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嗯啊啊快点啊啊要来啦_李力和姐姐

嗯嗯啊啊快点啊啊要来啦_李力和姐姐

嗯嗯啊啊快点啊啊要来啦_李力和姐姐

奥迪A8上走下来的,正是银行副行长申圭的儿子,申洋!

朱亮本来心里就有些不爽,现在忽然又被申洋别了车子,差点受伤,怒气更是如火山爆发,忍都忍不住,一脚踹开车门就冲了上去!

申洋看到冲上来的朱亮,很奇怪地没有闪躲,而是双手抱了胸,一脸冷笑。

朱亮看到奥迪A8另一边车门打开,里面走出来一个高大帅气的年轻人,这年轻人显然也看到了冲上来的朱亮,呵呵一笑,右手按着车头只是一跳,就跳到了申洋面前。

“脚步沉稳,下盘练的不错,气势也算有点。”年轻人对申洋笑道,根本没把朱亮放在眼里。

“就这小子,吗的上次差点掐死我,阿文,他要还是嘴硬顽抗,你帮我把他弄残了!”申洋一脸阴狠得意,好像这什么阿文来了,朱亮肯定就只是一个渣渣。

哪知道朱亮却根本没有叽歪的意思,哪管你站在前面的是谁,一脚就踹了过去!

阿文看到朱亮虽然起脚,却留下大把空门给对手,完全就是一副花花架子的模样,本来还想着调侃几句,哪知道话刚到喉咙口,扑面而来的劲风,就生生把他话给堵了回去。

阿文一下面色大变,之前心里想的闪过朱亮一脚攻击空门的想法,全部被他丢到了爪哇国去,急促之间,只能以双手交叉挡在胸口,希望能挡下朱亮这力量恐怖的一脚。

嗯嗯啊啊快点啊啊要来啦

可朱亮现在多大力气?别说没练《升龙诀》之前就有千钧之力,现在《升龙诀》小成,蕴含内气的一脚,简直连眼前的奥迪A8都能一脚踹出马路去,阿文只以双臂抵挡,怎么可能挡下?

砰!

一声巨响,阿文惨叫着直接被踹得飞了出去,倒在七八米远的地上,双臂软踏踏的吊着,口角边上渗出两行浓稠的血线,惊骇欲绝地挣扎着想爬起来。

“我去!”

申洋拔腿就想跑,车都不要了,却哪能跑过朱亮?

朱亮只是伸手轻轻一带,就将他拽着脖子给拽了个圈,正好面向自己。

“你或许不知道,我这个人其实很讨厌麻烦,尤其是你这种牛皮糖一样的。”朱亮单手捏着申洋后颈,大拇指在他脖颈脊骨第四节上轻轻一按,申洋整个人就像被抽了骨头一般,再没有了力气。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申洋害怕了,他发现自己现在除了还能说话眨眼睛,全身上下连动一下都做不到!

“你不是要我变残废吗?我只是把你想要的给你。”

朱亮说的很平淡,可他这平淡轻松的声音,听在申洋耳中,却如雷霆般震耳欲聋!

残废!

想到平时在街上那些只能磨着四轮板,用手撑着爬来爬去的残疾乞丐,他忽然打了个冷颤!

“求求你,不要把我变成残废,我保证!我保证以后都不会再找你麻烦啊!”申洋挣扎着,眼泪鼻涕齐出。

他是真吓坏了,朱亮不知道弄了自己哪里,现在四肢都不听自己使唤,好像已经不是自己的,跟残废还有区别吗?

朱亮没有理他,只是见他随手一甩,就给甩到了还在地上挣扎的阿文身上,看着两人惨叫滚成一团。

“你到底是谁?”阿文勉强撑着做起了身体,死死瞪着朱亮问。

“你也想报仇?”朱亮眉头一挑。

“不,不是……”阿文怂了,看着滚在自己身边,只能转动眼珠子哼哼的申洋,忽然打了个寒颤。

眼前这人,不仅身手恐怖,连手段,也是狠辣的得让人心悸,一个不好,说不定也会让自己像申洋一样!

奥迪A8还在马路上挡着,朱亮看到的哥犯愁的模样,也不说话,走过去就是一脚,砰一声把奥迪踹了个跟斗,翻倒在花带上。

“咕咚!”

的哥看得狠狠吞了口口水,他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这看起来屌丝一样的家伙,能让后座上的美女幽怨了。

尼玛,就凭这身手,是个女人都得疯狂吧?

