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黄文啊啊啊嗯嗯啊啊

小黄文啊啊啊嗯嗯啊啊

小黄文啊啊啊嗯嗯啊啊

1109冯珊珊的噩梦

爱丽没有睡好,她翻来覆去,最后还是醒了,醒了以后去了乐乐的房间,阿沁听见声音就醒了,看了过来,看清楚来人是谁,直接爬了起来。

“你躺你的,我就是过来看看她。”

爱丽坐在乐乐的床边,养了她几年,多少少的感情还是有的,以后就要分开了,还怪舍不得的,你以后就要跟着其他的阿姨一起生活了,也不清楚她会不会对你好,冯珊珊年轻,早晚是要生育的,女人就是这样,有了自己的孩子,还会对别人的孩子上心吗。

你要好好的,自己多多保重,我能帮你的,就到这里了,怪就怪你的亲生母亲,她扔下你不肯管。

如果时间回到当初,回到当初简宁在疯人院的时候,爱丽不清楚简宁会不会重新选一次,不肯逃走,就这样的等待着青春老去,等待着霍景祀的绝情,等待着他早晚磨得精光的爱情,他也许就真的不爱她了,也许真的就将她们母女都给扔到一边去了。

站起身,离开了乐乐的房间,回了房间,坐着坐着依旧睡不好。

爱丽翻找出来,自己当时找的私家侦探,这些所谓的私家侦探,收费那是相当的高,不过有一点值得放心,那就是办事绝对牢靠,她按着上面的号码拨打了出去。

“霍太太……”对方似乎知道她是谁。

爱丽拧着眉头,她很不习惯这样的开场白,仿佛自己就是那个小心眼的人,她和很多的女人成了一脉相承,呵呵。

小黄文啊啊啊嗯嗯啊啊

“我以前叫你跟过的人,冯珊珊记得吗?”

私家侦探自然是记得的,他不仅记得还记得特别清楚,当时闹出来误会,让他差点以为简宁还活着,差点以为发现了大秘密,只不过这就是一场误会而已,误会搞清楚了就好。

“自然记得。”

“你跟踪她的时候,就没有任何的不太对劲的地方?”

私家侦探想,自己当初的怀疑算不算呢,算了,还是不要说了,毕竟一点根据都没有的事情,他讲出来也不是真的,而且还让这位霍太太怀疑自己的本事,有些话可以说有些话还是不要讲了。

“没有,霍太太为什么这样问,是觉得有哪里我们跟的不够清楚的?”

“那倒没有。”

爱丽问了一些细节,听完以后挂了电话,她可能是真的神经太过于敏感了,毕竟简宁早就去世了,一个死掉的女人还值得霍景祀为她做什么呢,冯珊珊就是冯珊珊,也许真的有本事就能把霍景祀勾住呢,她又打了一通电话出去,得到的结论是差不多的,冯珊珊确实今年才二十一岁,特别的小,父亲生重病,是同学从中间牵线把她带到那地方的,也没想到最后就让霍景祀给买了,男人的一夜风流嘛,最后变成了长期合作。

爱丽淡淡想着,真是婊子无情。

出来卖的,最后爱上了恩客吗?

两个完全至道德于无物的人,是该生来就生活在一起的。

她突然有些遗憾手边没有一张属于冯珊珊的照片,有的话就好了,她很想划花那张脸,看她还拿什么勾引人。

冯珊珊打了个喷嚏,她捂着衣服,她在陌生的城市里有些不安,当初拿了钱,那些人就说给她办了转学手续,也说她父亲现在情况很稳定,她给母亲打过电话,得到了证实,可还是觉得有点不安心,她还记得霍景祀的脸,那张脸让她觉得窒息,让她觉得害怕。

她一丁点飞上枝头的感觉都找不到,那个人冷冰冰的,就活像是个活死人,他身上一点气息都没有,每次要她的时候,她都抖着身体,生怕下一秒那个人就会虐待她,她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可就是控制不住。

能离开的时候,她简直想给对方跪下了,她没想到,自己这辈子还能有走的一天,她不失望,甚至还非常感谢对方愿意放她走,这就是一锤子的买卖,她付出自己该付出的东西,对方得到他想要的东西,想到这里,冯珊珊有点恶心,是很恶心,她不是恶心自己,而是恶心那个男人,有钱又怎么样。

根本活的就如同行尸走肉一样,她查了霍景祀的消息,比自己想的更加的复杂,他竟然亲手把前妻……

冯珊珊不敢去想,她想,自己的猜测是对的,自己能离开真好,就是不清楚,那人为什么会放她走,是腻了吗?

