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出流黄水的小说

看出流黄水的小说

看出流黄水的小说

409:严天华的炫耀

“村正!”

秦远方看到这把古武士刀,惊讶莫名。

“妖刀村正!”

何明朗浑身打了一个激灵。

妖刀村正可是在诸多游戏里十分出名的宝物啊,关于它的传说实在不少,甚至还有被妖魔化的味道。现在看到实物,让何明朗惊讶得可以。

秦远方拿起刀,提醒道:“妖刀村正是一种刀,不是一把刀。”

何明朗有点迷惑。

秦远方慢条斯理地说道:“村正是室町时代到江户时代居住在伊势桑名的一群著名锻刀工匠,前后一共有三代村正,每代至少3、4人同时使用村正为刀铭,其中又以初代村正最为有名。初代村正是岛国正宗冶炼锻造工匠的后人弟子在民间的流传分支,它的继承者也是非常优秀的锻造匠。他们的作品上都有华丽的花纹装饰,而且都锋利无比。”

严天华显然有过这方面的研究,接口道:“而村正的‘妖刀’称号是从江户时期才开始兴盛。它之所以被称为妖刀,是由于德川家康禁刀所致。首先,德川家康的祖父松平清康在与织田家作战的时候被自己的家臣用千子村正一刀劈了——从右肩一直劈到左腹。接着,德川家康的父亲松平広忠被近臣用刀斩伤了大腿,用的也是村正。后来,德川家康的嫡男信康被织田信长疑心和武田家勾通而切腹自杀,用的又是村正!再后来,关原合战中轮到德川家康自己被村正斩伤了手指。所以,德川家康对村正极其痛恨,斥之为不吉的象征,下令废止村正,不许使用,持刀者都被视为藐视幕府,被处极刑。德川家康禁刀后,妖刀的说法就广泛化,几乎所有村正都被称为妖刀。”

看出流黄水的小说

何明朗惊叹道:“原来还有这样的秘密啊!”

严天华则说道:“当初我得到这两把刀,那是在一个鬼市,而且是打包拍卖的。当时还不怎么情愿,但后来经过华老师的鉴定,我才知道它们的珍贵,所以一直都视为毕生最大的漏,放在家里张扬。”

秦远方笑道:“我们倒是恰逢其会了!”

何明朗纠正道:“错,是送上门看你的炫耀。”

严天华也不否认,得意地笑了开来。

秦远方看了下时间,觉得很晚了,于是起身道别:“好了,这一次真的要离开了。我明天还要回老家一趟呢!”

何明朗问:“为啥?”

秦远方回道:“还能有啥,郭聪在老家摆筵席,我能不过去捧场么?真是的!”

“也对!”

严天华和何明朗才想起这事。

郭聪虽然在鹏城工作,但双方的亲戚都在天阳市啊。与其让那么人过来鹏城,还不如在老家摆筵席呢。至于鹏城这边的朋友,回头在请客也是不迟啊。

事实上秦远方这一是跟家人一起回去,顺便探望那些许久没联系的亲人,以及还住在山村里的外公外婆,顺便感受一下许久不曾体会到的原始生活。

这一去,恐怕至少要一个星期啊,到时候估计严天华他们又会嘀咕了。

但秦远方不说,他们也不知道。

今日事情就这样默契的结束。

……

……

秦远方这一次回家只是跟双亲回去参加宴会和省亲,所以没有太过高调,甚至连大熊、马三都没带,简单出发。

而郭聪和林静的婚宴很是朴实,有乡村人特有的热闹,让秦远方品尝到久违的乡村气息。

但郭聪和林静的婚宴知识计划中的一部分而已。

“啊!这才是生活!”

秦远方狠狠地吸着清醒的空气。

虽然天鹏花园的环境不错,但与大山的环境一比,什么都不是了。秦远方跟双亲来到外公外婆家,心神就被这里的优美的环境彻底吸引住了。

秦父的双亲早就离世了,又没什么亲人,所以导致秦母的父亲是最亲近的人。只不过这对长期在山村生活的老人拒绝了秦父秦母的邀请,依然住在山村里。不过秦父秦母总是时不时地送钱过来,所以两位老人家的生活倒是挺美满的。

