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大强行撑开紧窄的嫩缝_中餐厅h文

粗大强行撑开紧窄的嫩缝_中餐厅h文

粗大强行撑开紧窄的嫩缝_中餐厅h文

驾车前往遂州,我总感觉身体有些不对劲,有种乏力感。

回想一下前天晚上与何露的意外相处,头天下午和蔡绣春、杨三妹的交流,感觉确实提高了很多能力,但身体却有种透支感。

而头天晚上见了李修良回到家里,那时唐七他们正好夜训结束,赶上何露给大家烧了银耳枸杞汤,我也喝了一碗。何露表面上装着和我之间什么也没发生,还是很温和、亲切的感觉。

女人嘛,顾面子,不想把这样的事情闹大,我也懂的。而郑文英、唐七他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还回忆起喝酒的事情,说何姨和冬哥的酒量真大。

陈春柳还问到底哪个喝赢了。何露居然给我面子,说当然是夏冬赢了,身体好,酒量也好。

我当时也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呵呵一笑,说何姨的酒量也让人叹服,两瓶红酒下去,什么事也没有。但我也强调了一下,我现在事情比较多,在果城的时候也不多,希望大家不要动不动就喝酒,伤身。

我是老大,大家都听我的,表示坚决不喝了,然后散去了,各自休息。晚上我觉得睡觉还特别踏实,还梦到了可心姐,很幸福的感觉。可醒来后,心里一阵阵失落,好久没见可心姐了,我很想她,打算忙完地产公司的事情,再去见见她。

开着车,回想着那个梦,整个人还是精神了许多。不管怎么样,我会渐渐强大,直到夺回可心姐的那一天。

中餐厅h文

但半路上,我还是感觉心慌,乏力,呼吸都有些痛苦。我见已到遂州下属的一个叫大英的县城,便只能停车休息一下。大英这地方,还是黄礼春的老家呢!

我找了家不错的宾馆住进去,躺在床上,感觉全身汗水淋淋,但没多久睡着了。醒来后是晚上了,吃了饭,又只能在宾馆里休息一晚上。

半上午的时候到达遂州,前来接我的是黄玉蕾、郑文娟和梅清。我一问,才知道黄玉蕾到了华蓥之后,见过岳阳老哥和华冬地产总部的员工之后,便马不停蹄的赶往遂州,处理相关事宜。

而郑文娟也在郑家志的要求下,入职了华冬地产,成为业务副总,在遂州执行相关项目事宜。梅清呢,也是副总,和郑文娟并肩作战。这两个女人呢,郑文娟头脑精明,梅清也不是省油的灯,让我倒是很放心。谁说女人不能打天下,我的她们就都挺厉害的。

我到的时候,三个女人各自开着车接到了我。那是大白天的,见面也都是很正式的场合,不存在什么男女情感因素在里面,让人感觉很不错。

梅清说让我先去公司在遂州的临时办公地看一看。临时办公地租用的是遂州市中心的涪江大厦一层楼,工作起居都很方便,因为离着涪江大酒店本来就不是很远。

我却说不必了,先上工地看看去。她们没有办法,只能带着我往涪江边上跑。说实话,那也算是回老地方了,当初我也就在涪江边上惩治了梅清、黄莺和顾成群。

再回涪江边,那里的江水依旧碧波缓流,相当迷人。不过,涪江之春的楼盘工地热火朝天,一座座高层、多层住宅的框架在拔地而起,让人感觉变化真的很大。

我们到达工地,梅清为我取来了安全帽戴上,然后才和黄玉蕾、郑文娟引着我,在楼盘销售中心、各个工地视察了一番。梅清和郑文娟对于业务相当熟练,同时也算是为黄玉蕾介绍。她们一口一个夏总,叫得很尊敬,让销售中心无论是员工还是看房的客户,都非常惊讶,没想到这个夏总如此年轻。

