔落到平地。

“到底发生了什么?”苏叶又惊又喜,急忙扭头四顾,嘴里喊道:“玉芍,玉芍!你在哪里?”

“不就在这里吗,鬼叫什么?”一声懒洋洋的应答声传来。苏叶扭头一看,见玉芍抱着膝盖坐在自己上方的斜坡上,双眼迷离看着远处的天空,似乎正陷在遐想之中。

“你这是什么态度?”苏叶不满的站起身来,走到玉芍身边坐下:“我还没有追究你把我榨干的罪过,听你的语气似乎还有点不爽?”

“人家不过是一时错算了能量罢了,你还想怎样!”玉芍嘟起嘴巴瞪着苏叶,看上去十分可爱:“为了给你补足真气,人家可是浪费了一块千年灵药!”

“这样啊”苏叶心中暗喜,故作矜持的点点头:“看在你不是故意的份上,这次就原谅你了,不过你之前就答应给我点灵药补身的,所以你也不要这么一副肉疼的样子……”

他沉腰缓缓送入师父

“肉疼!”苏叶的用词似乎触动了玉芍敏感的神经。她狠狠的瞪了苏叶半晌,这才泄气皮球一般无力的垂下头:“好吧,我算是败给你了……”

“好吧,言归正传。”苏叶点点头:“我累得晕过去以后,发生了什么事?”

“还能发生什么事?”玉芍受了刺激,有气无力答道:“炸弹就引爆了呗!然后引起了地震和山火,我把你救出来逃到这里,然后给你服药治病、让你恢复体力和真气,就是这样咯!”

苏叶还要说话,玉芍忽然抬头向着遥远的天际望了一眼:“哎呀,忘了一件事!刚才折腾出这么大的动静,肯定会惊动一些人。我感觉到天上有东西飞过来,估计是有关方面派来勘测的,我们必须躲避一下!”

“我们走!”苏叶拉住玉芍的手就要站起来:“赶快离开这里,不要被他们发现了!”

“哎呀。刚才干了那么大的事,我精神现在不太好。”玉芍脸上泛起一丝红晕:“你一个人慢慢回去吧,我需要休息一下。”

不等苏叶回应,玉芍已经嗖的一下从他眼前消失,躲进了魔镜空间之中。苏叶看看自己伸出的手掌,又慢慢的收回来:“这个家伙,怎么话都不说完就跑掉了……”

远处传来一阵飞机引擎的轰鸣。一架飞机出现在云层中,低低的在空中盘旋。飞机机头上的摄像装置不断拍摄着,把下面山林中的场景全部记录下来。在附近转了几圈之后,飞机慢慢升高,向着远方飞去。

苏叶逃跑不及,干脆龟缩在山石下面的缝隙里,静静的等待着侦查飞机离开。等确认飞机飞远之后,他才从岩缝里钻出来,飞身跳到高高的岩石上面。

看着周围的场景,苏叶从牙缝里倒吸一口冷气:“我的天哪,这一票干的够大!”

此时他站立的位置是周围一片山林的制高点。在他眼前不远处原来深谷的位置,此刻已经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天坑。天坑中的温度还很高,在远处还能听到玻璃体结块时噼里啪啦的响声。天坑周围的广阔区域寸草不生,露出光秃秃的沙地。

远处还是丝丝阴火在燃烧,几百处丛林还在冒着青烟。幸亏这里是远离人烟的荒郊野外,要不然还不知会造成多大的损失。

“看来以后一定要管控玉芍的能力。”苏叶摇摇头:“要是放任她胡来,以玉芍不靠谱的个性,不定会惹出多大的乱子。”

看看现场的惨状,苏叶已经可以想象长眉老祖的下场。非但那个大厅里包括长眉老祖在内的三个人,估计在山谷下隐秘洞府中的所有生灵,都已经在刚才的剧烈爆炸中一命呜呼。不过想想这些鬼魅的行事风格,苏叶对他们没有丝毫的怜悯之心。这样的恶徒,正好配得上如此惨烈的结局。

现在留在这里已经没有任何意义。苏叶调整心情,飞身跃下岩石,顺着来时的道路向余家所在小镇方向飞驰而去。

他沉腰缓缓送入师父

半小时以后,苏叶已经到了小镇的外围。小镇上此时万籁俱寂,陷入一片宁静之中。只有零星几盏昏黄的灯光闪烁,那是无法入眠的人们点着灯在苦苦熬着等待黎明到来。

走在寂静的街道上,一股特殊的情绪萦绕在苏叶的心头。似乎自己脱离了人世之外,一个人正行走在无垠的狂野。那种孤零零的心境一闪而逝,让苏叶心神震动。

识海似乎正在发生微妙的变化。似乎有东西在崩塌,而新生的、更强大的东西在孕育。苏叶敏锐的感觉到识海的变化,把这些都归功于玉芍的神奇灵药。看来一切成长都需要充沛的能量来支持,否则只能是镜中花、水中月,可望而不可及。

带着这种情绪,苏叶已经来到夜晚离开的那栋民宅前。他站在门口轻轻敲了敲门扉,几乎没有等待的时间,大门已经开了一条小缝,看门老头警惕的看看外面,点头让苏叶赶快进来。

“袁大小姐回来了吗?”苏叶闪进大门,等老头把门关上,这才小声问道。

“回来了,在里面等你。”老头点点头,然后站到屋檐下的暗处、执行警戒任务。苏叶这才飞快穿过院落,推开客厅房门走了进去。

袁婉清坐在桌旁,脸上带着一丝焦虑的神情。看到苏叶进来,她脸上才露出惊喜之色,站起身迎了上来:“没事吧,玉芍小姐怎么没有回来?”

“她有一点其他事去处理。”苏叶含糊答应一声,然后跟着袁婉清来到桌边坐下。

“刚才都快把我吓死了。”袁婉清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刚才深山之中发生的异变,是不是你们搞出来的?”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