小黄文啊啊啊嗯嗯啊啊

那以后他会不会去祸害更多的女人?

可饶是想的再多,她也做不聊什么,她只能为自己庆幸。

父亲一天一天的好了起来,冯珊珊的心情也一天一天的好了起来,她忘记了自己的过去,她虽然和同学接触的不是很多,但学校里的氛围让她觉得舒服自在,似乎自己也不是那个特殊的存在,上个星期她陪着母亲去超市购物,结果遇上了之前在家里照顾她的人,冯珊珊的脸色变得苍白无比。

“怎么了?你的脸色突然之间就这样了?”母亲问着她,很着急的问着。

冯珊珊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冻住了,会认出来她吗?

如果和她相认怎么办?

可她所担心的一系列情况都没有发生,那个阿姨就从她的眼前走了过去,仿佛没认出来她一样,就那样过去了,冯珊珊的心疯狂的跳着,她找借口说这里的空气让她觉得难以承受,她要出去透气,母亲不疑她,就跟着她出去了。

胡乱的想着,这是一种警告吗?

不然阿姨为什么也生活在这个城市?

那就真的是凑巧,阿姨过来看望她的孩子,她的孩子就恰巧生活在这个城市里,没想到会撞到冯珊珊,她和过去差不多,有点事情就努力将自己缩起来,阿姨自然不会主动去打招呼,她清楚的很,冯珊珊很怕她,既然撞上了也没有理由转身就走的道理,她只能从冯珊珊的眼前轻飘飘走了过去,回来以后很快那段巧遇就被她给忘记了。

只有冯珊珊一个人疑神疑鬼,这也是她不敢跟同学多多交往的原因,她害怕别人知道她以前的事情,瞧不起她。

1110陈安妮的同学会

“妈,想什么呢?”陈安妮拎着大袋小袋进门。

给公公和婆婆买的衣服以及一些日用品,她今天九点多就去商场扫货,十二点多才全部都买完了,自己爹妈的东西也有,不过没有买过公的好,花的钱多,不是陈安妮不孝顺,实在是她想少花点就能想起来简宁的脸,小姑子没了,她就等于成为公婆的女儿了,代替着孝顺吧,换个立场,简宁没有了,可简宁留下来那么多的东西,这以后都是她陈安妮儿子的,她还能对公婆不好吗?

陈安妮的心是美的,现在流行中式服装,随便一件买下来都是大几千的,她自己都没舍得买这么贵的,给婆婆就愣是买了。

“没什么,看看窗外。”简母收回来视线:“你这买的什么,这么多的袋子。”

“买给你和我爸吃的,用的。”什么牛奶什么糖果的,老人家身边就是该放一些这样的小零嘴,吃饭中间进行加餐,坚果一类的对头脑也好:“还买了几件衣服。”

简母无奈,又买衣服,她这衣服都是按季节给她送过来,真的不用,你说她去哪里,过去还能往女儿身边跑跑,现在的亲戚都是自家人,穿的和皇贵妃似的去人家家里做客,这也夸张。

小黄文啊啊啊嗯嗯啊啊

“不是叫你别给我买了,愿意买就给自己买。”

“这哪能一样,昨天简放就说我,说我好几天都没回来看你和我爸了,说这就不是亲爸亲妈,我就怼他,我亲爸亲妈我都一个月没去看了……”陈安妮闲聊,她对自己父母就真的不如公婆上心,花费的心思多。