那一圈转了下来,都是一个小时以后了。对于工地的安全方面,我也是相当关注的,发现各方面都做得很好。建筑工人的福利待遇方面,我也走访了一下,感觉很满意。

转完之后,我询问了一下那边惠民工程的试点情况。郑文娟很忧心的说,现在拆迁工作都已经停下来了,根本没法进行,目前正在积极与遂州市委市府商议对策,也许必要的时候还是会出动警力、城管来帮助拆迁,当然会支出一大笔的费用,用于万一产生的伤亡事件。

我当时就摇了摇头,说不可以这样子做,无论老百姓是什么样的情况和心理目的,咱们都不能暴力拆迁,事情总会有解决的时候的。

粗大强行撑开紧窄的嫩缝

但黄玉蕾说那处试点工程,其实是一座集商用和老百姓业余休闲的广场,名叫涪江广场,建筑面积占地近两万平,工程期是一年半,现在都过了将近三个月了,要是再不拆迁动工,必然会涉嫌违约,到时候市府要是打官司,少不了要赔上一大笔的。

我点头说我知道这个时间很紧迫,但是也不能胡乱开拆,其中涉及到的纯起哄分子,我会妥善处理的,先这样,咱们先回去吃饭,我来安排这些事情,梅清通知拆迁工程队,明天上午准备开工。

三个女人自然听我的,然后陪着我离开工地,梅清说是安排在涪江大酒店吃饭、休息,我也没有意见。

在涪江大酒店吃了饭后,我便单独去了自己的套房里休息。当然,我也知道,黄玉蕾、郑文娟和梅清分别住在我房间左右和对面,也各自先午休一下。入夏了,白长夜短,午休自然也是少不了的。

我进了房间之后,马上收到了三个女人分别的短信,要求我晚上到她们房间里去一下。

黄玉蕾非常渴望和我在一起,说分别虽然没两天,但就像是分开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郑文娟不用说了,直呼我夏老魔,说快一年没见到了,一定要我把欠她的都补回来。唉,我又欠她什么呢?

梅清也不必说了,非常想念冬哥,希望多陪陪我。

我一一回复她们,说我会安排时间去的,叫她们好好等着就行。

回完她们的信息之后,我打电话给龙立奇,叫他带上小五、小六马上赶来遂州,到了的时候,自己另找一处宾馆住下,明天有行动。

龙立奇很兴奋,问我是什么行动?

我对他密语了一番,他连忙表示马上出发,一定把事情办好。

电话搞定之后,我才好好休息了一下。下午,在黄玉蕾她们的陪同下,去了临时办公地,接见了一下员工们。那些员工看到如此年轻的夏总,个个都惊呆了。我只发表了简短的讲话,求真,务实,要求大家别来虚的那套,扎实工作就行了。

然后,我在涪江大厦的一间茶坊里呆着,喝茶,看看市中心的繁华,打发着时光。黄玉蕾她们都在办公,我却如此悠闲,其实感觉还是挺好的。

下班时间到了,我们还是回涪江大酒店吃饭。饭后,我先回房洗了澡,休息一下,然后先去了黄玉蕾的房间。

一番交流,无水。黄玉蕾都瘫了,说我实在是太有水平了。我则说明天还有事情要忙,先回房休息。

回到房间,又洗了个澡,去了郑文娟房间。她见到夏老魔,自然是百般欢喜。交流没有结果,她只夸我怎么越来越有长劲了?我却心里暗暗有些不妙,感觉身体似乎出了状况一样。

我同样对郑文娟说明天有事情要忙,不久留,回了自己房间,刚刚洗完澡,梅清发短信说她亲戚来了,老子听得还挺高兴的,让她好好休息。

粗大强行撑开紧窄的嫩缝

不过,梅清说郑家志过遂州来了,是带团过来的,据说是为了遂州到广安的高速公路工程,要和遂州相关部门谈判,叫她过去聚一聚。

我回信说反正你亲戚来了,就对郑家志好一点,他对我们公司的发展也出了很多力,也真心喜欢你,也就答应下来吧!

