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熊故事美菱399_老师污事

小熊故事美菱399_老师污事

小熊故事美菱399_老师污事

早上醒来,我会很开心地睁开眼睛,看看睡在一旁的子豪,我的嘴角轻轻上扬着。可是想起来昨天晚上的事情,还是会莫名地心痛。

我看看子豪,继而慢慢地用自己的发梢去抚着子豪的鼻子。子豪被我痒醒了,他微微皱皱眉头看着我,似乎是有些不满了,他说:“别动了,我好困。”

我以为子豪会和我说一句生日快乐,可是等来的,却是这样的一句话。

我不满子豪的态度,我会叫醒他:“诶,你别睡了,都几点你还睡啊?我待会儿该走了。”

我每年的生日都是和家人一起过的,因为每年我的生日都是在暑假,所以,不会错过和父母在一起的日子。我不会像其他同学那样,生日这天和大家欢乐地在外面玩。因为我知道,孩子的生日,是母亲的受难日。我生日的这天,要好好地和家人在一起才是。

而今年的生日,是我平生第一次在外面。

以往的十八年生日,早上都会被妈妈叫起来吃长寿面,会听到很多的祝福。而今天……

“哎呀你别闹了,我很困的。”

不知道为什么,子豪对我的态度越来越差了。或许是因为高考失利,可是我不会考虑那么多。我只会考虑到我的感受。

“子豪,你知不知道今天是我的生日?”

子豪微微张开眼睛皱着眉头看看我,默默地说:“知道啊,今天是你的生日。”

老师污事

我无奈地看看子豪,子豪许久才说出那句我醒来就想要听到的话:“生日快乐。”

面对这么不真挚的祝福,我傻笑了一番:“就这么冷漠地对我说一句生日快乐吗?”

子豪转过身去:“哎呀你别闹了,我真的很困。”

子豪似乎是变了一个人,我觉得他很是不可理喻。

我陪他过的第一个生日,我会让他做最幸福的人,我会让所有的人都羡慕子豪。而当他陪我度过的第一个生日,竟然连一句生日快乐都来的这么迟,还会让我在早上生气。我不知道子豪想干什么,他的变化,让我觉得迷失方向。

我起身来穿着衣服,我想要离开这里,我很伤心。

子豪看着我收拾东西,便皱眉头看我:“以萱你干嘛啊?”

“我要回家!”

“你生气了?”

我不语,难道他感觉不出来我早就生气了吗?

我听着子豪微微叹了口气,继而起身来也穿着衣服。他竟然没有叫我停下来,而是自己也穿着衣服,而且还说:“那我送你到车站好了。”

我听着子豪的话,他瞬间把手里的包丢在了地上,我不可思议地瞪大眼睛看着子豪:“你竟然说要送我?你竟然没有一句挽留我的话?”

子豪还是紧蹙眉头,似乎是厌恶了我,他说:“那你要走了不是吗?我还要怎样去拦你?”

眼前的这个子豪,真的是变了,和之前的子豪,完全是两个人。

我点点头,很是生气,我委屈地流下眼泪:“子豪,今天可是我的生日啊,是我第一次和你一起过我的生日,没有祝福,没有礼物,没有蛋糕。只有生气。这是你送给我的最好的礼物吧?”

子豪歪歪头看着我说:“你想多了。”

“我怎么想多了?子豪,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子豪看着我,他再次听到我这样的疑问,他深深地叹了口气,说:“以萱啊,你知道一开始我是有多喜欢你吗?”

我愣愣地看着子豪,不知道子豪要表达的意思是什么。我微微眯着眼睛疑惑地看着子豪,想要继续听下去。

“一开始,我真的很喜欢你,特别特别喜欢你,喜欢你,到无法自拔地程度。可是后来,你一直无理取闹,让我对你越来越冷淡。以萱,其实你真的是个不错的女孩儿,可是为什么现在的你和之前的你完全不是一个人呢?之前的你是那么活泼,那么大度。可是和你在一起之后,你却不让我和任何女孩儿接触,我真的很累啊。”

“然后呢?”我听着子豪的诉苦,我想知道他自始至终要表达的意思。

“没有然后了。”可是没有想到,子豪竟然会像泄了气的气球一样不再继续说下去了。

“所以呢?”