“上回买的我还没穿呢。”简母打开衣柜,真的里面都装不下去了。

这像是样子吗?她的衣服已经装了两个柜子,眼下即将就要装不下去了,一个老太太弄这么多的衣服,会叫人笑话的,年轻人穿就穿了,她不适合穿的年纪了。

“买了就是穿的,你别怪我说你,衣服越放越旧,那以后留着也没人要,一个时期一种流行,你不肯穿委屈的就是自己,女人这一辈子求的是啥,不就是好吃好穿。”

简母充耳不闻儿媳妇的话,买的日用品收拾了收拾,愣是也装满了一冰箱,这安妮什么该买不该买的通通都买回来。

“你这又是酸奶又是牛奶的……”她和简父才一共两个人,哪里喝得了这些,不是浪费嘛:“拿回去给简帧喝。”

“妈,他想喝的家里还能没有,也一冰箱呢,牛奶是牛奶,酸奶是酸奶,早上你和我爸一人一杯牛奶,人啊到了这个年纪就开始需要补钙了,虽说喝一杯牛奶可能效果没那样的大,但求个心理安慰,酸奶呢你们就下午喝,喝了对身体好,你和我爸身体好,就是对我们最大的关心和呵护。”

那可不是,老爷子老太太不瘫痪,不需要人照顾,就是对她温柔呵护了。

她这样想起来跑过来一趟省了多少事。

“都是歪理。”

“歪理就歪理吧,你得听我的。”

简母收拾了一会,陈安妮也没留吃午饭,她说下午同学会,得去准备准备。

“你同学会?”简母诧异。

实在是陈安妮嫁进家里都多少年了,也从来没听说过她去参加什么同学会,以为她同学都是不联系的呢。

“嗯,今年联系上我了,我也打算去,就当是参加热闹热闹去,简放这人你还不知道,他是这样的场合一概拒绝,我想着我们现在也混的不错,那些同学背后指不定怎么说我们的呢,家里之前也是事多……”这个事多指的就是简宁的事,既然是同学就不可能不知道简宁是简放的妹妹,那些个幸灾乐祸的也好,同情可怜的也罢,陈安妮打算走出去见见那些人,让他们知道这些事对于简家来说都过去了。

虽然伤痛,现在却还能向着阳光活着。

简母点点头。

“你不去画个妆什么的?要不然就去店里……”话说到这里,又得叹口气,女儿不在了,店里化妆也都不是专业的,那些都是员工。

“妈,你别担心,我都安排好了,绝对不给老简家丢人。”

小黄文啊啊啊嗯嗯啊啊

“那你去忙吧。”

“我还有点时间。”

“走吧。”简母道:“时间就那么点,一浪费就不够用了,回去找个地方弄弄头发,画个妆,美美的。”

陈安妮她长得不丑,长得难看当初简放就不会选她了,就是结了婚以后,身材有些走形,加上不打扮,成为家庭妇女了,穿什么就随便了,这一随风,流行就跟不住了,这两年呢家里的事情多,加上儿子学习方面的事叫她操心,跟着瘦了不老少,除了保养的不是那么太好,其他方面可以讲,她走出去应该是压在很多人的头上。

化了妆又选了衣服,晚上把简帧交给自己娘家妈,风风光光去参加同学会了。

“你觉得我怎么样?”陈安妮问化妆师。

化妆师微笑:“您长得大气,很好看。”

和人比年轻肯定没有任何的优势,但胜在有了生活的阅历,那感觉就不同了。

陈安妮打车过去的,同学会定的地点是在某大酒店,据说他们同学当中有个过的很不错的人举办的,那人陈安妮还记得呢,小时候就挺淘气的,不过老师很喜欢他,那时候那人也追过她,不过她没同意,她喜欢的是简放。

今天这也是鸿门宴了吧。

上了台阶,到了大堂,服务员问着她,她说了说,就被人领到了后面去,还别讲,为什么选择这地开同学会?这人绝对就是有心机的。

环境好,地方够大,档次够高,这样混的不好也会被人说好了。

一进门,来了不少的人,大家可能是把最漂亮的衣服都翻出来穿了。

“这是……陈安妮。”

突然有人喊她。

陈安妮认得出来大部分的人,因为都在一个城市里生活着,偶尔还能撞上呢,谁过的怎么样,其实心里都是有数的。

“你来了。”安妮打着招呼。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