梅清回信说虽然是可以答应郑家志的求婚,但她希望答应之前再好好陪陪我,也算是个告别吧。她说知道不可能常伴冬哥身边,终究应该要个归宿,但人生不想留遗憾。

这娘们儿说得很伤感的样子,让我心里还有点触动,但只能回她说:行吧,到时候再说吧,我尽量满足你的要求。

她还回信说冬哥你真好,晚安吧,我去陪郑家志了。

我则躺下来,好好睡上一觉。半夜,我突然冒冷汗,身上打颤,心慌无力,但挺了好一会儿,也就过去了。

我意识到了天赋异禀越来越强大,但身体似乎还是出了问题,等忙过了,还是好好去检查一下吧!我也是肉体凡胎,不是铁打的,生个病呢,也许也算正常吧?

我开着车前往拆迁工地,那时候机械轰鸣,灰尘漫天,一切都在进行之中,而且早上七点就开始了。

我到了之后,车停得远远的,戴上安全帽,找了一台挖掘机,坐进了进去。为了不影响司机驾驶操作,我基本上是在车门边上坐着,用脚蹬着车门。

拆迁进行到上午八点,被迫停了下来。四面八方闻讯而来的人们,有的爬上了房顶,有的站在自家的窗户面前,更有人冲到小巷子里面,或者围在周围,挡在挖掘机前面。

更甚者,扯起了横幅,写着什么誓死保卫我们的家园,让不良开发商滚远一点。还有两个家伙,扯的横幅上写着:赔钱番倍,否则从我身上轧过去!

这一批居住在贫民区的老百姓,为了钱,果然是不要命了,让我感觉到很悲哀。在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里,男女老少到达现场,至少有四百来人,阵容相当之大,到处都是人影。

实际上,我华冬地产的赔偿已经高于国家标准很多了,有钱有补贴有很好的安置房在建设之中呢!这拆迁中遇到的闹事没有猫腻,鬼才信呢!

连我所在的那台挖掘机在内,一共九台挖掘机,全部停摆,确实也不敢挖,不敢拆了。拉废渣的18辆拉土车,也全都停了下来。而且,有人报了警,附近派出所以及110的JC都来了。

我看得出来,JC们一到,都有些懒悠悠的感觉,问问情况,找拆迁的项目负责人也了解一下,还有人跟负责人在谈着什么。负责人是三十多岁的男子,华冬地产下属的一个项目小经理,叫易忠。头天下午,我也见过他的。

易忠离我挺远,和JC们在说着什么,我不清楚,我也不需要知道。我只知道,龙立奇和小五、小六在暗处,我在明处,用着犀利的眼光在观察着闹事的人们中可疑的分子。

粗大强行撑开紧窄的嫩缝

我在社会上漂了那么久,什么样的人,一眼就能看个七七八八了。龙立奇、小五和小六更是混子中的混子,很熟悉那些门道,自然也能看得出来。

我在挖掘机上和龙立奇联系了一下之后,便对我的司机说撤吧,改天咱们用一天的时间把这里铲平了再说。

司机也知道我的身份,还不相信道:夏总,能吗,这一伙老百姓比烈士还烈士啊!

我淡淡一笑,说很快我就能知道谁是真烈士,谁是反革命了,走吧!

司机马上启动,挖掘机离场。跟着,一台又一台挖掘机撤离。租来的18台拉土车也全部撤离。

我们一走,JC就走了,那些捍卫家园的人们也就陆陆续续撤了,居然还有人放起了鞭炮,似乎在庆祝我这样的“无良开发商”屈服了,滚蛋了。

我开车直接回了涪江大酒店,进浴室里,洗去一身的灰尘,换上了干净的衣物,然后静等消息。

中午饭后,黄玉蕾还利用午休的时间回来过一次,向我索要交流机会,我还是交流了,只是无水。

身体的状况,让我自己暗暗担忧,但黄玉蕾只当我很强,没在意,事后就急匆匆赶去上班了。

下午,梅清还回来了,说是亲戚来了有些头晕,想休息一下。她还是给我汇报了头天晚上和郑家志单独约会时的情况,说接受了对方的求婚,郑家志当时都哭了。这情况呢,倒让我高兴,夸她办事不错。