而秦远方的一群舅舅姑姑只知道秦远方很能干,但不知道能干到什么地步,所以只是夸奖和赞许,将他立为家人的榜样,就没其他心思了。

这样的环境,使得秦远方更加喜欢这里。

秦父秦母见秦远方难得如此轻松,也不提醒秦远方工作,就让他呆在这里。

此时,吃过饭的秦远方穿上长裤长袖,擦上防蚊水就出发了。

因为他们要夜猎。

秦远方在舅舅、表哥表弟的带领下,背着各种工具就进山了。

小黄文同桌揉胸

一到晚上,山里的蚊子就铺天盖地地冒出来,比蝗灾时还要夸张。这个时候进山若是没有防蚊水,轻则被叮咬得全身包,重则会染上各种传染病。所以山里人对于这个很是在乎,再三提醒秦远方。

秦远方抹的防蚊水是他在山村所能买到最好的了,据说还是古配方,擦了之后从没出过被蚊子攻击的事情。

山村人背靠青山,靠青山而活,秦远方他们上山,却见一些山民拿着各式各样的工具下山而来。

大家都彼此认识,甚为熟悉,见面就打过招呼,却没追问。

而当夜幕降临,手电筒和扩散性的矿灯开发发挥作用。进山时,手电筒因为光线过于集中而不是很适应,因为这样容易被身边的野兽、毒虫攻击。所以扩散性的矿灯就有巨大作用,可以将周围一小片空间都开照了下来,预防偷袭。

但山路毕竟不是好走,大家的脚步也放慢了些许。

秦远方的舅舅发声道:“我们这一次的狩猎是特定有目标的,只专门针对那些祸害庄稼的野猪而已,其他的都不能随意乱动。”

秦远方弱弱地问道:“舅舅,我们的狩猎指标是多少啊?”

“0!”

舅舅很是干脆地回了一句。

秦远方瞬间说不出话来。

舅舅说道:“我们报警说山上的野猪糟蹋庄稼,可警察不理,说是畜牧局的事情;而我们找到畜牧局,他们却说是动物局的。一个推过一个,最后不了了之。”

410:人与野兽

舅舅说道:“我们报警说山上的野猪糟蹋庄稼,可警察不理,说是畜牧局的事情;而我们找到畜牧局,他们却说是动物局的。一个推过一个,最后不了了之。眼见我们的庄稼就要长起来了,不能任由野猪糟蹋,必须先处理掉。”

野猪可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呢。

秦远方问:“那你们不怕被警察抓吗?”

舅舅回道:“怕,但也没办法。那帮只会抓赌抓嫖的废物不会干什么实事,之前就有过人打死野猪被罚款的事情。不过只要我们做得干净,把野猪迅速处理掉就没问题了。甚至还能反赚一笔呢。”

秦远方也知道天阳市的警察是旧病难去,不可能一下子就根治过来的,但没想到依然是烂到根子里,难怪现在社会总是充满怨言呢。

一位大表哥则说道:“被抓的事情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可是我们山下的庄稼即将收成,不能再让那些畜生糟蹋了。如果再这样下去,大家都不用种地,直接跑去打工更好。至于村里,则给那些野兽当后花园吧。”

听到这么怒气的诉说,秦与那放才知道这里的人与野兽的矛盾已尖锐到他想象不到的地步。

而后一位陌生的大哥也说道:“大家心知肚明就可以了,回去别乱搅舌头。还有的,等下若真的打到野猪,你们可别乱来啊。现在山里也出现野狼了,血腥味很容易将他们引来,一些必要的预防还是得做足的。”

小黄文同桌揉胸

秦远方问道:“什么预防?”

“喔,你是来玩的,我们倒是把你忘记了。”

舅舅这才恍然过来自己的疏忽,连忙将一把锋利的砍山刀递给秦远方,说:“对付野狼自然要用原始的办法。这把刀虽然不是很好,但够锋利,只要不乱来,自保是没问题的。”

大表哥也说道:“的确,野狼就是凶猛点的大狗罢了。”

秦远方会心地点头。

话题到此结束,不过秦远方想的东西还很多。

在大跃进时期,以及后来的大生产时期,周围的青山被破坏得很凄惨,野生动物的数量急剧锐减。不过因为退耕还林、封山育林的政策迅速实施,总算保住了这片青山,而经过20多年的保育,青山也逐渐恢复了往日的勃勃生机。

