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篇小黄文_同桌之间污污的文章

整篇小黄文_同桌之间污污的文章

整篇小黄文_同桌之间污污的文章

“洛大哥,咱们这么光明正大地进来,未免太嚣张了些吧?”

秦天随着洛南走进娱乐城的大门,目光紧张地朝着周围大厅里扫了一圈,不禁有些紧张地问道。

“嚣张?”洛南挑了挑眉毛,淡淡地一笑道:“其实我一向如此。”

“对了,今天正好是吴老师的生日,说起来,我跟这老东西认识的时间也不短了,总得登门拜访一下吧!”

说完,洛南大摇大摆地走向前台,跟值班的经理攀谈起来。

“咕咚。”

秦天悄悄地咽了口唾沫,看着洛南那一副极其自然的样子,不禁缓缓地摇了摇头。

难道……洛大哥真的要来踢场子?

要知道,这可是吴老三的大本营啊,而且今天是吴老三生日的话,少不了要有不少道上的大混子来祝寿,趁机巴结奉承一番……

几乎可以猜到,今晚上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夜。

不一会儿,只见洛南从前台拿了两瓶洋酒,丢给秦天一瓶,淡淡地一笑,往电梯口走去。

“洛大哥,咱们不是来找吴老三的嘛,拿洋酒干嘛?”秦天扫了扫手里的洋酒,不禁有些疑惑地问道。

“呵呵,这个简单。”

洛南嘴角上扬起一丝戏谑的弧度,扬了扬手里的洋酒,淡淡地笑道:“今天我来这儿,就是想看看吴老三的诚意。如果他还算识相的话,这瓶酒就当做给他买的生日礼物,如果不识相的话……这酒瓶子恰好就派上用场了。”

整篇小黄文

“用洋酒瓶子,给人脑袋开瓢,抡起来就跟磕西瓜似的,一敲一个准,这事儿最爽了。”

秦天点了点头,一听洛南准备干架,脸上顿时扬起一阵激动:“吴老三这个混蛋,靠黑金不知道祸害了多少人,今天一定狠狠地怼他!”

两个人走进电梯,直接上到了娱乐城的顶层。

一走出电梯门,外面是一道厚厚的铁门,铁门前站了两个穿着西装,戴着墨镜的壮汉,见到洛南二人走了过来,立刻上前伸手拦住。

“你们是什么人?”

一名保镖从上到下扫了洛南一眼,不禁疑惑地问道。

今天晚上,为了庆祝吴老三过生日,整个娱乐城的顶层已经都被包下来了,没有邀请函的人物,一律禁止入内。

在他的印象中,似乎江淮市道上并没有这么一号人物啊……难不成是某位大哥的跟班不成?

洛南淡淡地一笑,扬了扬手里的那瓶洋酒,笑道:“我……是来给吴大哥祝寿,不信你看,我连礼物都带来了。”

那名保镖摘掉墨镜,仔细地望了望洛南,看他不过二十岁左右的样子,这么小的年纪,充其量也就是某个大混子的马仔罢了,随即不耐烦地问道:“小子,你有邀请函么?今晚上里面都是江淮市的大佬,没有邀请函一律禁止入内!”

洛南摇了摇头。

邀请函这玩意,他还真没有,假如吴老三提前知道他要来的话,也觉得不敢把邀请函给他,避他都来不及呢。

“既然没有邀请函,那就请回吧!”

那名体格健壮的保镖不耐烦地摆了摆手道。

“若我要是执意要进去呢?”洛南眸子渐渐地紧缩起来。

听了洛南这话,两个保镖对视轻蔑地一笑,其中一个保镖冲着洛南攥起了拳头:“小子,见过沙包大的拳头没?”

洛南笑了笑:“见过。”

唰!

洛南猛地挥拳,狠狠地砸在那名示威的保镖面门上,发出“嘭”的一声重重闷响,直接将他砸飞了出去!

另外那名保镖见到这突然的一幕,不禁心头大惊,连忙便要拿出对讲机,跟顶层的其他保安通风报信。

“喂!这里有情况……”

但还没等他把话说完,洛南已然迅速踹出一脚,径直踹中了这货的腹部。

“嗷嗷!痛死我了!”