到半下午的时候,黄玉蕾传来消息,说涪江之春楼盘工地上又有工人从建筑架子上掉了下来,当场摔死。

我问善后工作怎么样?黄玉蕾说,老规矩,赔二百万,并出钱安葬等,媒体打点了近百万。她还担忧的说,老是这样死伤下去,情况真的不妙。因为当地已经有人在造谣了,说涪江之春就是个乱葬岗上的楼盘,死者阴魂不散,修的时候工人出事,修好了住进去也得出事。

我听得冷冷一笑,说给老子生事的人才他妈阴魂不散,世界上有锤子的鬼,老子一定要把这些装神弄鬼的幕后黑手给揪出来!

天快黑的时候,龙立奇打电话给我,说:“冬哥,事情搞定,已经摸到了一个起哄的黑涩会分子的住处,监视一天了。这个叫骆军的家伙晚上和兄弟伙还有个聚会,说是要先吃饭,然后去唱K,晚上要不要动手?”

我很淡定,说自然要动手,你到时候和我一起去,现在马上让小五和小六进入涪江之春楼盘,给我调查好所有意外死亡或者受伤的民工所有的情况,走访相关人员,包括他们的家人,都要给我弄个清清楚楚,得发现出异常情况来。

龙立奇表示马上让小五和小六去办这件事情,他一直盯着骆军这个家伙,晚上等他们聚会的时候再通知我。

当晚十一点的时候,龙立奇通知我,说骆军一伙九人吃饭完了,要去“英煌KTV”唱歌了。

中餐厅h文

我说跟着他们,我马上就赶过去。

英煌KTV离涪江大酒店也太近了点,就在斜对面,隔了一条大街而已,站在我房间的窗户前都能看到那流光溢彩的招牌。

我戴上墨镜,换了一身装束,车都没开,步行就前往英煌KTV了。到那边的时候,龙立奇也是戴着墨镜,没人能认出他曾经也是成都平原上的一号人物。

他告诉我骆军等人包了一个豪华大包房838号,一共九人,叫了九个公主进去,估计是要在里面混乱了。

我呵呵一笑,并不着急行动,而是和他聊了好一阵子,主要是问他现在的生活方面。龙立奇的变化很大,说最近越活越觉得有意思,比以前在成都那种打打杀杀的日子有意义多了。

他还和父母联系了,说自己很好,叫他们不要担心。

而我问起他的个人问题,问他有什么打算。

他居然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说冬哥,现在跟着你,我自己那一百来万也有分红,收入不错,但还真的没考虑着个人问题,等事业再进一步吧,怎么也得帮你立几件功再说了。

我说:你心里是不是还忘记不了郑文娟?

他脸上一红,摇头说没有没有,都过去的事情了,提那个做什么?

我点了点头,深吸了一口烟,说这样子吧,改天我好好做做郑文娟的思想工作,万一她想通了呢?

他还是说冬哥,算了算了,不用麻烦你了,文娟的心里只有你一个人,我是知道得清清楚楚的,也许吧,还是冬哥魅力大,我们跟你争不赢的,我也曾对不起文娟,还是让她爱你一辈子吧!

我有点没法往下说了,便道:“不说这些了,走吧,咱们会会那个什么叫骆军的家伙去。”

他连忙在前面引路,带着我就去了838包间外面。那外面居然还有个专职的服务生在那里站着,对我们很客气道:两位哥,晚上好,请问哪间房,需要公主吗?

我一指838,说不用了,我们只是来喝一会儿酒就走。

龙立奇则掏了两百块往服务生的包里一揣,低声说到旁边去吧,不管里面发生了什么也不用管,懂吗?

龙立奇本来就高大威猛,那些日子生活规律,又刻苦训练,更显得很有气场,那服务生一打量他,便连忙点头,往另一边走了。

随即,我们推开了838豪包门,里面的声音震耳欲聋,有个嗓子在鬼吼着:“我不做大哥好多年……”

我和龙立奇相视一眼,他居然淡淡一笑,然后朝里走。我们走过进门的卫生间外面通道,来到包房大厅里。妈的,那场面还是让我们有点开眼界的感觉……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