“人都走远了,你他吗还躺着做屁?给老子看啊?你他吗最好给老子说清楚,那家伙到底是谁!”

朱亮坐上车走了,翻倒的奥迪边上,阿文好不容易站了起来,忍者断掉的双臂,看着躺在地上哼哼的申洋,脸色冰冷。

申洋这时候也是悔恨得肠子都青了,如果手还能动,他都恨不得狠狠抽自己几巴掌!

嗯嗯啊啊快点啊啊要来啦

何苦来哉?不过就是一点小纠纷,若不是自己不依不饶,哪会落到现在这个下场?

朱亮已经走了好一会,他也在地上躺了好一阵,可除了嘴巴眼睛,其他地方还是动都不能动,他这时候也是彻底慌了。

残废!我不会以后永远都不能动,真变成残废吧?

“阿文,我求求你,先别说了,给我打120,我现在是真动不了啊!”申洋急的都哭了。

“你看老子现在能打?”阿文吊着胳膊吼,忽然想到,申洋好像自从被甩过来,还真是一动都没动过,顿时也是愣了愣,转头又看向申洋,问:“真不能动?”

“我……!”

申洋真是骂娘的心都有了,尼玛老子要能动,躺地上算什么?地上凉快啊?

阿文走过去,脚尖撩了一下申洋的腿,接触处感觉软趴趴的像是一坨死肉,不禁倒吸一口冷气,说道:“看来事情麻烦了。”

朱亮抓申洋,他可是一直看在眼里,根本就没怎么动作,可就因为这样,他才越是感觉得朱亮的可怕。

悄无声息间就能让一个人瘫成这样,他要是是真正出手,结果会怎样?

“申洋,你也别嚎,你的事,我不会再插手,这个人,我惹不起。”阿文眼中闪过一丝浓浓的忌惮,白着脸说道:“至于你,我劝你最好还是放下架子去求求他,不然,你这情况怕是没人能救。”

阿文说完,一脸凝重地看向朱亮离开的方向,思索了一下,用巧劲抖出口袋里的手机,脚尖拨出去一个号码。

“我说你打点话了没啊?”申洋躺在地上催促着。

“等着吧!”阿文没好气瞪了他一眼,自顾自坐到路边花带的水泥槛上,低了头,声音只有自己能听见:“我不会再招惹你,但你这个人,我一定会弄清楚!”

回到家里冲了个凉水澡,朱亮换了身白色的T恤,寻思着是不是在景城卖个房子。

现在五六个人挤在冯媛媛老家的居民楼,虽然也准备搬去她家的别墅,但住在别人家里,朱亮总觉得不是个事。

反正现在兜里也还有银行赚来的那一百万,加上银行分期付清的三百万,足够他在景城买个像样的房子。

朱亮把买房子的事说了,林雨桐也表示很有兴趣,说是要一起去看房。

林雨桐今天穿了一条牛仔裤,将其曼妙的身材完全勾勒了出来,上身一件纯白色T恤,不仅显出女孩子特有的青春妩媚,还跟朱亮身上那一件恰好配成对。

“真好看。”朱亮看看林雨桐身上的白T恤,又看看自己身上的,咧嘴直乐。

赤果果的情侣装啊,嗯,看来雨桐美女是在暗示着什么,买房子相当有必要啊!

“贼兮兮的。”

林雨桐难得地脸红了一下,穿着情侣装出去,算不算两人间第一次约会?

李力和姐姐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朱亮叫冯媛媛出去,又一起回来,她心里忽然有些莫名其妙的紧张,这不,被妹妹林雨琪拾掇了几句,便也大胆穿了跟朱亮一样的T恤衫。

“嘿嘿,你又不是不知道我。”

朱亮笑嘻嘻牵了林雨桐柔嫩的小手,一开始还紧张了一下,以为林雨桐回拒绝,毕竟大庭广众之下,他可从没跟林雨桐这么亲密来着。

不过林雨桐却根本没有反对的意思,很自然说道:“朱亮,你说我们买房子在哪里好?市中心还是郊区一点?”