原本这是一件很高兴的事情,但不想这才是烦恼的开始。

生存环境的优化,再加上山村外出劳务的人口增多,山村的人气比以前少了不少。使得不少的野生动物开始大胆下山觅食,其中以野猪为最,给山民们带来了极大的危害。

特别是这两年,山民们的庄稼一成熟,野猪群就会准时过来糟蹋,让山民们遭受巨大的经济亏损。

村民想了很多办法,春天一到就会轮流出去巡逻,敲锣,放鞭炮,以此驱赶。刚开始还有点效果,可是时间久了,一是我们自己精力吃不消,二是野猪见怪不怪了。

村里开始训练家里养的狗去守护庄稼,结果它们根本不是野猪对手。“以前有几条狗去追赶野猪,结果被野猪的獠牙刺死了。山民们又想到在田边围一圈竹篱笆,结果竹篱笆或被野猪成排推到,或被连根刨出。后来山民们采用拉电网、埋野猪夹的方式来对付,捉是捉住了几只,但这点数量没用;而且这些方法很危险,万一电到或夹住人,不堪设想。后来山民们集体商量后,撤了电网,取走了野猪夹。

再加上那些贪婪的警察盯着大家,害得大家不敢随意乱杀,所以山民们只能忍气吞声,不种农作物,只种一些野生动物们不喜欢的经济作物。

秦远方记得看过一篇报道,报道说的是浙江省的陆生野生动物资源。报道里说浙江省的在2000年时大约有29000只,可现在据浙江省林业厅野生动物保护站的统计有足足15万只之巨,数量极端可怕,有的地方甚至达到了“猪满为患”的境界。

舅舅叹息道:“哎,不能用枪,那样太照耀了。可若是不用枪的话,凭借我们手头上的工具是很难对付得了它们的。”

其他人也附和道:“是啊,它们可是山里的土霸主,贼精呢。上一次我们过来围剿它们,还不是给它们伤了几个后突出重围了。”

“等等!”

秦远方突然喊停。

大家也停了下来。

小黄文同桌揉胸

秦远方疑问道:“你们听到什么了吗?好像是鸟鸣!”

大家闻言也都静心倾听,果然有微弱的鸟鸣。

秦远方顺着声音走过去,在草丛里扒出一只雏鸟。

舅舅说道:“是雏鹰!而且还是练飞不成功摔伤的雏鹰!”

秦远方觉得它怪可怜的,想收留它。

舅舅劝说道:“远方,你就别浪费时间了,都不知道它有没摔得内上。一旦摔成内伤,基本是救不活的。最关键的是,雏鸟练飞失败,基本注定了它悲剧的命运,你还是别理会它为上。”

“尽人事吧。”

秦远方倒没多想,只是起了点怜悯之心。

舅舅见状,拍了拍秦远方的肩膀,说道:“远方啊,你想养就养吧,毕竟城市生活也挺忙碌的,有点调剂也是不错。而且老鹰一旦养起来,可是一辈子的伙伴。”

“嗯!”

秦远方知道鹰是世界上寿命最长的鸟类,它一生的年龄可达七十岁,一旦养起来的确可以陪伴终生。

老鹰老鹰,前边加了个“老”字,足够说明很多事情。

不过老鹰要活那么长的寿命,必须在它40岁时做出决定生死的选择。因为当老鹰活到40岁时,它的爪子开始老化,无法有效地抓住猎物;而且它的啄变得又长又弯,几乎碰到胸膛;还有它的翅膀变得十分沉重,因为它的羽毛长得又浓又厚,使得飞翔十分吃力

如此恶劣的情况,它就必须做出选择,要么等死要么完成人生的蜕变——一个长达150天的漫长折磨。

这个蜕变是这样的:它必须很努力地飞到山顶,在悬崖上筑巢,停留在那里不得飞翔,然后用它的喙击打岩石,直到喙完全脱落,紧接着就这样静静地等候新的喙长出来。

再接着,它要再用新长出的喙,把指甲一根一根的拔出来;当新的指甲长出来后,它们便再把羽毛一根一根的拔掉。大约5个月以后,新的羽毛长出来了,这样老鹰就开始飞翔,重新开始剩余的30年岁月。

这个过程十分残忍,也异常血腥。

当初秦远方读到这个资料后十分感慨,但更多的是唏嘘,对人生的唏嘘。每个人不也是要面对无数艰难的抉择,面对人生的蜕变,支撑过去了,那就是新的人生;支撑不过,那就只能埋没在芸芸众生里边,慢慢老去。

“好了,我们继续前进吧!”

舅舅不想浪费时间,带着队伍前进。

虽然是做犯法的事,但现在是人与野兽的矛盾。人为了生存而猎杀野兽,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只不过现在的法律偏向野兽,人反倒不值钱罢了。

秦远方的心思没想那么多,他只是静心地抚摩着筋疲力尽的雏鹰,感受着它的颤抖和恐惧。

秦远方心神一动,开启透视眼看了进去。

他本是想看看雏鹰究竟伤到哪里了,不想神奇的一幕出现了。

赞 (0)