另外那名保镖腹部一阵吃痛,捂着腹部痛苦地在地上翻滚起来。

“咔嘭!”

秦天迅速一脚迈出,将地上的对讲机踹得粉碎。

“洛大哥,这铁门似乎从外面打不开啊,只有刷卡才能打开吧!”秦天在两个保镖身上搜了一番,顿时有些无奈地道,“而且这两个货身上也没有卡,怎么办?”

“我在部队学过撬锁,但是这扇铁门保险级别太高,恐怕一般的工具难以将其打开,想要打开门,恐怕要再多费一会儿时间……”

整篇小黄文

洛南二话不说,走到那扇厚厚的铁门前,深呼了一口气,猛地抬起脚来,狠狠一记飞踢!

“嘭!”

一脚下去,厚实的铁门发出一声巨响,微微地晃了晃,接着便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咣当!”

铁门砸在地面上,发出重重的声响。

“走。”

洛南一只手插在裤袋里,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率先踏在铁门上,朝着前方走去。

“厉害!”身后的秦天看呆了,心想这一脚简直不要太帅,原来还可以这么硬怼。

进入到娱乐城的顶层,或许因为这里平时是吴老三的私人场所,极少对外开放的原因,整个楼层的装修档次,比起其他楼层要华丽了不少。

走廊上,摆着不少雅致的花花草草,地上铺着华丽的地毯,整个风格看起来极其典雅华贵。

穿过一处人工制造的雅致庭院,偶尔有几名保镖走过,也只是简单地扫了洛南一眼,并没有多问什么,很快,洛南便走到了顶层最深处的一间独立包厢。

虽然隔着厚厚的隔音门,但洛南仍可以从外面听到,包厢里面传出的阵阵喧闹声。

“看来这货还挺懂得享受啊。”

洛南冷笑一声,径直推开了包厢的大门。

映入眼帘的,是七八个膀大腰圆的人物,看起来年纪都在四十岁左右,一个个怀里搂着陪酒的小姐,沙发前的桌子上,摆满了喝掉的洋酒瓶子,而包厢最前方的小型舞台上,一个接近三百斤的胖子,正露着上身,手里抓着一只金色的麦克风,扭着屁股嗷嗷地嚎着歌。

“我不做大哥好多年,我不爱冰冷的床沿,不要逼我想念,不要逼我流泪,我会翻脸!”

那舞台上唱歌的胖子,不是别人,正是吴老三。

这一首《我不做大哥好多年》,被吴老三唱的声情并茂,紧紧地闭着眼睛,一只手还来回摆动,那副陶醉的样子,看得人一阵哄笑。

对于吴老三来讲,今天是他的生日,恰逢这么多道上的兄弟来捧场,此情此景,自然少不了唱这样一首霸气的歌助兴。

“只恨自己爱冒险,强扮英雄的无畏,伤了心的诺言,到了那天才会复原……”

吴老三越唱越嗨,这首歌的歌词,几乎就是他在江湖混了这么多年的真实写照啊!

包厢里面乱成了一团,所有人都在大声地吆喝着,哄笑着,随着吴老三的歌声打着拍子。

在这番哄闹的气氛中,竟然没人发现包厢的门被打开了,那位大名鼎鼎的洛南,此时就默默地站在一边看着他们闹腾。

“洛大哥,用不用动手?”

秦天忍不住问道。

洛南淡淡地一笑,摆了摆手:“先礼后兵。”

“何况,这胖子唱歌还唱的不错,看来他对江湖险恶深有体会啊……”

就在这时,吴老三终于一曲终了,刚刚将话筒放下,底下就响起一大片的叫好声。

同桌之间污污的文章

“吴大哥!您真是能文能武啊,小弟佩服!”

“哈哈,吴大哥这首歌真是绝了,不愧是咱们江淮市的带头大哥,唱起歌都这么有气势!”

“大哥,这杯酒是兄弟我敬你的!以后在江淮市这一亩三分地儿,只要您一声令下,我带着手下的兄弟们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沙发上的一众江淮市有名的大混子,纷纷站起身来,冲着吴老三鼓掌叫好。

这些人都是久经社会的老混子,对这种场合的套路,自然玩得格外溜,此时不趁机巴结吴老三一番,只怕以后难以再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吴老三,你这歌唱的还不错,挺有气势的,不过跑调跑的太严重了,说白了,就跟杀猪似的。”

这时,包厢里突然响起一声突兀的声音。

众人听到这话,心里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心想这是哪个不长眼的家伙,一点脑子都没有,竟然敢说这种大逆不道的话,难道他就不怕被吴老三往死里搞嘛?