“郊区吧,安静,空气也好。”朱亮想了想说道。

幸福小区的风水被他以阵法彻底引爆,再想找到那样的风水宝地,几率太小,朱亮现在没心情也没时间去找,干脆就在郊区算了,至少图个安静隐蔽。

“郊区,我们现在好像没车……”

林雨桐有些犹豫,郊区安静隐蔽是不错,可陈黄两家随时有可能找上门,到时候地处偏远的郊区,可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报警都没有办法。

她也没直接点明自己的担心,只拿了车子说事。

不过,朱亮还是从她神色中看出来她的忧虑,笑了笑,说道:“没什么的,郊区的房子我会布上阵法,在外面没有办法,但只要进了屋,以后谁都动不了你们。”

“房子都没了,阵法还有用?”林雨桐嘟囔道。

“呃,上次那不是特殊情况吗,你放心吧,后面我会给我们的房子加上厚土阵,以后就算是十二级地震,也甭想崩坏我们的爱巢。”朱亮轻搂了一下林雨桐,嘻嘻笑道。

“混蛋!什么爱巢?我可答应嫁给你!”林雨桐又羞又急,伸手就要掐朱亮大腿,说道:“再瞎说我让你高抬腿!”

“别别别!”

朱亮怂了,马上讨饶,末了笑嘻嘻说道:“那啥,我也不是看你闷的吗。”

“闷也不能开这种玩笑。”林雨桐白了他一眼,说完又小声嘀咕了一句:“街上这么多人,听到多尴尬的。”

仅仅是因为人多吗?

朱亮精神一震,忽然觉得人生又充满了希望。

“遵命,以后一定注意!”他作怪立正敬了个平头礼,笑嘻嘻说道:“走着,南郊那片儿看起来不错,咱们坐车去。”

林雨桐倒是无所谓,她在景城呆了这么多年,该去的地方都去过,现在一心交给朱亮做主,更是一点意见都没有。

……

景城南郊浅口立交桥附近,有一块占地十几万平的小区,景城人都知道,这里当初是政府准备修建大广场留的地。

只是后面国家倡导节俭办公,杜绝假大空工程,这块地便被昌达建筑集团给买了去,现在叫天府园,里面一栋栋小户型别墅矗立着,逐渐发展成为南郊大型的高档社区,能在这里买房子的人,都是非富即贵,就连邱五黄百川这样的景城大佬,也都是住的这一片。

李力和姐姐

朱亮买房子也是临时起意,来的时候也没特意跟邱五等人打招呼,等到了南郊天府园售楼处,冷冷清清的连一个迎接的售楼人员都没有。

“怎么回事?不说这片儿房子卖的还挺不错的吗?怎么售楼处这么冷清?”

朱亮刚嘀咕了几句,林雨桐就笑了,说道:“人当然少了,这儿的房子随便一个都七八百上千万的,普通人也就远远看看,谁敢进售楼处丢人?”

“我去,景城的房子啥时候要这么多了?”朱亮吃惊道。

“啊?天府园你不知道?”林雨桐也吃了一惊,小声问:“你不会是没那么多钱吧?”

“七八百上千万,我还真没有。”朱亮无奈苦笑了下,说道:“我也就以为跟其他地方差不多来着。”

他这么一说,售楼处一个正准备出来迎接他们的售楼员神色立刻就变了,本来上翘的嘴角耷拉下来,极其不屑地嗤了声,转身就走。

竟是连招呼都不想跟他们打一个!

“擦,这也太现实了吧?”朱亮傻眼了。

“活该!被人鄙视了吧?”林雨桐看得呵呵直乐,这家伙平时牛气的不行,现在怎么样,被人鄙视了吧?

“切,你老公我被人鄙视的还少吗?那次吃亏过?”朱亮恼了,说道:“一个小职员而已,我还不稀跟她计较。”

“我看是人家不稀跟你计较。”林雨桐笑道。

两人正打趣着,本来也准备走了,哪想到还没等他们转身,之前走回去的那个售楼员却忽然重重地哼了一声,盯着他们,很不屑地说道:“没还穷装个什么劲?一对儿傻帽,给我小声点,要闹别处闹去!”

尼玛,老子不鸟你你还来劲了是不?

说自己还没事,可这家伙自己作死,把林雨桐也跟着一块儿骂了进去,朱亮一听就恼了,转身狠狠瞪着售楼员,说道:“你丫没事找抽的吧?老子跟媳妇叽歪几句,碍着你们了是不?”

“我说你碍着了,怎么,有意见?”售楼员趾高气扬冷笑。

朱亮笑了,说道:“你说对了,我还真有意见。”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