“什么?”

“所以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的就是这个。”

老师污事

“是想要和我分手了?厌倦了我,是吗?”

“你误会了,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想把我想说的说出来而已。”子豪说着,过来拉着我的手,认真地看着我,“我喜欢你,不会厌倦你,更不可能和你分手的。”

我的眼泪似乎是断了线的珍珠,止不住地一颗一颗地往下滴落着:“我不会再无理取闹了。”不管怎样,听到子豪这样说,我会害怕,害怕子豪会厌倦我,害怕子豪会离开我,害怕子豪会再也不爱我。所以,在这个时候,我会低下头来,主动地上前抱住子豪。

或许,这就是爱情中犯贱的女人吧。

不是说,爱情中的人都犯贱吗?现在想想看,那个时候的自己,还真是犯贱的很。

“你不要离开我,也不要讨厌我。我再也不会无理取闹了。”我会向子豪承认错误。而我,今天真的没有犯什么错误。

子豪叹了口气,慢慢地过来抱住我,说:“没关系,宝贝儿不要哭了。以后知错就改就好了。”

曾经老连在我的面前说过这样一句话:“别看子豪平时嘻嘻哈哈的,遇到事情也不说话只是笑笑,你知道人家子豪这是什么吗?这叫做,大智若愚。”

回想着老连的话,我才知道,那个时候的子豪,还真是聪明的很。

最终,我还是不开心地被子豪送到了车站。他为我买了票,送我到车上。

我不舍得离开子豪,我回头看子豪,子豪冲着我挥手。

上了车子的我,再也看不到子豪的身影。

我看着窗外的人们,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才能长大。

子豪总说我像个永远都长不大的小孩子,这样的我,他不是很喜欢。他说:“你要学会长大,不能总是像孩子一样无理取闹。你要知道,什么场合说什么话,什么场合应该给我面子。你要知道,即使你讨厌一个人,也不要说出来……”

子豪教给我很多的东西,可是那个时候的我,只是听听,并不往心里面记。

我只能记得,我爱子豪,只要记住这一点,就足够了。

十九岁的生日,一上午的时光,就这么过去……

当别人都准备着要去大学的时候,我正在家里收拾着行李准备继续北上复读。我不知道自己的这个决定是对是错,当时看来,只是一心想要追逐着子豪,跟随着他的脚步而已。所以,那个时候的自己,并不后悔。因为那个时候的自己知道,如果我和子豪不在一起,那么,我们的未来,岌岌可危。

像去年一年,我收拾好了行李,父母把我送到了机场。

拿到了机票,行李过了安检,进行了托运,自己便拿着机票去候机厅了。

我一个人空落落地坐在那里,心里不知道为什么,会很不舒服。

或许是因为不甘心,或许是因为觉得子豪对我越来越冷漠。

老师污事

而子豪早已经踏上了北上的火车到了北京,已经画画很多天了。他是不坐飞机的,即使是打折的飞机票,加上燃油费,也是比火车票贵的。更何况,子豪坐的是硬座。不是说他喜欢,而是因为子豪省钱。

再次到了北京,子豪先到的画室。我是后到的。

这天傍晚,我下了飞机拖着行李坐上了出租车,来到了已经呆过半年多将近一年的画室。站在门前,我心里有些不踏实,我推开大门进去,这里是我再也熟悉不过的地方了。

当我走进来的时候,这里没有多少人,现在这个时间,都还没有下课,还在画画。

我径直地走到了老连的办公室,敲敲门,见没人应答我。我便推门走进去,见没人。

我讲行李放在了办公室的门前,来到了画室,轻轻地拉开画室的门,画室里一张张陌生的面孔,让我有些羞涩了。

当老连看到我的时候,他亮起眼睛来,继而微笑着走了出来:“以萱你来了啊?”