等到这些人转过身来,这才看到,包厢里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了一个身材瘦削,年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身后还带着一个留着半寸的帮手。

“小子,你叫什么名字?混哪一片的?”一个脖子上戴着大金链的光头仔吆喝道,“我特么在江淮市混了这么多年,怎么从来没见过你啊?”

洛南淡淡地一笑:“我初来乍到,你们自然不认识,不过我想吴老三应该认识我吧?”

唰!

吴老三的脸色渐渐地变得苍白。

他瞪大了眼睛,在洛南身上扫了扫,终于紧紧地皱了皱眉头,从牙齿里挤出了几个字:“你、你是洛南?”

洛南淡淡地一笑,痛快地答应道:“没错,我就是洛南,算起来,咱们这是第一次在现实中见面吧?”

虽然和吴老三交手了许多次,甚至还砸了这家伙的场子,但洛南还从未见过吴老三的本人,今天这么一见,洛南倒是有些期待。

洛南?

听到这个名字的一瞬间,包厢里的众多大混子,脸上不禁一阵抽搐,纷纷将目光落到了洛南的身上,谨慎地一阵打量。

啧啧,这小子就是洛南,那个敢主动抢吴老三场子的人?

不像啊,这小子看起来才不过二十岁左右,年纪还不如包厢里的众人大,这么小的年纪,竟然能混到这个地步,实在是太让人感到不可思议了。

而且,看这小子的打扮,分明就是一个普通的青年而已,根本看不出任何与常人不一样的地方,难道说,这小子虽然打扮得朴素,其实却在扮猪吃虎不成?

这些人都是混道上的老油条,见到这副阵势,纷纷眯着眼打量了起来,准备看吴老三如何应付。

“操!臭小子,你来这里干什么?难道你不知道这是我的地盘么!我要让你有命进来,没命出去!”

同桌之间污污的文章

说着,吴老三狠狠地丢下手里的酒杯,无比毒辣地瞪了洛南一眼。

他想到过,洛南一定会跟他清算之前的旧账,但他却万万没想到,洛南居然敢亲自登门来找他,这是他所始料未及的。

要知道,这江淮市可是他的大本营,他在这一亩三分地上经营了这么多年,早就有了自己坚不可摧的势力集团,单凭洛南孤身一人,想要扳倒他,简直是痴心妄想!

初生牛犊不怕虎,这种行为虽然够有胆量,但又显得无比愚笨。

在吴老三眼里看来,洛南的这种做法,跟自寻死路没什么区别。

“我说吴老哥,你先别这么激动,”洛南倒一点紧张的意思都没有,脸上依然是风淡云轻的表情,笑着扫了包厢里众人一眼,淡淡地道:“今天我之所以出现在这里,其实是给你祝寿来了,难道吴老哥胆子小到这个地步,对我一个晚辈都要警惕成这个样子嘛?”

吴老三眼角狠狠地抽了抽。

一双锐利的眼眸,如同老鹰的眼一样,在洛南身上来回扫了几遍。

这个小子,竟然是空着手来的。

看得出来,他根本没有带任何武器。别说是手枪了,估计连把小刀都没带。

这小子,未免太嚣张了吧,真以为他吴老三的地盘,是想来就能来,想走就能走的?

“呵呵,我吴老三在江淮市混了这么多年,道上的兄弟们见了我,都得叫我一声老大,今天包厢里坐着的,都是这一带有头有脸的人物,你小子算哪根葱,也配来给我祝寿!”

吴老三狠狠地瞪了洛南一眼,眼角悄然露出一丝不屑之色。

今天,就算姓洛的小子来找事,又能奈他如何?

要知道,这里可是他吴老三的地盘,里里外外都是他的人,何况今天还坐了不少道上的大混子,可以这么说,只要敢在这里放肆,就相当于变相地惹了整个江淮市的黑道!

有句话说得好:强龙不压地头蛇!

就算姓洛的小子再牛逼,今天也得废在这里!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