“恩。”我会有些不好意思地点点头。

老连和我交谈了很多,最后让刘姐给我安排了寝室。

来到了寝室,只剩下三个床位了。我选择了最角落里的那个床位,自己整顿着。

很快,他们已经下课了。

我还在寝室磨蹭着,此时进来一个女孩儿,她见我,瞪圆了眼睛:“嘿,你就是鞠以萱吧?”

我愣了愣,不知道她是怎么知道的。我微微点头:“恩。”

“哇,原来你就是我们的班嫂啊?哈哈,经常听班长说起你来呢。”

“班长?”我疑惑地不知道谁是班长。

“对啊,孙子豪是我们的班长呢。他总是和我们说起你呢,原来我们的班嫂长的这么可爱呢,好喜欢。”

我倒是喜欢听别人夸奖我的话,狮子座的我,就是喜欢自己的身上散发着光芒。

寝室的人越来越多了,一直都很外向的我,和她们玩起来也不会太费劲。

认识了很多的人,我很喜欢睡在我旁边的姑娘,她叫孔以萱,和我只是姓氏不一样罢了。当我听到她介绍自己的时候,我会愣住:“孔以萱?”

“是啊,当时我知道你叫鞠以萱的时候,我也愣了呢。哈哈,真是太巧了呢。”

这个孔以萱,小我两岁,和我是老乡,都是沿海城市的孩子,也和我一样,当时留着齐刘海儿,只是我披着头发,她呢,是扎起来。脸有些婴儿肥,个子和我差不多高,比我胖点儿,但是可爱极了。鼻骨上架着一副眼镜,眼睛大大的,我很喜欢她。觉得这个姑娘,不像是有什么心机的孩子。

晚上开会,这个孔以萱,一直跟着我,还会挽着我的胳膊,和我关系要亲密的很。

很多人说,我鞠以萱给人的第一感觉是,这个女孩儿很温柔,很可爱,很乖巧,很容易相处。可是接触起来却发现,这个女孩儿一点儿不温柔,很活跃。

小熊故事美菱399

和孔以萱他们一起下去之后,我看到了子豪,子豪冲着我微笑,会让我和大家一起坐,然后他开始点名。

点完名字,老连过来开会。我还真是幸运的很,来的第二天就放一天的假。

我回头看着这些新同学,突然看到坐在最后一旁的一个染着黄色头发的男生,眼睛有些发蓝,像极了混血儿。见他一直在面无表情地看着我,我以为是他不经意间的,便又转回头来。

当我再次转过去看他的时候,他还是在看着我,而且还疑惑地歪歪头。

我知道,我们两个是对眼了。

当老连讲完事儿的时候,子豪过来笑着看着我:“感觉怎么样?准备好复读的准备了吗?”

我看看子豪,微笑着点头。继而转头看到那个黄色头发的男生一直看着我,继而走了出去。

我疑惑地看看他,继而问子豪:“子豪,那个黄色头发的男孩儿,是谁啊?”

子豪看看,说:“哦,他叫徐宝宸。怎么了?”

“哦,没怎么。只是觉得,他好像戴了美瞳。”我也自然是不能对子豪说真话的,怕子豪吃醋。

我和子豪走出门,见那个所谓的徐宝宸和一个女孩儿站在一起说话,我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而徐宝宸似乎是发现了我看他,他微微抬头看着我,那冷漠的眼神,似乎可以把我杀死。而我赶忙地将头转了过去。

和大家呆的时间慢慢地长了起来,我认识的人也多了起来,知道了很多的人,这些学生,都很好,待我自然也是好的很。

而那个徐宝宸,第一次和我说话的时候,是慢慢地走到了我的身后,继而慢慢地俯下身来看着我画画。我能够感受的到,便转头看着他,见是徐宝宸,我愣住了,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他,似乎有种让人想要依靠的感觉。

我愣愣地看着他,而徐宝宸发现我又在转头看他,他垂下眼皮来看着我,嘴角轻轻上扬着说:“你的色彩还真是不错,老连和刘姐都说你画画很好。所以,我就过来看看了。”

我听着他的话,我慢慢地回过神来,我红着脸:“哦。”我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什么,竟然会心跳加快。可是我知道,这个徐宝宸是有女朋友的,就在我们画室,是叫桂晓楠。

宝宸说:“那就教教我画画吧。”

“诶?”我看着徐宝宸,在他面前我的反应慢了几个节拍。

“呵呵,可以多多教我,或许,我还应该拜你为师。”

“恩?”我越来越楞了,听着他的话,看着他上扬的嘴角,我也会让自己屏住呼吸,而自己,丝毫不会去注意到坐在自己一旁的子豪。

徐宝宸见我发呆,他眯着眼睛笑着盯了我好久,继而起身笑了笑,慢慢地离去了。

我看着徐宝宸的背影,似乎有些玩世不恭的感觉,可是又感觉,他的这种玩世不恭,让人觉得可以去依靠。

小熊故事美菱399

这一年里,我和子豪比第一年更加努力,因为我们知道,一定要好好考试,考一个理想的学校。

经过半年的努力,参加完了省联考,继续去各个省市去考试。

我和子豪还是会努力地去考国美,那里是我们的梦想。

所以,我们再次来到了青岛。

我和孔以萱住在一个房间,现在,孔以萱已经成为了我的干妹。要问起为什么会瞬间变成我的干妹,这还要从秋天的时候说起来。

那天画画结束,晚上老连放我们这天画的画,看完了我的作品之后,下一张就是孔以萱的了。

老连看着孔以萱的画,他顿时笑了。我们都疑惑地看着老连,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笑起来。

老连说:“哎呀,你们看啊,孔以萱,鞠以萱,都是以萱,只是姓不一样而已。干脆孔以萱你认鞠以萱干姐好了,这样以后经常向你干姐学习。”

从那个时候,孔以萱便开始叫我干姐,而我也喜欢叫她干妹。说实话,我还真的蛮喜欢她的,她也对我很好,是个好姑娘。只是这么好的姑娘没有自己喜欢的人。她和我说,不着急,现在的男人都不定性,找了也会分手的。

干妹对我一直都很好,一直拿我是她最好的朋友看待。而我虽然比她大两岁,更是拿她也当做自己的好朋友来看。

在青岛的这天晚上,我和子豪去取钱,我看着银行卡里的钱不多了。我转身看着子豪,我不太好意思地说:“子豪,我们的钱不多了,要不,改天要你妈妈打一些过来吧。我总是和我妈妈要,妈妈不知道我的钱你也花,我再和她要,妈妈一定会怀疑的。本来就怀疑我给你钱花了。”

我以为子豪会很贴心地点头说好,可是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冷哼了一声:“哼,哦。”就这么简单。有时候,越是简单的话语,越是容易让人受伤。

我看看子豪,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表现,但是我知道的是,子豪一定是不愿意了。

我和子豪考了很多的学校,我们又来到了大连,来考鲁迅美术学院。

考鲁美的这天,千晨给我打了电话,她问我在哪里,我告诉她我考试的地点,当我看到千晨的时候,她叫着我:“以萱。”

我差点儿没认出她来。

千晨高中的时候穿的很是朴素,而到了大学之后,她把眼睛摘了,戴上了美瞳,开始学会了化妆,学会了穿衣打扮。我愣愣地看看千晨,继而看看一旁的子豪:“子豪,这真的是千晨吗?”

赞 (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